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y wife | 生產日記 by 露娘

    看到Babyhome上頭有許多媽媽寫下生產日記,提醒我也要留下些字句作為紀念,至少等有一天小Lu問說她是怎樣出來的,我可以叫她自己上網搜尋,免得年紀大了,還要花心思翻索記憶資料庫。

    另一方面,弟媳Tiffany要生BB,心情緊張到不行,每次都要小草給點鼓勵,天知道小草完全對此不解,因為我是個活動孕婦,每天忙到沒時間擔心恐懼,上課、讀書、寫報告、吃飯、睡覺,每天就這樣過去,對於孕婦心理調適,來不及說出口,就已經調解完畢。為此,儘管懷孕和生產記憶有些凌亂模糊,但還是趁現在還想的起來,先留些隻字片語,證明我真的生過小孩。

    大約30週時的產檢,貌似張洪量的石醫生看到超音波時說,Lulu的size偏小,要我多吃些肉,自那時開始,我的增肥計畫就此展開。在強烈地實驗動機驅使下,一週選擇一種食物頻繁進食,或在一週中同時吃某兩種食物,如牛肉和雞精,下一週再區隔來吃,研究其與胎兒增長的相關性。就我實驗,發現牛肉的效果最好(可能是最適合我的體質!)但是牛肉品質也很重要,總不要常吃重組牛肉吧!最後,因為太忙(沒時間自己煮)和荷包不夠滿(沒法天天吃mo-mo paradise),所以,最終結果就是,Lulu還是小小隻。期間還因為過度勞累(或是運動?原因不明),吃了幾天安胎藥。不過,等撐過38週,憂鬱才子型的石醫生認為安全了,就不再叫我增肥,開始多走動,準備待產吧!

    多走動?!這有什麼難!我是每天上山取經的人,運動是最簡單的事!但是,到了40週,肚子還是沒動靜,醫生又叫我再走,「走?我還走不夠嗎?」,41週,又還是安安靜靜,醫生只好決定催生,「羊水還夠,但是胎盤已經非常成熟,出現白點,有老化現象。今天是禮拜四,那妳下禮拜一就來催生吧!」「那我要準備什麼?哪個時間比較好?」,「八點以後都可以,前一天睡飽,早上吃飽一點就可以來了!」,「喔!」就這樣,我帶著失望的心情回家。我是非常崇尚自然的人,認為一切都有定時,照上帝創造的時間進行,希望Lulu的出現是真正的瓜熟蒂落。不過,照石醫生這樣說,應該也差不多了!就這樣吧!希望這幾天Lulu會自己溜滑梯出來。

    星期五,照例是畢業講道。那天是布農族的Uli講道,Uli是我非常欣賞的同學,有漢人的長處,卻不失布農的真摯本性。加上她用台語講道,可聽性非常高。但那天早上實在撐到無力了,缺了我懷孕期間的唯一一堂課!畢竟我回到台灣的時間已是懷孕後期,每天花兩個小時通勤上課,加上讀書、寫報告,提早預備坐月子時的課程和期中報告,有點吃不消。

    等呀等!還是沒感覺。那出門去吃mo-no paradise吧!下禮拜一以後就有一段時間吃不到了!吃完,去微風和京華城逛街。奇怪,從英國回來後就特別喜歡逛街,想不通為什麼?也許是因為在都市裡,Mall的感覺比較舒服乾淨吧!不過,微風和京華城不合我的味,設的櫃也普普,真不好玩,走人!

    隔天,星期六早上。一早起來就跪在地上擦地板,這是我在孕期時的主要運動,也是保持視覺清新的妙招。說實話,有些人很怕懷孕發胖,可是一有空就坐在電視前看電視吃補品,怕生產疼痛,可是寧願久坐也不願意動一動,即使研究已經顯示運動可以幫助分娩順利。這些資訊簡單易懂,又不是人體奧祕或生物繁殖的課程,可是就是做不到。其實,做不到也沒關係,大不了打無痛分娩就好,可是,又嫌無痛分娩貴、不自然,或有後遺症,豈不自相矛盾?

    不管怎樣,我一整天就在擦擦洗洗。因為接下來有好一陣子不會在家,要去月子中心了!下午,又在家裡晃呀晃,上個網。到了三、四點,我那愛好遊山玩水的爸媽打電話過來,問我狀況。我說好像有點痛,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痛。他們說要帶我去醫院,我說沒關係,看看狀況再連絡。五點,又打來,說他們在公司,想先帶我去醫院,如果退貨,帶我回天母家中,怕我半夜生。我說,沒那麼快,通常第一胎要十幾個小時,要是把我帶回天母,沒有網路,我會很無聊。而且小草會成為獨居老人,很可憐。於是,最後決定是要保持連絡!

    為要讓他們安心(或是堵住他們的過度好心),我決定自己來算一算陣痛時間(如果那個悶悶感是陣痛的話)。咦!好像有點固定且密集。於是,跟小草討論後,決定先去吃晚餐,回家後若仍然痛,就請爸媽帶我去醫院。

    為保持體力,我叫了三寶飯,完全不分小草吃任何一口肉,因為多吃肉才有體力。再吃個甜點豆花後回家,發現陣痛越來越密集。爸媽快七點半來接我,約八點到振興急診室,填表量血壓後,到婦產科報到。護士叫我做內診台,一量,3.5cm,「可以準備入院生產了!」「挖靠!來真的!」我心想,「我真的要生了!」聽到外頭稀稀疏疏,小草和我爸媽似乎都沒想到這麼快就要生了,聽起來有點驚慌樣。護士要小草去辦入院手續,又叫爸媽回去,因為九點後訪客勿入。

    那時我在內診室換衣服、清腸,從門縫中看到他們三人的表情,不知所措貌,感覺非常有趣。一個人是要當爸爸,另兩個是要升格做阿公阿媽,他們的太太和女兒正要面對一個生命中最特殊、最難以想像的生理和心理過程,而他們卻無從經驗或參與。而在內診室的我,說不上什麼特別的感覺,雖然聽其他朋友講過,甚至把分娩過程都鉅細靡遺地陳述出來,我還是有一種莫可言之,摻雜興奮與恐懼的感受。

    在內診時,護士問我有無指定醫生?我很想問要不要付指定費?「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行情!」,我心想。但我還是故作鎮定地說,沒有,就是產檢醫生吧!她說,喔!那我幫妳連絡石醫生。

    約五分鐘後,我就被護士帶到待產室,在手臂上綁上兩條帶子,一條是測疼痛指數,就是子宮擴張壓力吧!另一個是胎兒心跳,如果心跳下降,要立刻叫護士來。小草過五分鐘就出現了,那時約莫九點吧!他說,護士說,每個人子宮頸開指情況不一定,依第一胎的經驗,順利的話,我應該是三、四點會生。「三、四點,天呀!那我不是錯過睡美容覺的時間了嗎?」我心裡這樣想著。哎!我真是單純呀!殊不知一生完小孩,我就跟美容覺的生活說再見,不用說十點睡覺,要一覺到天亮都不可能。

    怕自己沒有體力熬到生產,要小草去幫我買番茄梅汁(要現打的)和黑巧克力。人家說生產前要喝一大杯超濃蜂蜜水,說會順產。問為何,原因則不明。但我個人分析,應該是說生產需要體力,超濃蜂蜜水就像葡萄糖水一樣,可以快速吸收,進入人體成為能量,自然幫助生產。既然如此,我喝果汁,吃巧克力也是一樣道理。

    趁小草出去,我就努力看漫畫,忘記疼痛。十五分鐘過去,小草回來,疼痛已經讓我很想吐,喝不下也吃不下,但因為小草很辛苦買回來,努力喝個幾口,就回頭看漫畫。約十點時,石醫生過來看我,看到我盤腿坐著,小草坐在床緣,兩夫妻專心啃漫畫,憋著笑說,我想應該不痛吧!還可以看漫畫!我對他笑了笑說,還好啦!還可以忍,不到鬼叫的地步。

    他走後不久,約十分鐘吧!疼痛越來越劇烈。我面對牆壁,咬牙忍耐。小草努力要我作拉梅茲,呼、吸、呼、吸,他的速度和我的速度不一樣,沒幾下,我就對他說,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你會越幫越忙,我心想。)一陣又一陣,越來越密集的劇烈疼痛讓我幾乎快受不了了,我心想,再不生,管他無痛分娩多貴,我都要打。這想法出現沒兩分鐘吧!突然有一股強烈的便意!

    「對了!就是她!」我告訴小草,快去找護士,跟她說我有強烈便意。因為便意就是要生小孩的徵兆,我想像著,如果我一用力,屁屁後面會不會露出一個小孩的頭,蠻可怕的。護士出現,內診後說,9.5cm,要生了!爸爸準備一下,換衣服,要推進產房了,我去連絡石醫生。那時約十點40分吧!

    過一會兒,護士告訴我要我下來,換一張床。下來換床?把我殺了吧!我哪有力氣?我心想。我好聲好氣地告訴護士,我沒力氣換床。護士說,那等不痛時再換!等疼痛指數較低時,小草也回來,協助我換床,之後,和護士一起推我進入產房。

    一進產房,看到三個護士準備各種器材,一個護士似乎是主要負責人,一下要連絡石醫師,一下要來安撫我,一下又對其他護士說,說著!快點快點,這個很急。

    疼痛越來越強烈!或清楚地說,越來越想大便。護士叫我要忍著,不要用力,等醫生過來。等好久,我快痛昏了!腦子裡好像分為好幾個區塊,一個是主管視覺的,看大家忙來忙去,小草一付不知所措貌,覺得應該盡點心力,卻無法施力;一個是主管痛覺的,痛到全身快散掉,希望時間快過去;一個是主管思考的,想著,如果醫生還不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那搞不好會在醫院得到助產士經驗,那就非常好玩了!

    就在我、護士都快撐不下去的時候,石醫師出現了!他穿著一件蔣經國式的夾克(喔!石醫師,那件外套跟你憂鬱才子的氣質不搭呀!我心想)進來,脫掉夾克後,準備要奮力一搏樣。

    「來!先不要用力喔!我要先上麻藥!」(是!老闆)一點點刺痛感後,看到石醫生,拿起一把剪刀,剪開會陰,「好!來!用力!」,一用力,好像有一個東西出來,一個紫色的東西出來(這是小草看到的),石醫生又一剪,噗的一聲,羊水好破了,感覺好像一個水球從下體出來,然後破掉。不久,聽到哇哇哭聲,不算洪亮,但很好聽。

    「恭喜,出來了!」(啊!那麼快,不到五分鐘就生完了!小草還來不及攝影哩!)小草的臉又一副錯愕樣,但看到Lulu,他趕緊跑過去照相,一面跟我報告那血絲中的小Lu模樣。那時是11月20日凌晨00: 22。

    「好可愛呦!皮膚好白,還有一顆小痣!」護士這樣稱讚著。看到小Lu,跟我想像的新生兒都不一樣,皮膚是白裡透紅,不是小老頭的樣子!果然是瓜熟蒂落的娃兒!

    一方面享受擁抱小Lu在懷中的滿足感(好友婷說,第一個擁抱很重要,小孩會記得媽媽的擁抱,嗯!好,要抱緊一點),另方面要小草拍下各種珍貴史料,例如胎盤之類的東西,以為紀念,讓我知道與我共處41週的東東長成什麼樣子。同時,看著石醫師幫我清理傷口和惡露,進行會陰縫合。各種想法一擁而上,如上帝的創造、產痛經驗的神學意涵與詮釋,台灣的生產制度、女性的生產權力,又母職的生理與社會意義等等。不能否認,在產臺上的我,實在有夠忙碌!

    過一會兒,護士說要先帶小Lu去做檢查,並叫小草陪去辦手續,過一會兒,會再通知我去餵奶。小草、小Lu和護士都離開後,剩下我和石醫生,醫生默默地處理好所有事情後,又來幫我壓一下肚子,盡量讓惡露都流出來。

    「醫生,謝謝你,不好意思讓你那麼晚還趕來。」「沒關係,恭喜喔!」「那應該沒問題了!護士會推你到恢復室!」石醫生以他一貫的冷靜口吻這樣說。「好!謝謝!」「那我先走了!」「醫生,謝謝喔!」

    推到恢復室,又是另外一種子宮收縮的痛。且為求第一時間的復原,護士也過來幫我壓肚子,真是痛極了!不過這種痛是暫時的,比起日後的育兒辛苦,生產,唉!大概就是一個通過儀式(passage rite)罷了!

    只是,我這個新手媽媽不知道在這個通過儀式後,人生竟有這麼大的轉變。此刻,是該正式向我的大小姐生活說再見,掰掰啦!
  •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Cinia said...

    露娘的忍痛能力真的不一般啊!!
    看到你的文章才想起来当时还为LULU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太小而担心。现在看她的照片,跟当时的担心完全联系不起来。呵呵,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美女。

    幸福的新手爸爸妈妈,加油哦!

    溫先生 said...

    >。此刻,是該正式向我的大小姐生活說再見,掰掰啦!<

    因為現在*大小姐*變成Lulu啦~
    而..
    你們...
    晉升為老爺.夫人...

    露娘 said...

    To Cinia,
    一面寫這篇文章,一面看著身旁的小Lu,真不敢相信,小孩竟然就這樣長大了!快到不知道自己曾經錯過什麼!唉!妳再不來看Lulu,妳就錯過更多了!

    To溫先生,
    我們家大小姐會招手說掰掰囉!下次她可能就想跟你乾杯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