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

    在搖頭花的專屬blog上面看到這樣一句話:「商周的何穎怡是《搖頭花》的策劃主編,面對書還未出版已引發的爭論,她樂觀以對,雖然引發商業炒作和對同志、嗑藥的批評,但她表示,網路是實踐烏托邦的最後可能,每個網路使用者都在其中學習如何批判及發表意見」。我不知道這段話是不是何穎怡的原意。不過若是比照他的另一篇聲明稿,是可以看出她對blogger「寄望之深」。

    只是我不懂,「最後可能」這個詞在烏托邦真正到臨之前,還會被披掛在哪些人身上?

    最早是基督、後來是理性、然後是無產階級、接著是搖滾樂、現在是網路。只是,似乎永遠有那個最後,而那個在前面的最後也總是會讓人在最後失去信心與期待。然後,每一個最後都要比前一個最後包含更多的人,直到最後沒有一個人可以擺脫這種身分。微政略是最後的大敘事。

    我們對於「最後」這兩個字的無力抗拒,就像是我們對烏托邦總是充滿期待一樣。而我們也總是相信我們就是最後一批人了,在我們後面,不會再有最後。革命與戰爭的敘事方式總是如此。捨我其誰?

    可是,敵人在哪呢?還沒有人對我們宣戰,我們自己就先開戰了,而且還要搶先一步說:「我中彈了!救我!你是我最後的希望...」

    可是,敵人在哪呢?我沒看到啊!還沒有人對你開槍不是嗎?

    「不!你瞎了眼嗎?他們好久以前就虎視眈眈地想除掉我們啦!我們,也包括你阿。瞧我這疤,就是上回被他們用石頭丟的。他們來了,集結起來了。可是你沒有辦法指認出來」。

    沒辦法指認,那我怎麼知道他們是誰?

    「所以你要跟我們一起作戰阿」。

    那,其他人呢?

    「沒有其他人的。這世界只剩下你跟我們,其他的都是敵人!」

    可是你要先告訴我敵人是誰吧?!

    「不!不需要!拋棄你的理性吧!你為什麼需要知道呢?你為什麼還著迷於理性的知道呢?已經有人用理性的方式解構掉理性的力量了!你要相信你內在的慾望和愛!」

    可是我沒有那個慾望啊!

    「你有的。只是他們太厲害了,讓你以為你沒有。所以你要跟我們一起行動啊!」

    ...

    「快!快點跟上吧!不要錯過了,這是實踐烏托邦最後的可能了!!!」

    ...

    「你還在猶豫什麼?快!時機就要錯過了!!」

    我怎麼覺得你講的話跟小布希的反恐戰爭很像?


    「對不起,您要找的人現在不在座位上。請留下您的部落格網址,我會盡快與你聯絡」
  • You might also like

    7 comments:

    kuow said...

    這本書看起還好熱門啊,上市真想去找一本來看,看看究竟在寫啥東西。還有用「用藥」記錄來形容這本書,好像是什麼醫學叢書一樣。

    達叔 said...

    就一個對這事了解不深的路人來說,你這篇寫的真是讓我笑了。哇哈哈 - 很好笑^^ 尤其是"曉不吸"那句~

    豬小草 said...

    熱門嗎?只是剛好在我們常去的blog隻間沸沸揚揚吧。我之前在個人新聞台看過幾篇他們的文章,的確是挺好玩的。現在縱使把新聞台上的文字全撤了,出書,也挺好。

    但講老實話,我對於何穎怡的「宣傳手法」是挺感冒的。尤其是他那個請求大家轉貼的推薦文裡面那種「偷窺、獵奇」的描述方式,不正是主流論述報導嗑藥時另一種常用的描述嗎?而在jeph「導讀」裡面所提及的更深的反省,反倒隻字不提。這不就是宣傳嗎?我真的看不到半點「討論」意思在。

    至於我這篇在中暑下寫出來的東西,也不過是一種反省。不過當然不是反省何穎怡,他只是讓我在暑熱中仍院動腦的一個引子。是反省我自己,在面對種種「運動」的呼喚時,是不是能夠採取「更社會性的」角度來思考,甚至行動。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blogger身分會顯示成???,這實在太神秘了,不符合我低調的個性。)

    豬小草 said...

    達叔:

    誰了解的深呢?我連收到那封信的機會都沒有呢。不過就是把感觸寫出來笑笑罷了。

    timo said...

    啊,如果你喜歡,我倒是可以寄給你喔。
    哈哈。

    豬小草 said...

    你說寄那封信嗎?ㄟ,謝謝,不用了。

    革少 said...

    你這篇寫的真好耶。尤其是最後一段...神來之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