• 第三條路?論台中市府工業區聯外道路的荒謬提案

    台中市政府正進行都市計畫第三次通盤檢討,其中規畫市政路延伸連接中港路,目前市府及地方共提出三個路線方案,由於都會經過東海大學校園,因此引起反彈。

    在這三條路線中,市府所提出的公展方案(以下簡稱方案一)是由市政路延伸經筏子溪、冬大坑溪、經東大牧場連接中港路。而從中科基地,市政府另規劃一路,連接至福林路,並與市政路的延伸路斷交會於中港路。這條道路是市府列為相當重要的一條道路,如果開闢完成,不但能紓解中港路車流,並可在中港路連接中科聯外道路東大路。也就是說,可將古根漢園區、新市政中心與中科相連接。另外兩條路線,一是工業區廠商提案十餘年的,由工業十六路直接切過東大上方的相思林,連接中港路(簡稱方案二)。另一條是是由市政路經筏子溪、工業區,然後東大牧場、校長官邸、女生宿舍、路思義教堂、男生宿舍、約農路下方以隧道方式穿越,然後出東大校門連接中港路(方案三)。其中,方案三由於會經過路思義教堂,引起東大師生強烈不滿,並決定將在十一月二日路思義教堂獻堂四十週年的紀念日上,向台中市長胡志強提出抗議。

    台中市政府為了道路規劃而切割校園,這次並不是第一次。台中市的中興大學、中國醫藥大學的校園,都被道路分成兩半。當然,這也跟這兩個學校的校區是逐步擴張有關。只是這次,台中市政府所引起的反彈,遠比前兩所大學來得大,畢竟東大本來就是一個完整的校區。我們可以預期,只要台中市政府一天不取消這規劃案,這種「市府提案、東大反對」的模式,就會年年上演。工業十六路的案子,也就是方案二,就已經是每年必吵的戲碼。但是這一年,因為方案三的出現,而有所不同。

    台中市政府如果真的以方案三作為最後定案,不僅胡志強將會砸掉自己要將台中轉形成為「文化城」的招牌,而且地下化的隧道工程,也將使原本就十分窘困的市府財政,雪上加霜。更何況,若真按照方案三的路線,不單單是路思義教堂,整個東海學生活動的餐廳、宿舍、社團區,甚至校長官邸、校門口及約農路,都會成為工地。如此荒謬的方案,怎麼可能會成為市府的正式提案呢?況且,根據報導,這個由廠商協進會所提出的方案,其實在一開始就被市府工務局認為可行性不高而否決,但卻被副市長蕭家旗建議以「廠商意見」納入,與東大協商。如此荒謬的路線,配合上這等決議,不禁令人好奇,提案者歐正明(廠協會理事長)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

    但由這幾天的發展,我們可以作個合理的猜測。首先,東大師生的反彈,是一定的。過去廠協會想砍個相思林都引起極大的反彈了,何況這次是東海的路思義教堂,以及周邊的主要校區。然而,看看這幾天市府的發言:「一個都市一定要有道路規劃,市府未來會盡力與東海大學溝通」、「從地下、從旁邊,校方都反對,要市府怎麼做事?」、「平面道路開不成、地下道不行開,那天空是不是也是東海管的?」、「校方沒有公德心,完全不為地方建設著想,若聯絡道路開不成,未來東海校門一定大塞車,到時候看你們東海還要不要校門!」。在市政府「一切為台中」的論述下,東大師生成為台中經濟發展的局外人,甚至絆腳石。而倘若東大師生仍舊堅持立場,甚至有過激言詞,民氣可用,難保市府不能挾民意迫校方讓步。這樣一來,東大即使再不願意接受方案三,也必須接受方案一,甚至方案二了。而東海大學的完整性,勢必不保。

    這就是市府與廠協會的陽謀。對廠協會而言,所圖的是念茲在茲的工業十六路延伸案,因為這條路可以讓工業區的廠家直接連到中港路,而不用到遊園路繞一圈。即使工業區的交通早就因為中二高以及環中路的完工而得已舒解,但是能夠完成一個十餘年的夢(或者說是恨),也是美事一樁。對市府而言,市政路的延伸,不僅可以讓中科與工業區在安和路有個轉接點,而且最重要的,可以讓中科直接聯絡到古根漢園區—這個胡市長的政績!古根漢美術館固然跟中科的科技產業扯不上關係,但是環繞著美術館的惠來里高價住房社區,恐怕早就引頸期盼中科新貴的進駐了。

    然而,照這幾個道路規劃方案,中港路的交通就得以舒解了嗎?其實不然。工業區的車子在經過工業十六路後,一樣上了中港路;而市政路延伸案,則會讓中港路和福林路的交口成為大死結。所謂舒解中港路交通,甚至將中科園區和台中工業區連結一體的說法,不攻自破。因此,一個都市固然不能沒有道路規劃,但是一個將所有的寶都壓在中港路的規劃方式,也是世間少見。更何況,倘若市府真想解決台中市的交通問題,那麼提供更為便捷的大眾運輸工具,恐怕是比破牆開路,來得有遠見的多。

    胡市長自從上台之後,古根漢美術館的興建與否,已經成為其市長能否連任的重要指標了。然而市府在惠來里史前遺址—這個古根漢美術館預定地的鄰居—的保護上,我們對於胡市長的期待,原比市府做的,要多的多。但這次胡市長如果真的為了古根漢,而拆掉路思義的話,那麼胡市長的歷史感,也真是讓人感到好奇。只是東海師生在這個關鍵時刻,更要堅持自己的立場,切忌有過激的言詞出現,以免我們真得被迫戴上那個「公德心」的高帽子了。我們個頭小,戴上這麼高的帽子,會看不到未來。更何況在那帽子下頭,我們其實看不到什麼公德心,有的只是商業利益。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