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alatians|一組恆常難解的關係(加1:1-10)

    加拉太書1:1-10
    1:1 作使徒的保羅(不是由於人,也不是藉著人,乃是藉著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裏復活的父 神)
    1:2 和一切與我同在的眾弟兄,寫信給加拉太的各教會。
    1:3 願恩惠、平安從父 神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1:4 基督照我們父 神的旨意,為我們的罪捨己,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
    1:5 但願榮耀歸於 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1:6 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
    1:7 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
    1:8 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
    1:9 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
    1:10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 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
    作為一個開場,加拉太書1:1-10是一個很經典的保羅式書寫法:就是用兩個對稱句,包裹一組關鍵的議題。在這裡,「做為使徒的保羅」(v1)與「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v10)是對稱句,而「基督的福音為何?」則是內中一組關鍵的問題;這問題支撐了我們對「基督的僕人」這職分的認知,以及處理「信徒信仰偏離真道」(v6)這棘手問題時的態度。

    事實上,從整卷加拉太書來看,重新宣告「因信稱義」這個真理,一直是保羅要對加拉太人所說的最核心的話。我們甚至可以用一個很圖像的方式來看這十節經文:就是從以v6為中線,從v2-v5是一個「恩典的教會」、v7-v9是一個「迷失的教會」。信徒在真道上的滑坡,是教會改變的主要原因。

    保羅對加拉太人說:「我稀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v6),而我們從後面的經文可以知道,這裡所謂「別的福音」,指的是那因著傳統猶太律法主義信仰而來的,以行為稱義得舊的福音(加3:2-3)。保羅在這裡嚴厲地斥責這種律法的、行為的義,甚至咒詛傳這種福音的人,並且在後頭的經文反覆論證義人乃是因信而生、聖靈乃是從神而來、得救乃是本乎應許。

    然而,加拉太人在信仰上的滑坡與軟弱卻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們處在猶太傳統下,所接觸到的使徒也多半是猶太人,甚至,加拉太人或許會說:「那在耶路撒冷教會的使徒不也是說律法跟割禮很重要嗎?耶路撒冷教會那麼大、門徒也那麼有名、行的神蹟奇事也多,聽他們的,應該沒錯吧?!」這也難怪保羅在加拉太書的頭十節,甚至在後頭論到他於耶路撒冷門徒之間的關係時,一直反覆的說:「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出於神!出於神!出於神!」(*笑*)

    保羅與加拉太人、耶路撒冷門徒之間的關係就好比一個在教會反覆出現的三角關係:「真理的牧者、錯誤的教導、迷失的會友」;精兵協會對上地方教會和總會是如此、長老教會對上福音派或靈恩派時也是如此,把這關係反過來,還是如此。而我們,這些夾在中間的平信徒,又該怎麼辦哩?

    感謝主,保羅並沒有因為加拉太人的滑坡而變成一個喜歡佔著講台指責別的教會的牧者。他總是在發完脾氣以後,清清喉嚨,開始解釋他為什麼這樣發怒;並且,由於他曾是猶太律法主義的一份子,他總是能直指問題的核心。

    這就讓我想到,在教會裡,我們很常聽到這個牧者說那個教派不好、那個牧者說這個長執不好,甚至信徒也有樣學樣,仗著自己多讀點書、多看點世面、多知道點小道消息,也開始指責別人的不是。和好的福音,反倒成為分裂的開始,這事倒也稀奇啊。

    保羅說:「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v10)這話看來是對耶路撒冷門徒的指責,有種割袍斷義的味道,但仔細想想,如果「和好」的福音是神所喜悅的,那什麼樣的指責才是義怒?甚或是神所喜悅的呢?而我們在面對像加拉太人的情況時,到底該怎麼作呢?又或者,有沒有可能有時候一個看起來「批判」的憤青(憤牧?)模樣,實際上反而是比較討好世人的呢?什麼樣的牧者、長執、同工才是真正「基督的僕人」呢?

    這樣說來,保羅在這十節經文裡面埋下一個恆久的,至今我們仍在面對的問題,實在值得我們細細思考與體會啊。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