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認真的選民才有力

    對我而言,雖然【Vote For Green!!】得到許多朋友的串聯支持,以及主流新聞媒體的報導,但真正的困難現在才正要開始。

    這困難一方面來自於人們對於綠黨這些環保團體的刻板印象,總認為這是與經濟發展過不去、是台北中產階級吃飽閒閒下的產物、過不了淡水河(可是他們本來就沒有要渡過淡水河去參選啊);另方面來自於許多台北市的選民已經被藍綠政黨及新聞媒體馴化成「投票馬鈴薯」,只願意坐在電視機(或電腦前)等待名嘴幫你分析該支持誰(不然,更懶,就是四季紅配票),而不願自己起身動動滑鼠,去認識這些候選人的政見,以及他曾經說過的言論、做過的事。

    而當選民都是這麼懶惰的時候,候選人又何必認真呢?

    我跟大多數的朋友一樣,與綠黨素無淵源,也得靠著自己一一點選三位候選人的部落格、GOO一下這三個人做過的事情,看看他們是否能說服我;又或者,我要不要支持他們。有趣的是,這三個人的部落格的內容其實都反應出他們各自關心的議題為何,以及他人各自認為實踐的方式為何。

    比方在士林北投區張聿文的部落格裡,我看到的是一個里長娓娓道來北投社區的營造過程,以及纜車開發案、天母棒球場、山仔后美軍宿舍、陽明山六-6保變住對週邊環境與社區所帶來的衝擊。這些,都不單單是「環保問題」,而是關乎我們與環境、與歷史之間的關係。而除了這些開發案,天母中山北路、忠誠路沿線的大型住商混合開發案,不也改變了天母原有的環境與社區結構嗎?

    而在松山信義區潘翰聲的部落格裡,雖然洋洋灑灑看起來政見很多,且在可行性上頗有爭議,但不管是提高公車使用率(註:「尖峰時期、公車免費」這政見在黑米有深入討論,值得一看)、松菸保留變公園,其實都是與潘所一直關心的「全球暖化」問題息息相關。而從他對於北市綠色交通的分析看來,台北市政府最矛盾的地方就是它一方面宣稱要推動單車與公共交通政策,另方面卻沒有在實際的道路使用的規劃上把單車與公共交通作通盤考量。

    至於大安文山區張宏林的部落格雖然政見看起來陳義過高,但老實講,當中關於公園自然化推動、學校自然生態課程推動支持與補助,還有先前學童營養午餐的問題,老實講,我還真的覺得挺重要的(因為我已經變成父母了,噗)。

    當然,更重要的,是報導裡的這段話:
    如果這次連長期耕耘環保運動的團體代表出馬,都不能得到一萬四千票,以後所有環團或NGO要找民代發聲監督議題,恐怕難上加難。同時,12月9日開票出來,若沒有理想成績單,明年底首屆單一選區二票制立委選舉,不論是社運、環團或者NGO,恐怕也不需要期待太高。
    是的,我覺得這才是此次綠黨參選的重要性之所在(註:還沒有聽過張宏林在12/2當天的演說嗎?請你一定要聽)。

    環保團體也好、文史工作室也罷、社區營造也好、工會團體也罷,如果這些組織不能在藍綠合謀的政治結構中,透過合作聯盟、資源分享、動員互助地殺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那麼台灣的民主政治恐怕也就很難真正的生根茁壯了。

    我相信,沒有人會痴心妄想地認為說只要綠黨這三個候選人當選了,台灣的政治生態就要徹底改變了。但問題是,如果我們只是因為自己心裡「不甲意輸的感覺」,所以抱著「資源回收不浪費」的心態把票按著身分證字號、按著電話號碼、按著小組長的指示把票投給「黨部」分配好的候選人的話,那我們又怎能奢望台灣的政治生態有改變的一天?

    甚至,當這些政黨候選人只需要靠著政治立場的選邊、妒恨政治的嘶吼、地方黨部的配票、電視密集曝光、人情網絡的動員、選民服務的拉攏就可以當選的時候,他們又何需在市政議題上有所深入?在問政理念上理性辯論?

    有人問我說:「所以你認為如果大家把票投給綠黨的話,能不能算是選民對於藍綠政治惡鬥的厭惡呢?」我笑笑的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對不起綠黨了。」

    所以,還在質疑沒有人幫你作綠黨議員說明的朋友,給自己一個機會,上這三位候選人的部落格,「花點時間慢慢看」他們的理念與對問題的分析。反對,就留言質疑;支持,就留言讚許。這樣我們才對得起自己手上的選票。


    [後記]

    忍到今天,中時電子報的那篇專題報導,〈我投綠黨!部落客串連颳旋風 〉,總算是出來了。不過,語音訪談的收聽介面實在是讓人整個囧。不過也沒差啦,你們這幾天也聽夠多我的聲音了。

    現在就等投票了。
  • You might also like

    28 comments:

    James said...

    郭至楨的稿子實在很....公式,中時電子報在處理部落格界的報導進步的空間還不小。

    豬小草 said...

    咳,「公式」?您還真客氣,我倒覺得好像是用「主筆2.0」寫出來的。內容錯誤一堆,大安森林公園變成中正紀念糖、露天舞台變成肥皂箱,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拿先前「黎同學靜坐+OOO參選」湊出來的。

    不過,還是要感謝中時電子報報導這件事,讓綠黨得到一次曝光,更重要的,是讓更多人知道:綠黨不是民進黨。

    Anonymous said...

    支持不是綠黨但是接受綠黨推薦的張聿文,他是中國統一聯盟的盟員,一定會把台灣的好山好水顧好將來獻給祖國,如果進了市議會,一定跟有志於統一大業的同志一起合作,封殺台獨思想與任何跟台灣主體意識有關的危險法案。

    這才是中華民族的大是大非。

    Anonymous said...

    哇!好明顯的紅帽子。人都還沒選上就這樣說。

    酥餅 said...

    我不太瞭解紅帽子在哪裡?我去張的部落格看,他的確說自己是中國統一聯盟的盟員,的確主張台灣要變成中國的一部份。

    他進市議會能對他現在正在做的北投區事工有多少幫助其實不無疑問,為什麼社運者要變成政治人物?這算不算把過去對社運的付出兌現為政治資本?當然這個問題並不針對他個人,而是對所有打著社運名號參選的人的共同疑問。

    或許有人因為張過去對北投區環保工作得付出願意支持他,但是質疑他會把統獨立場帶入議會也不是無的放矢,也是正當的質疑,這樣的質疑能用「戴紅帽子」一句帶過嗎?說別人在戴人帽子的人其實也不願意就事論事,也在戴別人帽子。

    更何況上上面的留言是質疑嗎?我怎麼看起來像是助選?

    豬小草 said...

    匿名的統盟朋友:

    如果你是要用「統」這個議題拉票的話,那你可能貼錯地方了。更何況從北投纜車案看來,張聿文里長可是和馬英九抗爭有八年之久了。

    酥餅:

    是的,說張聿文因為是統盟的一份子所以「有可能」封殺什麼本土政策,這是很合理的懷疑。我相信也有人會因此不把票投給他。

    但對我來說,問題是在士林北投區這「地方」,市政社區層次,到底是環境議題重要?還是統獨問題重要?我的選擇是前者。

    另外,如果說社運團體不能出馬參選市議員,甚至這樣就是把過去的付出兌現成政治資本的話,那媒體人、老師、律師的參選是否也該被否定與質疑呢?又,這樣的話,誰該參選?

    我想對社運團體或文史工作者來說,總是會想找一個方法去推動,或阻擋,某些他們所關心的政策。在這過程中,一個方式是透過某些政黨盟友(好比中山大同區的簡余晏、大安文山區的徐佳青),另個方式是自己出馬。

    過去許多環保團體選擇前者,但這次是後者;而老實講,這跟明年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有很大的關係。而這也是我覺得張宏林在演說裡的一個重點。

    關引用魚 said...

    豬小草:

    你說的對,台灣有不少選民都太被動了,憑印象投票的人太多,真正願意去檢視候選人政見,及是否有執行這些政見的條件的公民太少。

    綠黨這次參選過程還有很大改進的空間,尤其跟選民討論政見的部分,不過既然是第一次推三個候選人同時選,對於資源、人力都很有限的綠黨,我也不忍苛責。

    剛寫了篇支持的文章,但找不到你這兒引用的功能,只好留言說明。


    批ㄟ司

    看到樓上統獨的討論,個人看法:事事都要扣上統獨的帽子,真的太累了,議會能決定的事項,根本不到國家統獨的層次。

    一個議員能影響的國家政策有哪些?到什麼程度?以台灣民主制度來看,非常非常有限,但一個議員能夠影響的地方政策和預算分配有多大?很大,非常大,只要你實際去看看各縣市議會是怎麼在運作就知道。

    酥餅 said...

    豬小草,

    社運團體變成政治團體對於運動本身是好是壞是個值得討論的議題,我同意答案不是簡單的好或壞而已。

    關魚,

    選票是一種授權,市議員作為一個被授權的對象,除了可以在市議會中審案子外,他也可以做政治表態,包括統跟獨,更何況,統派跟獨派對於如何分配文化與教育預算通常也是立場分明,而且如果你要用市議員處理統獨議題的機會不多當理由,那我也很好奇在它任內會有多少次的投票跟北投區的環保有關。

    我能理解有人是因為他的環保主張支持張,但是就像小草講的,因為他的統派立場不投票給他也是天經地義,既然主文說「認真的選民才有力」,那我想問有多少貼支持綠黨貼紙的人在貼貼紙前知道張是中國統一聯盟的盟員呢?顯然有人就不知道。

    最後分享我一點觀察,張如果這麼贊成綠黨的理念,為什麼不加入綠黨呢?不加入綠黨卻加入中國統一聯盟,我很好奇綠黨的價值跟統一的價值在它心中如何排序?

    豆腐魚 said...

    在推薦張聿文之前,我約略有看到有人提出張聿文是XX聯盟,我以為是無黨聯盟,但剛剛再仔細看,在他的「經歷」欄裡,寫到他是中國統一聯盟成員。

    我覺得很有趣,雖然他部落格上有一篇倒扁行動的文章,但「中國統一聯盟成員」已成了他的「經歷」,而非「現任」。

    不過,即使如此,他的統獨立場,並非是我支持他的重點,而他這次主打的政見也不是統獨
    ,而是長年來他的環境參與主張,反對北投纜車,而這是我支持張聿文進市議會的原因。因為接下來,無論哪一黨的台北市長,都要面臨纜車的工程是否繼續?為了北投居民當地的生計、陽明山的環境永續,需要張聿文在市議會裡發揮力量,阻擋纜車、陽明山的開發。

    在台灣,每個人在不同事情的主張上有不同的立場,但不該因為統獨而抹煞他在其他領域的認真表現,最差的是那些只是單舉著「統」或「獨」的大旗,其他什麼主張都沒有,就要選民投票給他的政治人物,這些人擺明就是要靠著極端路線來搶票。

    這裡有張聿文的政見,歡迎參考:
    http://blog.yam.com/luhwen/article/6728099

    弱慢 said...

    借小草大大的場子發言,請不要介意。

    "統獨問題"只是看待台灣政治、社會變遷的其中一種方式而已,還有很多觀點也很重要,例如環保、教育、經濟等議題,我覺得這些多元的議題都不可以因為統獨立場而偏廢。

    更何況,選舉就是一種民主代議制度,如果真有什麼統獨爭議(例如文化與教育資源的不公平分配),不是更可以利用議會的公共性,讓具有不同統獨立場的議員,代表不同立場的民眾,在議會的民主程序下,做最充份的協商與討論?

    雖然我也明白台灣議會民主還是有待加強,可是唯有如此,才能在"民主"這個基礎下稍稍解決統獨爭議,至少,不論獨派、統派或是其他政治立場主張者都會同意"民主"是大家的最大公約數吧?

    關回答魚 said...

    酥餅的問題,因為今晚要作的事情太多,請容我先用一篇舊文「來自台灣的地球人」回答↓
    http://blog.roodo.com/aboutfish/archives/379367.html

    想表達的重點如下:

    台灣和中國、北韓和南韓、西德和東德......地球上已有太多的性命和寶貴時間,浪費在統獨的糾纏裡。對我來說,「統一」需要放在全球的架構來看,是中國古人說的「世界大同」境界,全球成為一個國家,不同種族的人都是同胞。「獨立」需要放在保留地域特色來看,必須要彼此尊重不同環境耗費多年涵養出來的生態和文化。

    很早以前,我就在記者前輩烏龜的留言版上寫過一段:

    「談統獨對我而言太奢侈。我多麼希望政府和各界,是從日常生活各個領域去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而非高言奢談發生機率極小的兩岸戰爭和核能災害。」

    每逢選舉時刻,「統獨、省籍爭議」的黑影就會明目張膽地覆蓋台灣社會,像是一種每年固定而起的空氣污染,讓吸入者莫不中毒,開始視「非我族類」為敵人,把原本是同鄉的同胞,用「意識型態」一分為二,當作是仇敵來辱罵和打架。

    幾年前我就這麼感慨:

    「台灣如果不是因為政治選舉內耗太多,台灣的科技、教育和文化進步的程度,早就成為亞洲非常耀眼、無可替代的寶石了!」

    ===

    批ㄟ司,2006/12/8

    上文提到談統獨的奢侈,就是我看到握有政治權柄的行政高層與立法院高談闊論著統獨,卻置一大堆民生法案和民生設施於不顧。

    對岸何時會打來和核電廠何時會爆炸我都不知道,但我確定颱風和豪雨每年會來,火災每個月都會發生,而台灣的防救災體系(包含消防軟硬體)仍然不夠健全。

    憲法精神有句話叫:「立即而明白的危險」,什麼叫立即?懇請所有糾纏在統獨裡苦苦不放的人好好想想。

    福熊 said...

    豬小草大大這兒人氣真旺呢!不愧是熱門部落格啊!
    我受到了大大的感召,也寫了一篇支持綠黨的串連文。因為ODEO的播放不是很穩,所以我就另外用天空部落的播放器做了一個,希望大大不會介意。

    Anonymous said...

    台灣人真是單純的可愛, 只要對地方好他就會支持你, 也不管他是挖那邊牆來送的好處, 照不分敵我的原則看, 我胡濤來選一定選的上, 要什麼就給什麼, 地方不要的,我一聲令下馬上拿掉, 只要教科書由我寫, 文化由我形塑, 種族歷史我來認定, 其他的我都給你們, 高興了吧! 不管是經濟. 環保 .社區 .荒野, 反正你們也是只要這個對吧!

    Anonymous said...

    酥餅,支持你! 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覺得選議員跟政治沒關係, 那他們應該會不屑1998年當時即使阿扁的施政滿意度超高,
    卻因為阿扁主張台獨而不高興的泛藍台北選民囉!

    酥餅 said...

    >>更何況,選舉就是一種民主代議制度,如果真有什麼統獨爭議(例如文化與教育資源的不公平分配),不是更可以利用議會的公共性,讓具有不同統獨立場的議員,代表不同立場的民眾,在議會的民主程序下,做最充份的協商與討論?

    就是因為這樣,你支持張,支持的不止是一個作環保的議員,也是一個主張統一的議員,這些問題不能分開看。也正因為這樣,更要正視他的統獨立場,因為如你所說,他的統獨立場,將主宰文化與教育資源的分配。

    關魚,

    我不太瞭解你所謂全球都是一個國家的理想理論基礎是什麼,就我的專業來說,不要說全球是同一個國家了,連全球共用同一種貨幣都是一個大災難,絕對不是一個理想。

    另外,一個國家如果連國家組成的主體是什麼,有多少人民,土地多大都搞不清楚,怎麼談國家願景?一個國民連這種問題都逃避,算是認真的選民嗎?

    講極端一點,到最後所謂的環保,會不會變成那位中國統一聯盟盟友所說的把台灣的好山好水看好,獻給祖國?

    酥餅 said...

    再補充一點,因為環保而支持張,與因為他的統一立場而不支持張都是民主制度下的主張,為什麼統獨要被譏為奢侈呢?

    諷刺的是,對於許多人來說,環保也是一個奢侈的主張。

    有些人因為張的環保立場而不管統獨決定支持張,只要你有充分的資訊我都尊重,相同的,因為他是統派而選擇不支持他跟前者是同樣的邏輯,是同樣程度的理性或不理性。

    環保與統獨都是一種意識型態,對我來說,既環保又支持台灣主體意識的候選人才是我支持的對象,事實上這樣的候選人很多,比如綠黨籍的兩位候選人與民進黨籍的部分候選人都是,我實在不了解真正在乎環保與台灣主體意識的朋友為什麼要支持張。

    當然啦!對有些人來說,既環保又支持統一才是他理想的候選人,在民主制度下,我當然也尊重你的選擇。

    豬小草 said...

    福熊:

    沒問題,拿去用吧。

    匿名一:

    你也挺可愛。

    匿名二:

    是的,我很不屑這樣的泛藍選民。

    酥餅:

    我想應該會有不少朋友(例如在媒抗)用同樣的邏輯去質疑綠黨為何要推薦張聿文吧,而潘翰聲的回答如下:

    ========
    張聿文不是綠黨黨員,所以選舉公報上他是「無」黨籍,但他是我們環保運動的戰友,所以,我們樂意推薦張聿文,並且聯合競選。他在反對北投纜車的堅持上,愛護台灣土地的具體作為不會輸給整天把「愛台灣」掛在嘴上的政治人物。不然,我想,陳明章不會願意參與反北投纜車的運動!
    黃文雄前輩,有一封支持綠黨的推薦信,我已貼在我的部落格,請大家參閱。
    重點在於「綠黨的出現與存在的最大意義,在於為台灣政治光譜的拓寬打開了另一個可能」。
    我相信,可以相當程度回答一些問題。
    =======

    豬小草 said...

    酥餅:

    又,我其實一直很好奇「本土意識」與「統獨立場」之間的關連性。從你的留言來看,似乎認為獨的才有本土意識、統的沒有,可是張聿文在北投作的,難道不是具有本土意識的嗎?

    Anonymous said...

    統獨立場跟我們沒有立即關係?
    台灣棒球隊, 台灣健兒 , 李安台人之光 , 台人揚名海外
    中華檳榔西施, 中華國會打群架醜聞 ,中華健保大漏洞,中華社會亂象

    Anonymous said...

    不要只是認真的看電視.報紙.雜誌喔! 是要認真的思考,為何這些媒體要這樣報,這樣說!否則你就是喝不良媒體奶水長大的喔!

    豬小草 said...

    匿名三:

    從你的留言的內容我深刻地體會到,統獨對我的部落格是有立即關係的。

    不過,你不覺得很傷心嗎?李安得獎的時候感謝兩岸中國人、而檳榔西施卻被你貶為華客。

    匿名四:

    我家沒有第四台、沒有訂報紙,所以要吃新聞媒體的奶水還真的有點困難。

    弱慢 said...

    不好意思,小草大大,再讓我發一下牢騷。

    酥餅大大,我並不清楚為何在你的論述之中,總是出現這種非統即獨、過度簡化的二元對立分類法,如果你指的"統派"是:"所有不主張獨立的人、並且擁抱中國的一國兩制",那麼我絕對不是"統派",希望你明白。(畢竟你的文字會讓人有這樣的誤解)

    此外,我也不贊成將統獨議題至於優先地位,用來評斷所有的事情,統獨很重要,不過與人民生活切身相關的議題更重要,如果兩者放在政治的天平上要我選擇,我寧願選擇後者,而不是前者。

    又,我完全贊成小草的想法,應該將本土意識與統獨立場分開處理。

    就這樣,謝謝。

    酥餅 said...

    你要不就主張台灣繼續維持獨立的狀況,要不就主張台灣要隸屬於另一個政府之下,我不知道還能有什麼其他的狀況。邏輯上很多東西就是二元存在,不管你用什麼文字包裝,不管你喜歡不喜歡。

    選舉結束了,很可惜綠黨與綠黨推薦的候選人都沒有當選,我想認識這些候選人的人對他們在地方上的環保事工都這麼推崇,他們應該都是值得敬佩的人,希望他們以後能秉持同樣的信念,繼續推動這些事工,如果有我能幫的上忙得地方,也請務必通知。

    一些有關張的討論,都不是針對個人,任何人有跟他類似的經歷都會引起我同樣的質疑。有些議題或許在選後大家也可以進一步做更深入的討論。

    小草,一個主張讓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決定台灣前途,不引進中國勢力的統派或許可以符合你所謂本土意識的統派,如果主張台灣前途要由十三億人決定,那絕對跟本土意識扯不上邊。

    豬小草 said...

    弱慢:

    我想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不覺得統獨跟本土可以分開處理(跟環保或許可以)。我的想法是,有沒有可能「統獨立場」跟「本土意識」不是一個「統=沒有本土意識」、「獨=有本土意識」的必然,而是一個2*2的矩陣?

    會這樣說是因為,如果我們說「統=等於沒有本土意識」的話,那我們要怎麼看待張聿文過去八年在北投所做的事情?

    酥餅:

    你說的最後一段我完全同意,是說應該也不用我再覆述我的立場吧?

    anarch said...

    我贊同小草和弱慢將「本土意識」和「統獨立場」區分開來思考,但我覺得酥餅確實提到一些重要的部分,尤其是未來市議員審查與本土文化、藝文或教材時,市議員本人的統獨立場是不是會介入?

    上述那則留言裡,酥餅區分了「同意由台灣住民自己決定前途的統派」和「主張由十三億中國人決定的統派」,這個部分我也完全同意。

    但是回過頭來看待張聿文身份與參選,我們這些部落客一方面認同他的環境保護理念,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們願意相信綠黨、邱毓斌、邱花妹、黃文雄這些熟悉名號的推薦與請託,而我相信邱毓斌和邱花妹的台灣主體意識絕對不輸給任何一位台獨大老。

    而在張聿文的資料裡,統盟只是他的一個背景身份,我們最後是不是應該以「具體政見」為依歸,來決定是否支持?

    另外,昨天開啟不了小草這邊的留言頁面,所以在OJ那邊附和樓上豆腐魚的留言部分。
    (我覺得豆腐魚針對酥餅的疑慮做了清楚的適當回應)

    ‧‧‧‧‧‧‧‧‧‧‧‧‧‧‧‧‧‧‧‧‧‧‧‧‧‧
    這次串連綠黨的行動,最讓人欣喜的,或許在於每個願意挺身支持綠黨的人之間,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將彼此的部分歧異擱在一旁,大家雖然對統獨或藍綠有不一致的優先性或理解判斷,但在支持綠黨這件事上正好證明那種可資團結、結盟或對話的共同部分。

    話說回來,我覺得我們也可以用一種比較開放的態度面對島內統派。我們可以預想,縱使張聿文在國族認同上以中國為對象,但同時也深受社會民主、環保理念的綠黨精神影響,那麼若有一天他面臨統獨問題大原則的判斷時,他應該會將社會民主、公民權的標準放在心上與統派認同一起衡量。

    (anarch說他一直無法在這留言,所以由豬小草代貼)

    弱慢 said...

    小草,其實我的意思跟你很接近,我認為很多人"自然地"就將"="這個符號的兩端政治立場做連結(例如獨派=本土意識),而忘了更多可能的連結方式(統派=本土意識)。

    不過,2*2的矩陣可能無法滿足我,因為我連"統派"、"獨派"都不認為是鐵板一塊,統、獨其實都應是多元化主張的綜合體,應該先把統、獨內在的"="號給裂解開來,不再侷限於非統即獨的兩個過度化約的選項裡。

    本土意識也是一樣的,"有"、"無"本土意識這兩個選項是不夠的,至少,對於描繪台灣多元本土認同而言是不夠精確的。

    所以,這個矩陣的左右兩邊可能都會>2,永遠不會=2。

    酥餅大大,我反對二元論,除了它對台灣人統獨認同的解釋能力不夠精確以外,它也隱涵著一種一高一低、一正一邪的論述,本質化統獨兩極光譜,自然化統獨在社會、歷史、文化背景上的些許差異...等邏輯上的必然性,我反對的正是這種必然性。

    台灣人一定比較高貴? 中國人一定比較霸道、喧囂、不文明嗎? 二元對立的邏輯必然性就是會讓這種帶有一高一低的歧視性、仇恨性、或是刻板印象的語言不段地增生,不用我舉例,酥餅大大可能對於這種論述很熟悉吧。

    在把政治光譜另一端的人想當然爾地置入二元對立的架構之前,可否先想一想,他們是否真的如此鐵板一塊? "我們"與"他們"的差異是否真的那麼大? "我們"是否已經非常了解"他們"了?

    多多敞開彼此之間的對話,永遠比(藉著邏輯遊戲)製造對立還要重要。

    酥餅 said...

    多多敞開彼此之間的對話,永遠比(藉著邏輯遊戲)製造對立還要重要。

    在這樣下去我可以改行賣標籤了。

    Anonymous said...

    酥餅, 支持你!
    有些人還活在成語和座右銘的文化裏,
    用慣別人的語辭, 忘了自己的思想,
    標語標籤自然而然是無意識的跳出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