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閒晃

    因為露阿媽跟阿公要星期六要帶Lulu去宜蘭玩,因此決定星期五晚上跟Lulu一起回天母,好陪她玩一個晚上,第二天在很久沒去的天母晃晃。是的,我們真的是玩一個晚上。一般大人跟Lulu的玩法多半是把她抓到跟前,然後就「Lulu...lulu...lu..」的逗她,我們不是,我們是把玩具撒在地上,然後躺著堵住房門口,隨便她爬、丟、咬、站。

    今晚也不例外。而且,或許是因為太久沒見面了吧,Lulu玩得更瘋,雖然幾次趴在我身上,狀似要睡著,但一下子又把頭抬過來繼續玩。十點半,露阿公看不下去了,把露阿媽叫進來,要把Lulu「搖睡」(這是我們最討厭的)。這一睡,就是到隔天上午七點。

    七點,露阿媽把Lulu抱下樓,準備出發到宜蘭。我也跟著一起出門。 開始我一天的閒晃。

    讀經這件事

    上午七點,開著的咖啡店不多,而我卻又一定得喝咖啡,最好還能上網(我沒帶NB)。不得以,選了山腳向口的MC Cafe。這家麥當勞的轉型之作,我只能說:「還真是維持了麥當勞一貫的水準。」要不是地點好、有電腦,恐怕來的人會少一半以上吧。

    我把聖經跟筆記本打開,為這幾天的讀經筆記寫個大綱,因為這三天的經節(加1:11-2:21)是相關的幾件事,所以我把他們放在一起看,並且合參使徒行傳。我一邊讀經,一邊為保羅在信裡面對耶路撒冷教會門徒的批評感到有趣,只可惜其他門徒在他們的信裡面似乎沒有提到保羅兩次上耶路撒冷的事,不然對照雙方說法,應該也挺有趣。不過,這樣對著相關事件看,然後站在保羅的立場想像整封信的「佈局」、以及其所面對的質疑、所想作的澄清、以及可能有的侷限,突然間,整個加拉太書的感覺,與「畫面」,就變得很真實。

    說老實話,我喜歡看門徒拌嘴的樣子。看他們著急的樣子、聽他們論證的方式、想他們各自不同的出身背景,然後,在這些不同裡頭看到一個共同;我以為這才是門徒書信的重要性所在。就好像Ekman、唐崇榮、趙鏞基各有他們不同的講道方式、神學立場,與侷限,而這很大一部份源於他們不同的背景、面對的會眾、爭戰的對象,硬要區分誰對誰錯,意義不大;去瞭解那差異的起因,並且回過頭來尋找神在我們個人身上的旨意與使命,才是重要的。

    鄰座有兩個小女生,也在讀聖經,而且好像是在討論什麼題目,甚至準備什麼小組分享似的,總之是看得很專心、討論的很投入。感覺真好。

    開始閒晃

    十點,人越來越多,決定離開。其實我只所以決定到天母來呆一天,有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為了去吃石牌站旁邊的雲南擺夷小吃,這時候走過去,時間上應該差不多。

    沿著天母東路左轉中山北路,只能說:「天母變好多。」或許是因為隔了福林橋與磺溪吧,以前我都會覺得天母是一個有點遺世獨立的小地方,然後上天母(天母東西路以北+中山北路七段)跟下天母(天母東西路以南+忠誠路+中山北路)各有不同的風味;前者多了點推著娃娃車的悠閒,後者的小吃店則是奇妙地保留了很舊式的調調。

    不過,隨著捷運開通、球場啟用、新光三越開幕,這種感覺也越來越淡了。一路上,發現好多家新開的店,也發現更多關掉的店。其中又以美國學校旁邊的Subway變成Subber最讓我意外。另外,日式裝潢、東區調調、矯揉做作的店越來越多,家居悠閒的店反而慢慢地少了。

    走到一半,經過「忠誠蔥油餅」,實在是無法抵擋那個香味,就買了半張餅。蔥油香、外皮酥脆、內裡有嚼勁,果然好吃啊!只是這樣一吃,就沒肚子吃雲南擺夷小吃的椰汁牛肉飯加大薄片了。

    唉,只好回頭,改去忠誠誠品躲太陽。

    其實,我一直不是很喜歡忠誠誠品。比起躲在擁擠四樓的它,我更喜歡之前開在中山北路上的中山誠品;尤其喜歡它的斜坡跟那個有天窗的樓梯。不過,自從中山誠品變成加州健身中心,在天母逛書店就沒什麼選擇了。

    這次在書店翻到最有趣的一本書,應該就是《當教授變成學生:一位大學教授重讀大一的生活紀實》吧。這本書講的是一個在大學教書的人類學教授因有感其越來越不瞭解課堂上的大學生,因此決定以高中學歷重新申請入學一年,近距離地觀察他們。這真的是只有人類學家想得到的瘋狂行為。對我來說,這本書有趣的地方不在於對美國大學生生活的描述,而是他自剖與學生近距離接觸時的心路歷程,以及一直反覆出現的有關研究倫理的問題。

    三點多,轉到新光三越逛超市。沒什麼好買。跑到七樓的勝博殿前面聽PODCAST、看新加坡華人研究。五點,下樓,搭免費接駁公車到芝山站。晚上還有一個飯局。

    典藏一條街

    六點辦到晚餐地點的時候,Jerry跟Febie已經到了,然後Amy跟Jeph、凱洛跟工頭也到了。今天是幫Jerry和Febie接風跟送行的飯局。哈。

    因為大家都開始作PODCAST,所以席間聊最多的是關於PODCAST製作的技術問題,以及心得分享。然後,不知道為什麼,話題說著說著就扯到JERRY的家庭去了,只見他比手劃腳的講著那個具有科學精神並鼓勵小孩買書看書拆東西的父親、那個會沒上私塾但是自學出身且會畫符兼作心理醫生的爺爺,還有母親家族裡公開的秘密,就覺得真是該早點把錄音筆打開。這可以墊好幾集的檔啊。

    把ITALK打開,想說錄一小段音,大家果然馬上緊張了起來,連JERRY都一直說:「要說什麼?啊...要說什麼?」果然,不能自high的人錄PODCAST最好還是採取「雙人對話」或「多人公審」的方式,這樣錄出來的節目感覺會比較有活力。不過,後來還是有錄一小段「林凱洛酒造買酒辨分明、鄭傑瑞日本行前說感謝」,大概八分鐘的東西。過幾天來剪。

    十一點多,大夥走到中山站各自回家。途中Jeph問我長老教會怎麼看待靈恩這種事(因為吃飯的時候有聊到附身與趕鬼),我笑笑的說:「長老教會內部對這問題應該是很兩極吧。有走靈恩路線的地方教會,也有反對靈恩且想藉著讀書運動重建牧師信心的總會。不過,對我來說,問題不是靈恩好不好、青年是不是因為靈恩而去了別的教會,問題是我們怎麼去教導靈恩這件事?我們怎麼去理解使徒行傳裡的神蹟奇事?我們怎麼重新讓青年可以因為教會而發現他的使命?」

    嗯,這樣回答應該可以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6 comments:

    瓦礫 said...

    同聲譴責那家Mc Cafe(應該不是Mac吧...?)
    那個拿鐵跟三明治實在是...而且還拿我家裡用的水杯...

    豬小草 said...

    喔,對了,打錯字了。它的電腦要是MAC就好了。

    OJ said...

    硬要區分誰對誰錯,意義不大;去瞭解那差異的起因,並且回過頭來尋找神在我們個人身上的旨意與使命,才是重要的。
    說得好好。才剛討論完同志議題,或許這也能刺激我將來對此事的思考。
    從小草的日記看到讀經的人似乎真的變多囉,這次去接機,在機場喝咖啡也看到隔壁的青年在讀經。
    還有,這裡,幸福感十足哩。

    豬小草 said...

    捷運上讀經的人也不少。其實啊,那天我本來是想跑去訪問一下那兩個在MC Cafe讀經的小朋友一些問題的,只是怕他們以為我是「怪叔叔」,奪門而出。。。

    ermite said...

    哈哈
    對阿
    看到人家讀經
    可別走過去多說什麼話
    像我最怕我在讀書讀聖經的時候
    有人打斷 有人跑來給個什麼問候或是熱情的"相認"
    整個思緒和默想
    就被打斷了~~~

    豬小草 said...

    哈哈,這讓我想到有一次我在台中搭統聯回台北的時候,因為排隊排很久,就把聖經拿出來看,結果我後面一個「末世聖徒」小妹妹就跑出來相認。不但跟我正名、介紹該教會,還熱情的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聚會。。。

    弄得我在車上只想說:「小妹,休息一下吧,我想看統聯的車上電影院哩」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