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ger跟新聞媒體:小丑魚還是奴隸主?

    剛剛看完iron《Blogger與主流媒體的對抗》poiesis《blog:穿梭在私人與公共之間》革命少女《從公民新聞回憶起網路文學》三篇從不同角度討論「公民新聞」的文章,原本還挺亢奮地想寫些什麼,後來在洗澡的時候突然想起黃小黛那篇「明追憶個人新聞台、暗貶抑新部落政客」的文章,以及inertia對blog日漸「部落化」的質疑,心情就突然跌到谷底,什麼都不想說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一直搞不懂一個問題:

    為什麼blogger一定要被當成記者?一定要跟主流新聞對著幹?「公眾新聞」、「we the media」是在什麼脈絡下被鼓吹,或說「被生產」,出來的?

    這問題其實是前陣子在kuow那邊討論時想到的,不過一直沒有得到解答(不過,FreeLeaf已經作了一些很有趣的整理)。相較於kuow對於「blogger再現事件面貌」的質疑,我自己會覺得不管是現在或未來要求blogger能夠「完整的」再現新聞事件,其實都是緣木求魚。原因除了因為blogger終究不是一個需要去挖新聞的記者外,更重要的是:如果blogger必須透過能夠再現一個已經被主流媒體設定的新聞才證明它具有足以跟媒體對抗的能力的話,那麼,blog永遠只能被當成主流媒體的「延伸閱讀」

    而我認為,blogger能做的,或者更該做的,不是「再現」,而是「揭露」。「揭露」可以是拆解新聞媒體如何再現一個新聞事件(例如benla對「白米炸彈客」的新聞分析);「揭露」更可以是對一個社會已經漠然的現象作持續的觀察報導(例如伯軒媽媽所作的事)。透過揭露,再加上一兩個大醜聞,或許blog可以慢慢「讓大媒體變謙卑」(inertia語)。對於這種可能性,poiesis更進一步地說:「公民新聞在推進公共理性上最激進的立足點,也許會在於重新界定「何為新聞」的判準,或者說,在於公民新聞重新設定社會討論議題的能力」。這話很鼓勵人,不過顯然不是對著可見的未來說的。至少我挺悲觀的。

    悲觀的原因不是懷疑blogger沒有能力,而是懷疑我們(公民?)為什麼需要新聞?

    是因為我們想要知道真相,所以我們看新聞。還是透過觀看、評論、追蹤新聞,我們得以成為現代化的公民
  • You might also like

    12 comments:

    觀察者 said...

    Blog不必要跟主流媒體對抗,我個人的想法一直都是Blog 如果一直被鼓吹成為對抗主流媒介的另類媒介,的確如你所說,Blog 會永遠被當成主流媒介的附屬品。
    我當時在寫「Blog再現問題」時,主要就是基於這麼多人想要讓Blog取代主流媒介,但是Blog到底有沒有這樣的條件?很顯然的現階段好像是沒有。
    「We the Media」這本書的作者,雖然指出了一個Blog未來可能的方向,但是就我看來,第一、這個方向可能過於樂觀。第二、作者根植於西方社會經驗,到底在台灣社會會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很難說。
    以前時代雜誌曾經報導,西方有一群所謂的「自由記者」,他們在自己的網站上接受捐款,然後就用這些捐款做為經費採訪新聞,有些自由記者就在這樣的支援下由「非等同於主流媒介」的角度來報導波灣戰爭。但是在台灣,如果有人說自己不屬於某某知名媒介,可能會被人家認為是「丐幫記者」。
    書寫Blog對於許多人而言有不同的意義,如果說Blog要成為一個可以領導議題,進行議題設定的媒體,首先Blog的作者群要具備有某種集體意識,一般民眾也要接受在Blog,把Blog當成一種公眾討論的空間,不過現在大家寫Blog還是以抒發感情占多數,即使因為對於某事件形成一種集體的意識,大家不約而同的討論起這個主題,仍然是散槍打鳥,很難形成所謂議題設定。
    所以,我觀察Blog的再現議題能力,所謂再現我的解釋「不是Blog是否忠實呈現一件事情的真相」,這個連主流媒介都做不到。所謂再現應該說是觀察Blog的作者群如何看待這個議題,如何表達出不同於主流媒介的觀點,無奈的是,當我先從一個議題出發作為觀察後,卻發現Blog的作者們僅有很少部分討論、評論該事件,當一件事情連大家關心的程度都還談不上時,如何形成議題呢?
    很抱歉,對於Blog成為公民新聞的媒介有崇高理想得諸位Blog 作者,我的話可能不太中聽,現在問題不在於科技走到什麼地步,因為網路發展至今,可以成為公民新聞媒介的應該不少(台灣事實上已經有不少個人電子報出現,顯示技術上沒有問題,但是這些電子報就算是網友很多也都沒聽過),為何大家唯獨鍾情Blog?
    當然我不否認Blog的確在某些表現、書寫形式上比過去的網路媒介更自由,但是重點還是,台灣這個社會,有沒有形成公眾新聞的這種意識,Blog的部分作者群可能有、一些學校教授可能有,那其餘廣大的民眾呢?我不敢說沒有,但是在我的四周好像感受不到。

    PS:都是討厭的豬小草,沒事又題這個話題,害我胡亂寫一堆。
    啊感謝您借我的數位相機卡,怎麼還你呢?送到你家?
    另外,我去參加了那個 Cybersociality 的 Reading Group了喔!但是那是一個社會系博三的學生run的,結果我的「第一次」只有三個人,討論氣氛很低迷......而且大多是我在講話,成為我個人的英語練習會........

    ROACH said...

    這篇寫得好。

    好比說,「生命網路寫手首映會」參與的人明明就是以明日報個人新聞台台長為主,散發力量最大的是一些電子報主,可是到媒體報導時,卻變成以 blogger 為標題。為什麼大家一定要牽扯到 blog 呢?有心的是參與的「人」,網路的表現方式只是媒介。

    Blog 跟公民新聞又有什麼直接關係呢?鬼扯。重點在人。OhMyNews 也不是在 blog 上架起來的。

    Blogger 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沒有。登入 MSN ,到某個地方填些資料,你就是 blogger 了。

    重點在採訪、在報導、在觀察、在寫作後面的價值觀。Blog 只是一種媒介。

    革命少女 said...

    豬小草你說的太好了。原本我還不敢把悲觀的層面說的這麼明,但你挑的非常清楚。
    blog能做到多少事?這是個中性問句,blogger不用太過妄自尊大,也不用太過消極,或許像iron一樣可以從政治專長來做起,每個人自有專長,挑自己原本會做的事情來做,也就成了。

    Charles said...

    "每個人自有專長,挑自己原本會做的事情來做"...讓我想起以前在教會學的的"專業事奉"概念,讚!

    Anonymous said...

    我想 "Be yourself" 就對了

    豬小草 said...

    kuow:

    如果你的「再現」是指媒體或者blogger如何framing那個觀察議題的框架的話,那我會覺得其實不管是眾家醫生在TSUBASA那幹譙媒體、或者吳易叡對「何謂醫德?」的重新思考、以及吳易澄對「正義」的嘲諷,其實已經相當程度地作到你的要求了。我不懂所謂的「大家連關心都談不上」是什麼意思?不知道如果我們用rss搜尋「邱小妹、人球、仁愛醫院」會出來多少文章?還是說,或許我們需要的是像革命少女所說的「一個平台」?這又讓我想到南方跟苦勞網。

    當然,這些文章放到茫茫blog海中,只是滄海一粟,但是他們的確「揭露」(用我的話)了一些更重要的問題-媒體報導了什麼?排除了什麼?制度出現什麼問題?到底什麼是社會正義?-不是嗎?或許你會覺得他們都是用很個人的經驗再評論這議題,但是說實話,醫界人士應該要比記者更了解那圈子吧?那些人,尤其是TSUBASA所提出來關於制度的問題,也算是很中肯切要了。不然,你覺得應該要誰來寫這議題最合適呢?仁愛醫院的?還是童綜合醫院的?

    當然,如果我們要討論的問題是「blogger如何使一個話題變成議題」或者「blogger如何使一個議題持續下去」,那就牽涉到roach所謂「方法」的問題了。不過,我相信,這只有透過不斷的「寫、寫、寫」。

    roach、革命少女:

    我覺得timo寫的比我深刻多了

    charles:

    那還在等什麼?還不趕快去update你的整理?

    blasts:

    你不覺得那就是一件最難的事嗎?

    lancs said...

    小草兄:關於你提起的[為何BLOGGER要被當作記者?]我卻覺得是Bloggers經常自詡記者、甚至超記者。blogger跟記者的差別,對我來說就像是業餘組跟職業組,前者是個人抒發,後者是專業技能,領域不同,功能互異。為何some bloggers一直幻想取代記者、取代媒體、取代新聞界,這是我比較好奇的。

    豬小草 said...

    奇人:

    我的疑惑跟你一樣,不過,要詳細地考察這種論述是在什麼脈絡下被生產出來,得花點時間,還是讓kuow來研究吧。我簡單的觀察是這樣的。

    為什麼自詡記者幻想取代媒體?或許是因為台灣人對於新聞媒體總是有種「社會公器」的「期待」(或者說,「幻想」),而新聞界也樂於用「社會公器」自詡。所以當新聞品質越來越糟、新聞記者的報導越來越不專業、媒體暴力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政治與媒體共謀關係越來越強的時候,難免會覺得:「這樣都可以當記者啊?這就是自詡為社會公器的新聞嗎?」然後人們看到美國imc的成功、看到南韓ohmynews的出現,想到80年代民主化過程的種種期待,就會開始問自己可以作什麼。

    FreeLeaf的文章對早期「什麼是blog」的規範性力量作了一些整理,如果有人願意仔細爬梳自80年代以降的媒體改造、社會運動的脈絡的話,或許可以了解為什麼某些blogger有那種「取代記者取代媒體取代新聞界」的幻想。因為,他們對記者對新聞界的「幻想」,破滅了。

    只是我對於這種「公民記者」的召喚仍舊十分排斥。我會願意投稿到南方、投稿到苦勞,不過,我仍舊不覺得我是「公民記者」。因為對我來說,記者就是一種工作,而我不是從事那工作的人。我之所以寫、之所以支持南方、苦勞,以及支持那些我覺得重要的社會議題。不是因為我想當記者。而是因為我是公民。

    iron said...

    小草,其實我的看法和你差不多。我並不是說「blogger一定要被當成記者?」
    我提到「這種挑戰不一定是報導,也可以是就每個人熟悉的領域去檢證那些新聞的邏輯」,跟你所說「blogger能做的,或者更該做的,不是「再現」,而是「揭露」。「揭露」可以是拆解新聞媒體如何再現一個新聞事件」,其實是一樣的吧。
    或者說,我一開始的方向有點寫不清楚,我要說的不是blogger應該成為什麼,而是著眼於如何改造主流媒體---而blogger可以也已經扮演一些角色。

    豬小草 said...

    呵呵,是一樣阿。我本來想在五分珠的例子後面寫上「iron也有一樣的想法」,不過打著打著就忘記了。但是我覺得公民、新聞、記者、媒體、網路、民主,這幾個概念如果真要作歷史研究的話,應該會爬梳出不少有意思的東西吧。

    Charles said...

    我覺得我已經資訊超載了...
    想到Johnny Mnemonic裡的Keanu Reeves,腦袋裡被人灌了太多data...

    現在正在整理,把各位大哥大姊的討論連結再更新上去!

    Yoshigi said...

    今天朋友已經幫我寄出包裹了唷,請留心
    應該是這一兩天就會到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