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這天

    馬太福音十:26-28
    所以,不要怕他們;因為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我在暗中告訴你們的,你們要在明處說出來;你們耳中所聽到的,要在房上宣揚出來。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


    • 引述 :『「年輕人不愛聽我們的故事…」接受口述採訪的前輩眼神沮喪,言語落寞。團隊裡的同事,學術圈的教師和研究者,也歎氣附和。「他們對我們的故事,好像很fed up。」我在網路上搜尋,打入關鍵字「白色恐怖」。很多位滿腔熱血的新銳教授,押著學生寫報告,年輕人在BBS站上互相訴苦哀哀叫,大傷腦筋。』
    • 引述 :『這些武裝行動在人心留下的影響是大的。在口述歷史訪問工作中所得的印象,一般市民提起二二八,典型的反應是:一、惋惜陳澄波、潘木枝等人的無辜被殺;二、肯定當時人民自動自發出來保衛家鄉、反抗大陸人的行動。許多人都是帶著驕傲的語氣談起包圍機場的青年們,提到連中學生都出來作戰、女學生也幫忙做飯糰送到戰場上去,市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努力共度難關。』
    • 引述 :『而那些悲傷竟不容許台灣人取拾,只好像葉芸芸說的:「我們的父祖輩埋藏自己的歷史,而我們成為沒有歷史的一代人。」即便如此,許多搜尋記憶的新台灣人,其所立足的觀點,並未在走找中獲得真正的覺醒。』
    • 引述 :『作為台灣最早投身二二八事件平反的團體之一,在經歷過那段風起雲湧的街頭運動後,如今看來,似乎船過水無痕一般。換句話說,我們的教會其實是缺乏歷史感。』
    • 引述 :『民進黨從民主運動轉化而來。它對轉型正義的冷漠,部分原因或許來自社會大眾的冷漠。即使在2000年獲得政權之後,它也沒有對這個議題投入任何的關心。一直到2004年11月立法委員競選期間,陳水扁總統在為執政黨候選人助選的時候,才認真地提到,如果執政黨贏得立法院的多數,他將重新調查過去懸而未決的幾個政治謀殺案件。可是如果陳總統真有心追求轉型正義,身為控制所有行政機關的國家最高領袖,其實不用等到他的黨在立法院占據多數席位之後。他更無須在競選期間宣示這樣的決心。如此表態的結果,徒然將具有高度道德色彩的轉型正義,貶低為權力鬥爭的工具。在選舉期間做這樣的宣示,對轉型正義、對社會道德的重建都是一個傷害。而如果這樣的承諾沒有實現,對轉型正義則是更大的摧殘:徹底毀滅轉型正義在民眾心中的道德性和合理性。轉型正義在東歐之所以不被重視,部分原因正是它成為政治人物權力鬥爭的工具。』
    • 引述 :『沒有對自由的共同夢想,大陸籍的自由主義者如胡適、雷震、殷海光等先生不會如此同情二二八陰影下本省人的苦悶,而台籍自由主義者彭明敏等也難以充分體諒大陸籍同胞國破家亡的悲哀。當歷史的發展將台灣的本、外省兩大族群的命運緊緊地結合起來,當專制中國的陰影逐漸自海峽彼岸籠罩在民主台灣的上空,我們發現「自由的滋味」已經成為理解一個新的台灣人認同的鎖鑰。 』
    • 引述 :『台灣轉型的難處,在於世界上只有一個德國、一個智利、一個南非,卻有一個台灣加一個中國。不,彷彿有兩個台灣。這個島上,存在兩個「國家」,多年來進行著「準內戰」;或者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島上沒有「國家」,只有「政權」,各政團對國家的宣稱,只為了方便動員各自的支持者,進行政權的爭奪。至於「社會」,雖已相當程度自由化、本土化和民主化,卻又帶著濃厚的前現代氣息,缺乏「公民社會」的質地。那麼,所謂「民主轉型」,是否僅得其梗概而未嘗落地生根;而「國家」,既是「缺席」或陷入爭議,「公民社會」是否等於「不在場」,進而使「轉型」令人質疑,而正義,被遺忘在加護病房…』
    • 引述 :『於是我們碰觸到「台灣人的悲哀」最深邃刻骨的底層,一個歷經許多互相為敵的「主國」,活過曲折離奇,為人拼死賣命的一生,卻在各國的「國史」中被蒸發,彷彿不曾存在過的人間幽靈。他們在接近生命終點的時刻,才漸有機會說出自己的故事。他們用母語,或者福佬話,或者客家話和高砂各族的語言,夾雜日語和從不捲舌的北京話,或海南話,說著故事。他們偶而露出空茫的表情,沒有發出聲音,但在那個霎那,我們卻如遭電擊,耳際轟然雷鳴,那是沒有自己作主之國的,悲哀的台灣人,發出渴求建國的吶喊。
    • 引述 :『原來,那時候他們都「袂赴哭」,因此我們現在都不知道「欲按怎哭」。時過境遷,誰也沒有勇氣承認自己會是一群菜鴨其中一隻。只好,我們只好,再讀這樣的詩吧!這樣令人傷感的詩,這樣用血淚交換的青春記事,要這樣一行一行地,把這些銘刻逐步烙在我們心底。在被動的毀滅之後,公義與光明猶未真正降臨之前,繼續接受批判,繼續自我破壞!我們才能哭得出聲,也才能真的不哭。』
    • 引述 :『我個人要對吳教授這種對台灣歷史的污衊表達嚴重抗議。容或對台灣歷史的發展有不同的詮釋,或對二二八事件的前因後果,對台灣政治的影響完全不知情、無知就算了,但是怎會對於他所身處的土地上所發生的歷史是如此「無情」與「絕情」,更何況是一位神學院老師在學術論文中公然發表這種言論!吳老師可能自己都不知道,當他指責「被害者變成加害者時」,他自己已經先成為另一個加害者。』
      還來啊!


  • You might also like

    8 comments:

    水灣 said...

    謝謝小草整理這些,讓人可以循著文字一路前去(或回首?),受益了.

    豬小草 said...

    水灣:

    我這只能懷舊,anarch那談的才是未來啊。

    Neona's Home said...

    感謝你,豬小草。

    豬小草 said...

    neona's home:

    謬讚了,anarch收的更全

    anarch said...

    我那才是懷舊吧 XD

    我也收了你這篇網摘,只是我一直不懂blogspot的引用連結怎麼用?

    anarch

    豬小草 said...

    anarch:

    BLOGSPOT沒有引用連結的。

    anarch said...

    小草

    因為我看到瓦礫這篇文章,最底下(回覆底下)不是有一個【此文章的連結】?
    http://ancorena.blogspot.com/2007/02/blog-post_26.html

    而且目前已有兩篇。
    所以我才以為是blogspot的類似引用功能……

    豬小草 said...

    anarch:

    是的,那個就是類似引用的功能,我這也有,叫做LINK to this post,不過,這是BLOGSPOT透過GOOGLE BLOG SEARCH自己抓過來的,倒不需要發什麼引用通知。就像我之前跟你說的,你只管把連結作過來就是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