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北:夾縫中求生存

    最近剛好有這幾個新聞一起出現。

    Bloomberg.com:Singapore Stalks Tokyo in Drive to Be Asia's Top Currency Hub
    China and India are luring funds from Japan as investors seek bigger returns in the world's fastest-growing major economies. Restrictions on currency transactions in the two countries mean that most of the trades have to be done in offshore financial centers.
    香港文匯報: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非理所當然
    香港的股票交易,越來越依賴內地企業來港上市。近幾年來已難見到香港本土的大企業上市,一些所謂在香港上市的香港企業,其生產業務也全部在內地。因此,在香港買賣這些股票,實際上是隔山買牛,風險不小。最近已先後有兩名在香港上市的內地民企老闆,雖然在香港犯上經濟罪行,但依然在內地逍遙法外。隨著上海、深圳交易所的日漸成熟,人民幣的日漸受歡迎,再加上升值的憧憬,上海與深圳的股票交易所必定會成為香港股票交易所的勁敵。
    Taiwan Business TOPICS:Conferences Don't Lead
    Without an ability to tap fully into the regional and global business activity that flows through China, Taiwan will be just another medium-sized market of limited interest to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s (and to their business-minded governments). By deferring to the TSU and failing to adopt further opening to China through expanded industrial investment and the opening of banking connections, the government is weakening, not safeguarding, Taiwan’s competitiveness.
    天下雜誌:城市群合作才能立足世界版圖
    而台灣的城市如何突圍,特別是行政區域已被劃分到二十五個縣市,其中十六個縣市人口不超過百萬、七個縣市人口未達兩百萬;小城未來該如何發展?從北到南,多位縣市首長都贊成台灣進行「行政區重劃」。桃園縣長朱立倫認為桃園可以和大新竹、苗栗合併,而台北縣市合併,「台灣不需要那麼多單位。」夏鑄九則提出「區域政府」的概念。就是保留既有的縣市,但成立北台、中台、南台、東台更高一級的政府,做策略與資源的整合。
    跨國企業,甚至台灣本土企業,在運作生產網絡與籌資管道上的re-scaling已經越來越快了;可是台灣政府對政治疆域的re-territorilization卻未有改變。甚至,在這「朝小野大、藍綠對決」的政治僵局裡,任何調整都會被冠上「台獨」或「賣台」兩種形異質同的標籤。

    再說,台北現在所面對並不是無方向性的全球化,而是夾在「跨國企業」與「生產基地」之間的「跨國門戶化」。像老夏那種想透過國土再造讓「台北(台灣?)走出去、世界走進來」的規劃思維,實在是掩耳盜鈴啊。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snowred.tw said...

    『台北現在所面對並不是無方向性的全球化,而是夾在「跨國企業」與「生產基地」之間的「跨國門戶化」』

    看不是很懂:P
    能否再多一些說明?
    3Q~

    豬小草 said...

    「跨國門戶化」(Transnational Gatewailization)並不是一個通用的概念,只是我在博士論文裡自己發明的,用用來切入東亞城市轉型的觀點。

    簡單的說,我將「跨國門戶化」定義如下:

    1.指一個城市因為跨國公司的產業與投資網絡,或發展型國家/地方政府的發展策略,逐漸成為外界進入另一個國家經濟內地的門戶;

    2.城市在門戶化的過程中成為生產者服務業聚集之處,並且其組織運作的場域逐漸從國內的/單一的市場轉變成為區域的/整合的市場,以提供跨國企業對區域控制能力的服務;

    3.由於跨國企業與國家、地方政府,對於城市的疆域想像與空間策略不一定完全相同,再加上城市本身原有的產業結構,以及周邊經濟區域的地緣政治與地緣經濟,因此使得不同城市即使有著類似的發展計畫,也會出現不一樣的轉型過程。

    這概念還很不成熟,只是我還沒有JERRY的勇氣把論文的前言與理論架構都PO在BLOG上就是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