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頑強



    五年了。我沒想到那場地震才過去五年。

    昨天晚上,跟J去看全景映像季。本來想去看吳乙峰的「生命」,可是十點那場實在太晚,所以改去看「梅子的滋味」。一部「呈現出災民頑強生命力」(導演語)的片子。看到片子裡面的災民為了餬口一次次地出賣自己的「受災經驗」,並且有距離地將那晚的驚恐轉化成為奇幻的觀光財,我不得不對這樣的「生命力」感到動容、不捨與困惑。

    沒有永遠純潔的災民。當利益出現需要分配的時候,事情就變得更複雜。就像這部片的導言郭孝芸說的:「震災像個篩子,把社會弱勢的再篩落下來,弱勢的人更弱勢、貧困的更貧困……震災也同時把每個人的面具都震下來了,為了生存,他們可以不擇手段,其中充滿生命力,卻也充滿私利的掙扎」。

    回想那年秋天,我們那也成立一個「地震災變中心」,並且要將這種中心建設成為一個「世界級」的研究中心。政府匆匆忙忙地撥下經費,我們匆匆忙忙地編出問卷,訪員匆匆忙忙地訪問災民。然後,匆匆忙忙地,五年過去了。災變研究中心應該已經裁撤了吧。

    我突然想起那個消失在中寮檳榔梅子園裡的朋友,想起他那重達5G的田野筆記,還有說不完的重建過程中的權力糾葛。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