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途中的信

    人在海外越久,似乎越能體會使徒保羅寫教會書信時的心情-那種寫信給教會弟兄時的掙扎。當我覺得教會的事工可能出了一些問題,該不該寫?當我在這裡的服事有好的經歷,該不該寫?怎麼樣寫不會讓人覺得是指責、驕傲、奪權?怎麼樣寫可以給人鼓勵、溫暖、造就?

    這些東西越想越困難。

    從人的角度來想,其實不寫這些信是比較簡單的。反正只要我們同工時有很好的經歷就好啦,既然分開,就彼此想念不是很好嗎?寫這種信反而很有可能破壞彼此的關係,不是嗎?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想,寫這樣的信是出於何等大的關心與愛阿?我若不是心裡時常惦記著你,擔心你走偏了路,又何必花費心思寫這些信呢?
    我每逢想念你們,就感謝我的神。每逢為你們祈求的時候,常是歡歡喜喜的祈求。因為從頭一天直到如今,你們是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腓一3-5)。
    這些過去我在看保羅書信時會自動略過的「問候語」,如今看在我的眼裡,卻是分外美麗。若不是出於這樣的愛,保羅又何必再一次介入哥林多教會的紛爭?若不是出於這樣的愛,保羅又何必冒著被人攻擊的危險寫信給加拉太教會?若不是出於這樣的愛,保羅又何必在危難中仍不忘寫信給羅馬教會?若不是出於這樣的愛,保羅又何必一再寫信鼓勵年輕的提摩太?

    我越來越覺得,整本新約聖經的結構就像是一個基督徒一生的旅程。起先,是神主動走入我們的生活(四福音書);然後,我們離開自己原本熟悉的地方,出去傳福音(使徒行傳,Acts);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們遇到某些人,跟他們分開了,但是卻仍舊透過書信來傳達我們對他們的愛(使徒書信);最後,我們回到天家了(啟示錄)。只是有的時候我們會掙扎該不該寫信給那些我們心頭一直掛念著的人,或許出於懶惰、或許出於害怕,於是就在那掙扎的中間,錯過最好的時刻。

    嗯,或許是該寫信的時候了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