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罄竹難書的一天

    上午送Lulu去保姆家的時候,發現在市場口賣竹筍的攤子越來越多,想想,吃竹筍的季節真的到了。上星期跟其中一攤買了四枝竹筍,兩根同豬肉塊一起紅燒、兩根與豬肉絲一起做成燴飯,還真是好吃。吃東西果然是要當季阿。

    除了竹筍,市場裡的粽子也多了起來。不管是竹葉、栗子、蝦米、鹹蛋黃等包粽子的材料,還是已經包好的粽子,幾乎是三步一攤地把市場包圍了起來。只是粽子這東西光看外表根本不知道好不好吃,於是有的店家掛了紙牌介紹內餡,有的店家甚至把其中一顆打開來作樣本。

    十一點十五分,剛剛看完馬刺對小牛的比賽。決定去樓下買兩顆粽子來吃。想不到攤子多半都收了,只好找一攤還算可以信任的店家買了兩顆。蒸好後,迫不及待地打開來,誰知道這粽子裡除了一塊瘦肉、幾粒蝦米、一些花生以外,就什麼都沒有了。真是氣死我了。

    心痛之餘,把冷凍庫裡八寶冰棒拿出來吃,餓到想把竹製的冰棒棍都吃下去。

    打開電腦,卻沒有心情工作。想到資料亂糟糟地在哪,不知道怎麼整理自己的論點,就想要看電視逃避工作。寫論文真是難啊。

    這就是我罄竹難書的一天。


    [後記]部版罄竹難書的解釋:

    罄:用完
    竹:竹製品
    難:不好
    書:寫
  • You might also like

    22 comments:

    雨漣 said...

    哈哈哈,雖然這樣大笑很沒心肝,但是這篇,足以勇奪本日kuso首獎了...XD
    凱洛快來壓!~

    anarch said...

    哈哈~我也網摘了,真是太好笑了。

    tomlinfox said...

    看了以後真是罄竹難書的餓啊~

    豬小草 said...

    各位,為了成為像杜部長一樣的聰明人,我們決定把約翰福音二十一章25節改寫成:

    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真是罄竹難書啊。

    孤鶼 said...

    如果這一篇真的被摘到KUSO裡面
    才是真正最KUSO的事...

    看著台上演著鬧劇而哈哈大笑的觀眾們
    有一天會發現自己原來是最可笑的

    李慶安繼上次舔耳案認錯人的烏龍之後
    似乎很喜歡挑戰丑角,不同的是這次她
    領著一群相繼呼應的猴子們...

    最近看到許多讀死書的人在笑別人沒唸書...

    judysmile said...

    看完這篇文章之後
    我的思緒紛亂
    罄竹難書呀...

    (這篇留言千萬不可被我學生看到)

    那那 said...

    難吃的粽子對論文靈感沒幫助
    但是對kuso還挺有幫助的 XD

    但其實我是支持南部粽的
    包幾顆花生和香菇就好了
    真怕吃到肥豬肉和蝦米:P

    豬小草 said...

    孤鶼:

    就算是阿扁說錯成語吧,其實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誰吃燒餅不掉芝麻呢?常常搞錯事情的李慶安跟常常用錯成語的新聞媒體本來就是借題發揮。

    只是,這次一直翻書說別人沒讀書的,恐怕是杜部長吧?只是杜部長翻的古書,跟中文系老師翻的書不太一樣就是了;一樣都是指「寫不完」,但正反意義差很多。如果您覺得杜部長的說法好用、貼近原意、才是正確的,那就請用吧。反正,語言是活的。

    那那:

    說到南部粽,其實我還挺喜歡台南的菜粽的。單純花生跟糯米的味道,就很好吃。相較之下,那些放什麼鮑魚、干貝等值錢材料的粽子,雖然昂貴,但總覺得怪怪的。

    豬小草 said...

    平衡報導一下,杜部長對「罄竹難書」的考證,在這裡

    eslite said...

    僅供參考:

    余光中徐娘半老 水果報書最末窮

    ■楊柳風

    國文教師都知道,三民書局「大辭典」三大冊,是第一套號稱由國內上百中文學者和其他領域學者集體編纂,也是國內最暢銷、使用最普遍的中文工具書之一。大辭典「罄竹難書」條之最末三行這麼寫著:「按,今凡事端繁多,非筆墨所能盡記,也常用罄竹難書來形容。」

    又如中國大陸著名的新版「辭源」,台灣書商在七十二年翻印成「中文辭源」四大冊,則是如此解釋:「本言事端繁多,書不勝書。」台灣和大陸兩本堪稱權威的大辭典的解釋,都與杜正勝部長相同。

    眾多惡意批評杜部長的學者和媒體中,最不知所云的是余光中,解釋「罄竹難書」的活用適當與否,竟然扯到是否要用「徐娘半老」來形容自己的母親?最惡劣的是蘋果日報,用半版惡批杜正勝,竟用「教長鬼扯護主罄竹難書」的斗大字做標題。還在「報你知」的短稿中,竟把「罄南山之竹,書罪未窮」,亂寫成「書最末窮」,什麼叫「書最末窮」啊?要惡批人之前,竟然全不先照照鏡子裡的德性。

    「學問確有高低,事件更有寬窄」,「罄竹難書」本意並無褒貶或正、負面的意思,杜部長也一再引用多本古今典籍證明,該成語確可活用。請問那些批評杜部長硬拗的泛藍政客、媒體記者主播和學者,即使不聽、不看半句杜部長的舉證,在批評杜部長硬拗時,可有先查一下辭典?還是查了之後,故意不說、不提呢?是誰在硬拗?人性有必要如此醜陋嗎?(作者為退休國文教師)

    Anonymous said...

    好無聊,一件事硬要用與大家不同的觀點解釋,怎麼ㄠ都馬可以…

    例如你也可以這樣問侯大家的母親

    林 您
    木 母親
    卡厚 好嗎?

    試問各位可以接受嗎?

    "林木卡厚!"

    treelight said...

    用錯詞是難免的,
    有那麼嚴重嗎?
    媒體爆爆爆,我對媒體的厭倦,已經是罄竹難書!
    又及,你的留言版設的關卡真多,對留言者的不便,真是罄竹難書

    Anonymous said...

    曾韋禎的部落格有篇相關的文,供大家參考。

    政治需要多一點幽默感
    http://blog.yam.com/weichen/archives/1659725.html

    anarch said...

    我覺得韋禎或blasts的文章,當然正確點出「罄竹難書」的岐義與開放性,而且成語的原始意義也確實可能在日後被翻轉,但他兩位都忽略了「教育部長」的身份。

    當教育部長的解釋與市面上大部分人的理解,尤其大多數辭典,包括教育部編的辭典都不同時,對學子的國文教育是否反效果?

    豬小草 said...

    anarch:

    反效果?我倒覺得這是國文教育的契機哩。比方國文老師可以出個「考察成語」的家庭作業,要學生去找出某個常用的成語是什麼時候出現的、被賦予什麼意義、什麼時候意義被翻轉了...這樣應該會是比較有趣的國文課吧?

    又比方,我們可以把像張曉風、余光中這些作家的作品翻出來,討論其成語的使用是否恰當。還記得張曉風把「燈紅酒綠」寫成「紅燈綠酒」嗎?如果這種寫法可以被解釋為一種挪用的話,那我實在看不出來「我的弟弟長得欣欣向榮」這種句子有啥好笑?搞不好寫這句子的學生也有其創作意圖啊。

    另外,在罄竹難書這件事情上,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1.阿扁沒根本去想原意是什麼;
    2.杜正勝對罄竹難書的解釋沒有錯誤;
    3.李慶安跟新聞媒體是在借題發揮。

    而杜正勝之所以會讓人覺得在硬ㄠ,除了泛藍政客的借題發揮外,恐怕他自己也要為:「多數人是這樣講,但是聰明的人,了解的人,他會採用原始的意義。」這句話負責吧。畢竟,他自己或許瞭解罄竹難書這成語的歷史,可是他怎麼知道阿扁的創作意圖呢?這句話,雖然是當場在陰損李慶安,不過,也會給人拍阿扁馬屁的感覺吧。

    而如果我們覺得政治需要多一點幽默感的話,那我也實在看不出來,網路上那些順著杜氏考察而出來的罄竹難書照樣造句,有什麼不幽默的?至少,我就覺得這串留言理的造句都很有創作意圖啊。

    paperback said...

    親愛的豬小草兄,
    根據許多基本的工具書指出,「罄竹難書」的確實有正面用法;
    (楊柳風的報紙投書:
    國文教師都知道,三民書局「大辭典」三大冊,是第一套號稱由國內上百中文學者和其他領域學者集體編纂,也是國內最暢銷、使用最普遍的中文工具書之一。大辭典「罄竹難書」條之最末三行這麼寫著:「按,今凡事端繁多,非筆墨所能盡記,也常用罄竹難書來形容。」又如中國著名的新版「辭源」,台灣書商在七十二年翻印成「中文辭源」四大冊,則是如此解釋:「本言事端繁多,書不勝書。」)

    因此,純就邏輯上來說,一個人(無論其身分是否特殊)應該為了「正確/沒有錯」的成語使用受到一絲絲的奚落或嘲諷嗎?

    還是,每個人都自認對使用者(阿扁)認識很深,很自然就主觀認定,這一位不過是「台大法律系」且就學期間就考上律師執照的現任總統,不可能知道我們所不知道的文字知識?

    如果是這樣的話,是否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多數人是這樣講,但是聰明的人,了解的人,他會採用原始的意義」的可笑主觀觀念呢?

    您說:「畢竟,他自己或許瞭解罄竹難書這成語的歷史,可是他怎麼知道阿扁的創作意圖呢?」;我說,杜先生不可能了解阿扁的意圖(而且也非「創作」);同樣的,有誰真正了解他人的學識深度與「真正意圖」?說白一點,一個人「沒有誤用文字」時,除了不是太過主觀或無知的自由討論外,為何必須接受他人公開質疑?

    整理一下:
    1.陳水扁用法正確,為何必須受羞辱或質疑?
    2.杜正勝解釋正確用法,不正是受人(自以為學識淵博、有讀心術、歧視他人的下等政客)所迫?

    我想,沒有人有權利公開去質疑他人所說的「正確」的知識─即使內心懷疑,但是根本無可證實,除非本人澄清或「道歉」(為了正確使用成語?)

    以上是小弟簡單的論點,僅供參考。

    結論是,「市面上」許多無法通過基本人情之常或基本常理的論點,只能判斷其別有用心:就不過是想藉機羞辱他人,或是意識形態深處歧視他人罷了。

    以上

    豬小草 said...

    paperback:

    我知道「罄竹難書」這四個字的確有「描述事端繁多,書不勝書」這一「中性」(而不是正面)的用法,但會這樣用的人畢竟是少數。甚至,我覺得正是因為當大多數的人都把這成語作負面解釋時,一個看起來是毫無貶意的事實陳述,反而可以拉出一個幽默的笑點。

    比方像blasts找到的,林語堂在〈我的戒煙〉裡的用法,我們可以說它是不帶貶意地用罄竹難書這四個字,目的只是說那三個星期的經歷實在多到寫不完。可是,等看完他在後面對戒煙一事的嘲諷,回頭再想想罄竹難書這四個字,卻似乎是在暗貶戒煙這檔事。

    也因此,我固然同意您對此事的分析,也贊同您對下等政客的批判,但我總覺得網路上後來有些「罄竹難書的照樣造句」,其實不過是一種建立在罄竹難書--這個同時有「事實描述」與「負面貶意」兩種意義--上的幽默罷了。若要說這些造句者在意識型態的深處中歧視誰,一方面太過沈重,另方面卻也落入了您所批判的「下等政客讀心術」裡,不是嗎?

    angelsmile said...

    如果這樣的創作是基於幽默
    當然可以輕鬆以待
    但我覺得若能先做澄清會更好
    特別是最後寫了"部版"...
    我個人感覺是不只有幽默而已
    當然嘲弄也可以是一種幽默
    出發點不一定是壞
    這也沒有什麼好去爭論

    主要是我認為媒體的評論對杜正勝的確有欠公道

    anarch said...

    謝謝小草兄把「但是聰明的人,了解的人,他會採用原始的意義」這段以及相關新聞連結貼出來,這讓之前沒有看到新聞的我,較能掌握杜老發言的情境。

    你最後兩則留言的說明,我也很能認同。
    看來,「罄竹難書」同時有「事實描述」與「負面貶意」兩種意涵應該是確定了,只是如此一來,攪動的是市面上大部分成語辭典在解釋上的「偏差」,是大多數人語言習慣的重新調整,也是不少中文老師對自己所學的重新檢視。

    頭好痛……

    訥客 said...

    林語堂或許學養深厚,足以假借罄竹難書與三個星期中間的關係,來賦予皆煙本身的貶抑。但 blasts 引的另一篇寫張群(張岳公)這種黨國元老的文章,總不至於用罄竹難書來賦予「非正面的意義」吧。

    別的不提,像是「北港香爐人人插」成為一本小說的題目,是可以接受的轉意還是誤用?屌究竟是不登大雅的晦字還是讚語?政客們恐怕自己都沒辦法用同一套標準檢驗自己的言行。

    杜正勝是不會說話,千不該萬不該學那些華政客耍嘴皮子,說什麼聰明人才懂的鬼話。上次人家考他衛生教育,這次考他成語教學,要不然就是靠你屌我摸LP。當立委跟官員整天在玩這種幼稚園的家家酒,台灣還談什麼狗屁教改。

    MEB said...

    李慶安為什麼還能連選連上呢,怪~~

    Anonymous said...

    說錯並不可恥
    可恥的事做錯事了還要硬ㄠ
    硬ㄠ自己並沒有錯
    那個人是怎麼當上部長的啊?
    罄竹難書連我16歲的弟弟都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怪不得他會被別人公幹
    民進黨真的沒有人才了吧!
    難怪阿扁皇說罄竹難書這句話時所有的志工都傻眼
    像力霸掏空,不管股東的死活
    大同裁員,傳出也是被掏空
    吳淑珍真的是大家的"好典範"哩
    台灣社會已經大亂了...
    現在的大學生都有眼睛的
    被人遺臭萬年的鬼皇帝:陳水扁

    三隻小豬:就是有人愛硬ㄠ啊!令人傻眼的教育部部長,什麼狗屁豬腦袋http://tw.info.yahoo.com/poll/index.html#review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