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義的大眾?

    民氣可用。

    隨著邱小妹妹病情逐漸穩定,整個事件也大致找到應該俯首認錯的「兇手」了。不過,他真的是兇手嗎?我不知道。看到roach感慨主流媒體急著找代罪羔羊,又看到在TSUBASA那邊有不少醫界從業人員憤怒地回應外界對他們的質疑。我真是越看越覺得難過。

    我不是醫生,不是跑醫療新聞的記者,更不是研究什麼醫療改革的學者專家。我只是一個隔著汪洋大海觀看網路新聞的小草民。我沒有辦法從新聞中看到真相。我從新聞中看到的是這個案子從「檢討通報與急救後送系統」被一直操作成「找出那個說謊的兇手」。表面上看起來,我們找出這案子最該負責的人了,但實際上,我們卻更遠離問題的根源。

    TSUBASA在他的文章裡有這麼一段話:
    如果今天仁愛有能力有床不願意做,這是該檢討,如果他真的沒有設備沒有能力,像馬英九或張珩講的先開了刀再找床?萬一院內真的找不出床,你說該往哪裡送?其他醫院一定想,你開的刀,萬一開爛了死在我這邊,那責任歸誰?有時候你就會知道,這根本就是健保實行了這麼多年,而卻根本沒建立起醫療後送制度的悲哀,不然為什麼要後送得一間間這樣去求人家?如果你定義好什麼層級的醫院該做什麼事,做不來的該往那裡送,這些連軍醫的教案裡都有,為什麼健保搞那麼久了,我們還是建立不起來?這個東西不建立起來,之前死掉幾個是不清楚,將來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不是用你行政的淫威去逼醫院硬吃,而是該快點把這些責任規劃清楚,不要老是醫學中心在收感冒的老人,然後重病的卻在急診一床難求。
    這段話讓我沉思許久。

    有多少人,不管是媒體記者還是公民記者,願意認真地思考並分析目前醫療體制的問題呢?有多少人,願意自我檢討自己是不是那個浪費醫療資源的人呢?有多少人,願意用同理心去看待在醫療/健保體制下糊口飯吃的小醫生呢?

    如果政治人物的眼淚是種表演,那我們對林致男的憤怒與指責,又何嘗不是一種表演?我們都怕被人說沒有愛心,所以我們要藉著痛罵醫生沒醫德來表現出我們是有熱血的正義青年,或者說,里見醫生。扣人沒有醫德的大帽子很容易,因為那很容易讓我們覺得心安,並且讓我們免於檢討真正複雜與困難的問題。尤其是免於檢討我們自己其實正是支撐這不正義制度的一塊石頭。


    他們還是不住的問他,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就可以先拿起石頭打他」(約:8:7)。
  •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lancs said...

    看來這篇寫作時還不知道令人驚悚的答案吧!

    Chat Noir said...

    Dear豬小草:

    其實我寫最近那篇文章時並沒有很生氣,而是這幾天看電視新聞看得一肚子火氣,不曉得是不是這樣讓你覺得我寫的東西也頭上帶三把火。

    固然固然,整件事的發生原初是家庭暴力、然後是醫院制度的問題、處分當然免不了牽涉政治問題,但是醫療體系裡的第一線「個人」卻因此冷漠到把責任推給制度和別人來面對問題,就叫人寒心。「見」都不肯見,這些醫師連「見死不救」這個成語的邊都搆不上。還囔囔說到祖宗牌位前落淚。

    祖宗見了他才要落淚吧。

    媒體扒狗糞常常扒得一嘴屎,不過這次扒得好,記過處分什麼其實痛癢不大,攝影機照妖鏡一照,才能讓人心無所遁形。

    豬小草 said...

    奇人:

    我在寫這篇文章後當然已經知道那新聞,並且看到roach的新文章了。不過,那並不會改變我這篇文章的立場。因為,我所難過的是我們這些大眾自以為正義的評論醫生的醫德怎樣又怎樣,但是卻從不檢討醫生在健保體制下的工作情況以及自己是不是也浪費健保的醫療資源。當然,別人要繼續批評林致男,甚至醫生,怎樣沒一得,那是他的自由。至少我,沒辦法這麼心安理得的批評下去。

    Chat Noir:

    我無意為林致男抹粉,甚至說他一點錯都沒有。他當然有錯。不過,就我從媒體上看這些新聞的感覺,我並沒有看到「那個人」把責任推給制度(即使TSUBASA的文章也一樣),我看到的是「某些人」,衛生局長、急診室主任,這些有督導管理職責,有更大權力的人,急著把責任都推給那個「個人」說:「就是他!他就是兇手!!」然後,那些跟衛生局長(他必須建立完善的後送系統)、急診室主任(他才是邱小妹當時的主治醫生)、院長相關的制度與權責問題,就不用追問了。

    今天的新聞或許你也看到了,住院醫生的值班時間是何等的長,仁愛醫院的人力又是何等的不足。你可以想像,當你連續職五天班,急診室主任告訴你我們現在沒床開刀,你決定立刻轉院,「看不看片子」就變成「理性上」可以免去的。當然,我說的是理性上的推論,他沒有積極地應變還是有他的錯跟責任,但是我實在很難想像連續值五天班的人有多少體力可以積極。有一些老師生跳來說他們以前的工作時間比現在長好幾倍,我一方面對他們感到敬佩,另方面卻難過地想:「為什麼這麼多年了,我們的人力還是這麼不足呢?」我們當然可以說:「因為醫生都去皮膚科搞整形美容啦,沒醫德阿~」,但是,整形醫生是去整自己的容嗎?這個讓醫生忙著選擇賺整形美容錢的浮華社會跟這些沒醫德的醫生一點關係都沒有?

    在這整個事件中,我並不覺得媒體有作什麼「扒糞」的工作。他們花比較多時間守在童綜合醫院外面是真的。每一次轉折的出現,其實都是「某些人」自己向媒體報料的(這幾乎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了)。衛生局長說:「有人在說謊」,急診室主任說:「我覺得不對,質問他,他腳就軟了」。爆料後,媒體立刻把矛頭指向林致男,然後,這些「爆料者」的權責問題呢?沒人提過了。是怎樣?他們是汙點證人喔?需要受到保護嗎?如果,在這個事件後,跑醫療線的記者能夠扒制度更多的糞,並且「順利地」把這些事情(包括媒體自己)都攤在大眾面前一起檢討的話,或許,我們才能比較「接近」真相吧。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