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恁在叨落?! by 露娘

    創世紀十八章1-15節:
    上主在幔利的聖樹那裏向亞伯拉罕顯現。那時正是白天最熱的時候,亞伯拉罕坐在帳棚門口。他抬頭一看,看見三個人站在那裏,就上前迎接他們,俯伏在地, 對他們說:「我主,請在這裏休息一會兒,讓我招待後再走。我去拿水給你們洗腳,請在樹下休息。我去準備一點食物給你們吃,吃了才有力氣繼續趕路。你們到我家來,請接受我的招待。」他們回答:「謝謝!」

    亞伯拉罕急忙跑進帳棚,對莎拉說:「趕快拿最好的麵粉出來,烤些麵包。」接著,他跑到牛群中,選了一頭又嫩又肥的小牛交給僕人,吩咐趕快準備。他拿來乳酪、牛奶,和牛肉,把食物擺在他們面前,親自在樹下招待他們;他們就吃了。

    他們問亞伯拉罕:「你的妻子莎拉在哪裏?」他回答:「在帳棚裏。」 其中一位說:「明年這時候我要回來;你的妻子莎拉要生一個兒子。」莎拉在帳棚門口,在那人的後面聽著。 當時亞伯拉罕和莎拉年紀都很大,莎拉的月經也早已停了。 因此莎拉偷偷地笑,自言自語:「我老了,我的丈夫也老了;我還會有喜嗎?」

    於是,上主責問亞伯拉罕:「莎拉為甚麼偷偷地笑,自言自語:『我這麼老了,還能生孩子嗎?』 難道上主有做不成的事嗎?明年這時候我要回來;莎拉要生一個兒子。」 莎拉害怕,否認說:「我沒有笑!」他說:「有,你的確笑了。」


    在我細漢的時,un是全家族住作伙。那時,若是有人來拜訪,不論是啥人在外面,一定會緊行入來講,「有人客來呀!」這時,厝裡的查埔人,我的爸爸、抑是阿伯阿叔,就會到外面看是啥人,順勢招呼,講兩三句話。然後,緊緊入來找查某人,叫這些作媳婦的,入去灶腳準備水果kap茶水。物件準備好啦!因仔就要將這些捧出去,請人客用點心。

    我是厝裡的大漢孫,常常是我要捧出去,也要招呼。當我捧點心出去的時,大人已經teh開講,有時in講的話無趣味,物件捧出去以後,就自己跑出去玩。不過,我也是一個真好奇的人,若是in講的代誌真趣味,我就會站在客廳邊仔,偷聽in在講啥。不過,若是我的阿公出來,要閣人客講話,一個目色過來,我就知影,一定要離開,勢大出現阿!就表示in在講真正重要的事,大人的世界,因仔人不能在遐。

    這是一個傳統家族的生活規範,做代誌要有規矩,而且,妳的行為要合於妳的身分。相時,這也反應著這個社會是照著什麼款的秩序在行,在進行。

    在亞伯拉罕的時代,傳統的猶太社會,也有家己的文化。在今仔日的聖經節,起頭,就看到猶太人的厚禮數。

    作一個主人,亞伯拉罕在當熱的時看到人客在遐,就緊緊站起來,行去迎接in。不只按呢,又phak在地裡,要留in下來休息,吃點心,親像這是一款真榮耀的事。

    當人客答應要留下來的時,伊就趕緊入去布棚內找他的某,撒拉,交代她準備麵粉noa作餅;不只這樣,又家己牽一隻青(chin)閣好的牛仔,交給奴僕。當這一切攏準備好啊!伊閣提奶油及奶,閣所備辦的牛仔,排在人客面前,家已站在人客身邊,服事他。這款將人客當作家己人來款待,甚至比家己人更加重要的心,咱生活在現代社會的人,實在是難想像。

    當我前年在印度受宣教訓練的時,阮常常跟著牧師去一般人的厝內拜訪,不論是吃飯還是用點心,每次坐在遐,一定有查埔人站佇un邊仔服事,幫un夾菜,看盤子空阿!趕緊繼續夾菜。查某人kap因仔就站在遠遠,聽un開講。若是in講, 免按呢,un自己來就好,in就笑笑,繼續夾菜給你吃。

    同款的事發生好幾次!我實在受不了,就對帶阮去的牧師講,敢可以叫in mai按呢,咱攏是平等的,in按呢作,感覺in是奴僕在服事阮這些主人。不過,牧師給我講,這是印度的文化,in真重視人客,你願意來阮兜,是阮的榮光。一定會拿上好的物件出來,也要厝內最有地位的人出來服事,表示in對你的重視。你若是拒絕,in 會感覺,是不是我不夠好,你才(soa)來拒絕。

    與台灣比較,印度更加傳統,這是in對人客的想法。不知傳統的猶太社會對人客的重視是不是也出於這款的想法?不過,當猶太拉比講到這段經文,ma直直在強調招待的重要性,也講到,就是因為亞伯拉罕有這款好款待的特質,伊才有資格稱作猶太人的祖先,因為伊實在是一個義人,反應耶和華的形象。一個猶太人願意付出自己的所有來款待人,不是因為伊要對這個人來得到好處,是因為在in觀念內底,你按怎對待人,有一天你也會受到同款的對待,in將自己看作是團體的一份子,用一句咱政治的話來講,是命運共同體。甚至有拉比按呢講,接待一個過路的,抑是人客,比看到神聖顯現(divine presence)更加重要。

    對此,咱不只看到猶太文化中對佇人客的重視,mai對這看到,in知影家己是誰,對家已有一個清楚的認識,活在團體中間的,而且,這團體是一個比家己所看得到的更加大的團體。

    不過,當一家之主在厝內厝外衝來衝去,準備吃食,然後又陪伴在人客邊仔,招待人客的時,在布棚內底,有一個原本靜靜在後壁準備吃食,noa麵粉作餅的撒拉,她知影有人客來,也知影這個家的頭,亞伯拉罕一定在那招待。無論這個人客是專工過來拜訪的,有特別事要閣亞伯拉罕討論,抑是順勢過路,休息一下就要離開的,其實kap 撒拉無關係,因為真正在掌這個家,決定大小項事的,是亞伯拉罕,撒拉可以休睏啦!不過,她實在真好奇in在講啥,是kap頂遍那個奇怪的命令有關係嗎?抑是別的事呢?!

    因為在陣前亞伯拉罕講過,耶和華對他顯現,叫in全家伙的查埔要受割禮,又要in兩人改名,亞伯蘭改亞伯拉罕,撒萊做撒拉,又講, 一百歲的亞伯拉罕kap九十歲的撒拉會生子,撒拉會受祝福,作列國的老母。這不是真奇怪的事嗎?!

    若是要講別項,會講到啥?!

    為著要聽明白,撒拉站在後面布棚門口在聽。無想到,突然間,聽到in中間的一個對亞伯拉罕講,「撒拉在tah-loh?」

    「這到底是按怎?這些人怎會叫我的名,in怎會識我?in怎會注意到我這個人?」

    然後,又聽見 in對亞伯拉罕講,「到期,我的確欲閣來你這,你的某撒拉要生一個子。」

    「生子!哈!講什麼笑話!看我的年歲kap身體,已經衰弱,那有可能生子?要生早就生呀!」

    「撒拉為啥事笑呢?!」而且,她又講,『我已經老,果真會生子嗎?』豈耶和華有作不來的事嗎?到期,明年此時,我要又來你這,撒拉要生一個子。」

    「這些人是啥人?in 怎會知影我心內所想的?」,「我知,這些話看起來是對亞伯拉罕講,實在是要講給我來聽的。敢講那就是24年前對亞伯拉罕講,要給un有家己後嗣,而且,後來又講,要給她號名叫以撒的耶和華上帝?若是按呢,害囉!這是耶和華!耶和華向我顯現!」,想到這,驚一跳,趕緊講,「我無笑啦!」那個人應講,「無影,你有笑!」

    這個對話中間,撒拉有笑無笑,伊那會知影撒拉有笑亦無?實在不是咱要討論的。咱會好奇的是,這個生子的應允,24年前的頭一遍啟示,不久以前,又一遍,亞伯拉罕至少已經聽過兩遍!現在為什麼又要講一遍?而且是講給撒拉這個婦仁人知?

    是因為in要來安慰撒拉久久等無後生的心嗎?有可能是這樣。抑是in 要來又一遍確定上帝會讓伊會生子,作多國的母親,上帝應允不空空。這些攏有可能。

    不過,這幾個人客明明知影猶太的文化kap習慣,上帝的應允讓一家之主亞伯拉罕知影就好。上帝要in離開故鄉吾耳,要帶眾人行向迦南地,讓亞伯拉罕知,他喊聲,人就行;講要用割禮作一個立約的記號,表明in是上帝的百姓,亞伯拉罕也照作。他有地位、才能來處理厝內的事,也是一個忠心的奴僕。若是按呢,讓亞伯拉罕去處理就好,有什麼理由一定要對撒拉講話?直接面對撒拉?

    當然是有的。因為當in對撒拉講話的時,不單單是要又一遍表明上帝的應允,他不改變的計畫;又有一層深的意義是,妳,是在這個應允內面,妳所想的,我攏知,妳所作的,我也有看到。我,是你的上帝,我,認識妳。

    除了耶和華認識撒拉以外,她也要撒拉認識她,認識這個應允。因為In所傳播的,是上帝對全家族的應允,不是亞伯拉罕一個人的代誌,是關係到全部的人。當耶和華親自對撒拉講話的時,她就知,我也是讓上帝放在這個應允內面的,這個應允不只是我一個人有生子抑無,也不是我做一個查某人的命運而已,是因為我,做一個上帝所揀選的,無論人怎樣看,抑是我自己怎樣看自己,上帝讓我知,在上帝的應允內底,有祂的計畫,我是在這中間扮演特別的角色。

    這是上帝應允的特別所在,是全面的、相時也是個人的。無論是祂對妳,對我,這款在佇個人的應允,抑是教會、社會這款團體的,從外面看,親像是分別、無關係的,但是,這些,實在是包括在祂大的應允 kap攝理中間。

    很可惜的是,咱做一個使者,在無注意中間,抑是忙碌在事工kap會議的時,真容易只有看到那個有才幹的、有地位的,會用真多時間及精神,閣這些人作伙,因為in是上帝給咱的好同工;若無,就是要去解決那些常常出問題、讓人頭痛的人,親像這些使者後來要去面對的所多瑪kap珴摩拉,因為in是上帝給咱真好的試煉。卻少少花時間kap這些默默服事、守本分作代誌的兄地姊妹作伙。

    在行向所多瑪kap珴摩拉的路上,上帝的使者受到亞伯拉罕好款待、有好的交誼時間,不過,相時,in也主動尋找撒拉,問講,撒拉在tah-loh。她不單單看到那個躲在布棚後壁的撒拉,相時,伊也要撒拉看到伊。

    咱,這些上帝的使者,在每天忙碌做工的時,是否也有行向這些不受社會注意,在咱文化中間看作微小的兄弟姊妹,問講,恁佇toh-loh,讓這些兄弟姊妹真正經驗、看到,妳及我攏有上帝的應允,起來,咱可以同齊行向上帝的應允,咱,是作陣活在上帝的應允中間。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