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te For Green!!

    把這幾天在網路上看到關於「綠黨市議員選舉」的文章作個整理,或許能讓沒時間上黑米的朋友快速瀏覽一下。

    另外,昨天看到聯晚的報導,以及中時何榮幸的特稿,格外高興。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因為媒體的報導,從棄保的口水裡掙脫出來,接觸到綠黨的三位市議員候選人

    這邊只是部分,要看更多的文章,得上黑米

    • 給綠黨一個機會! 左看:綠黨發展的障礙

      引述 :『資本主義下的生產方式與生活方式之所以暢行無阻,歸根到底是統治階級意識型態領導權在人民身上的複製與再生產起了效用,如不從我們自己的身體政治開始檢討,進而扭轉被宰制者的地位,回復身體的主體性,人,又怎會關注客體化的自然界?換言之,沒有紅色的反思,綠色紮根幾乎是天方夜譚,這中間的確有先後次序的問題,這也是綠黨在階級政治付之闕如的台灣,難以有效擴展的關卡。』


    • HOW’s SketchBook » Blog Archive » 一個渺小的期待 - 關於綠黨串聯

      引述 :『於是,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賭注,像是簽彩票一樣。但跟賭博又有點不同,因為這只是一個開始(賭博最好不要有開始啊啊啊),一個實驗和盡責的開始。選完絕對不代表這股網路串聯的力量該解散,相反的,綠黨如果願意,這群人除了我以外,我相信都是臥虎藏龍,每個人都能夠提供豐沛的論述,進行不同程度的動員。這一切都是現在台灣不容易出現的集結,既然有了這樣的集結,就更應該小心翼翼呵護下去,讓這樣的動作能夠生根茁壯。而且更嚴苛的,是如何擺脫網路,帶著綠黨走入人群,走進公園、市場、每個人的家,讓綠黨的聲音散佈到不使用網路的人耳裡。』

      是的,衝衝看,不衝不知道。


    • 台灣綠黨 Green Party Taiwan » 我為甚麼支持綠黨?

      引述 :『支持綠黨,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因為刺蔣案,我在海外不少國家流亡了三十幾年。比較之下,深深感覺台灣的「政治光譜」實在太狹窄了。「政治光譜」的「光譜」只是個比喻,實際上指的是社會的多元程度在公民關懷參與公共事務上的展現。所以,譬如說,「左右」也是政治光譜的向度之一。即使簡化地以此為準,台灣的政治光譜實在狹窄得太不像話了。藍綠之分雖然各有深淺,甚至有正藍、墨綠,但看似熱鬧,絕非「繽紛」:因其關懷向度主要限於國家認同與省籍差異,其他公共議題幾乎消失難見。如果將其擺到左右的向度上,也幾乎都擠在偏右的一小段。失去政權也不知真正改革的國民黨不去提它,這是從前一度還有點歐洲社會民主黨味道的民進黨如此令人懷念/傷感的原因。

      對我來說,綠黨的出現與存在的最大意義,在於為台灣政治光譜的拓寬打開了另一個可能。』


    • 在海洋裏跳舞 - 讓我們換種不一樣的選舉方式吧

      引述 :『難道我們沒辦法擁有另一種選舉文化嗎?這次綠黨試圖用最少的經費,最不浪費 的方式選舉,民調卻很危險的在安全名單左右徘徊,真的很為他們擔心啊!』


    • 中時電子報|綠黨這回能否突圍而出?

      引述 :『事實上,只要看看台北市長、市議員選舉最後一週全都繞著「馬宋密會」打轉,就可以知道這場選戰有多麼貧乏與缺乏意義。朝野主帥一個誠信再度破產(陳水扁巧立名目「變相輔選」)、一個只能用笨來形容(馬英九對「馬宋密會」跳到黃河都洗不清);藍綠兩黨一個執政六年多來缺乏改革建樹、一個在野六年多來仍未見改革氣象。

      說穿了,這種選舉資源與競選策略全都用在鞏固基本盤的「立委?總統大選前哨戰」,只決定政治明星的行情消長、藍綠政治版塊的大小變動,並沒有提出具有多元選擇意義的重要價值,選戰過程自然令人沮喪失望。

      所幸,台北市民並非真的毫無選擇。在藍綠橘黃土等各政黨候選人及無黨籍候選人之外,不要忘了,還有綠黨三位市議員候選人可以選擇。這三位候選人的得票多寡,已或多或少成為「不被藍綠綁架」、「不必含淚投票」的重要指標;這三位候選人若能當選,也有機會為首都政壇帶來清新氣象與改革動力,屆時台灣社會被藍綠撕裂的魔咒就會開始鬆動失靈了。』


    • 在海洋裏跳舞 - 除了藍綠之外,你還有其他選擇

      引述 :『我以前一直認為應該選人不選黨,但逐漸的我開始考慮,我們是不是該選黨 也看人,當每一個政黨的路線與主打議題很明確的時候,其實這些政黨的支 持率也相對的反應出社會大眾關心的議題。當然,前題是要政黨有明確的議 題劃分,而非像台灣目前多數政黨唯一不一樣的路線就是族群,其他的政見 都大同小異。U跟我說現在走在路上看到的選戰文宣都是「打扁英雄」「打 馬悍將」「xxx一脈相傳」,真的是蠢到爆,打扁或打馬對社會是有什麼正 面貢獻嗎?xxx一脈相傳,套句U的話,是怎樣,現在台灣的民意代表是世襲 的喔? =_=』


    • 中時部落格-李偉文部落格-政治沙漠的希望綠洲─張宏林

      引述 :『不過,荒野本身之所以不願參與政治,主要是因為我們認為生態保育環境保護是超乎政黨與政治之上的,因為在台灣只要介入政治,就會有立場,我們期望荒野是社會各個黨派各個宗教都可以共同努力的場域,是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因此,在荒野裏,不談政治,是希望在眾聲喧嘩的台灣,保留一點安靜的空間。

      宏林當然也瞭解荒野的文化與堅持,因此他辭去荒野的專職工作,代表綠黨參選年底大安與文山區市議員,也就是代表關心政治的環保團體出來競選。』


    • 非關藍綠 715觀點 » [溫炳原 & 潘翰聲] 台灣綠黨的環評經驗 -分享「源頭管制」的社運戰略-

      引述 :『什麼是環境運動在體制內嘗試或體制外殘喘的出路呢?或者換另ㄧ句話問:「什麼是提升台灣民主政治及生活品質的出路呢?」過去無殼蝸牛的李幸長、『廢國代、政治回收」的綠黨,到日日春的王芳萍,社運參選的失敗,似乎也宣告了政策之源頭管制的戰略,是註定行不通的!坦白說,沒有好的政治聯盟,怎麼會有好的政策發動及施行效應呢?!面對目前國族衝突的認同差異及價值轉型中的民間社會,我們認為台灣需要一股「綠色政治 」力量,穩定作為源頭管制戰略所發動的政策品質,以培力族群、階級、性別、性傾向、年齡、城鄉、文化、身心障礙與否,都沒有壓迫和宰制的公民社會。而這個出路的辯證實踐,更需要從我們如何串連起來,真正成為第三勢力做起。』


    • hippocampus: 投給綠黨?

      引述 :『對綠黨不很熟悉,也不期待綠黨進入主流政治能夠完成多大的任務、實踐多大的使命。事實上,我對一些使命還是有點猶豫甚至懷疑。而上面投綠黨的理由,並不是因為綠黨能帶來什麼greatest change,而是綠黨至少能帶來的least expectation:把alternative thinking和daily life重新放到主流政治的枱面上。犧牲三個藍綠陣營的市議員,換三個路數不同的綠黨市議員,其實是很划算的。這是最小的成本,可能會有最大的獲利,那,何樂不為?』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