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小電池交談有感

    中午在查經班遇到小電池,下午,在辦公室聊了一下,內容多半環繞著「社會學家與基督徒的角色衝突」。小電池每問一個問題,一旁的moon就說:「你這問題我去年這時候也問過他!」我想想,好像有這回事,卻也記不起當時是怎麼回答的了。

    小電池問我:「你不覺得這信仰跟社會學,有衝突嗎?」

    「有啊」,我想都沒想,就這麼說了。

    「那你為什麼看起來還那麼快樂?」

    想了一下,好像也真是這樣。老實講,身為一個社會學學習者,教會裡許多護教的方式,自然是與我們所習慣的批判與觀點,是相衝突的。這幾年過去,這些衝突與張力,不但絲毫未減,甚至越來越大,但說也奇怪,我卻是越來越在這些衝突與張力中看到信仰的重要,與力量。偶有跌倒,身心俱疲,卻也蒙主憐憫,得以再起。以致於我現在聽到一些初信者的問題與掙扎時,總是想笑著說:「列王記看不下去?那就先擱下啊,看看使徒書信或先知書也不錯啊。看保羅跟彼得吵架很好玩耶。聖經卷書這麼多、信仰路程還那麼長,怎麼可能一下子就弄懂?」

    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是屬靈生命有所成長(應該不算吧*噗*),倒也不想去想自己是在唐牧師所說那個階段。我一向是個「系統論者」,而非「進化論者」。

    在信仰這件事上,尤其如此。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AAA small battery said...

    小電池來留言一下。

    其實有一個信仰是幸福的。我雖然是初信者,仍然在信仰上有一些很美好的經驗。

    只是,我的靈命還弱小,還在摸索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基督徒、該如何以「基督徒」的身份與世界互動。相較於另一個我很習慣很自在也很確定的社會學家身份,「基督徒」身份難免就讓我焦躁了起來,更別提這兩種世界觀之中的矛盾。就像我在美國學日文、韓文所感到的挫敗一樣:用中文與英文可以很清楚地表達自己的思想與情緒,一旦轉換到日文與韓文,我的外顯智商只有幼兒程度。

    突然想到一個學音樂的朋友所打的比方:在表達個人感情的能力上,使用從小學習的樂器與長大之後才學習的樂器,之間落差令人沮喪的程度,大概只能用一個在天上飛而另一個在地上爬這樣的比喻來形容了。

    我真是有大頭病哩~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