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生危機(4):你來過樂生了嗎?

    「地方」是這樣的,你沒真的去過,看書看圖不過是個想像,當你真的走過,那書上圖上的變化才真有意義。甚至能長出力量。

    樂生也是這樣。

    對還沒有去過樂生的朋友來說,Blue JOE這篇「走過七十七年歷史傷痕 樂生療養院」是很好的導覽;山坡、老樹、合院,這就是樂生給人的好印象。但在美好的另一面,大樹後的靈骨塔、醫療中心的長廊、關著精神異常病友的怡園,卻也告訴我們:這裡的與世隔絕不是自願的,而是被國家禁錮的。

    李卓蒙在一篇研究中就提到樂生院區空間設計的邏輯:
    樂生療養院的多孔性不同于一般意義的城市、社區的多孔性,它是在空間的互通的同時,又帶有強烈意識形態與嚴密的醫學監視的多孔性。住宅與病舍間,樹木成蔭、人際互動;而醫療行政樓,又充滿了看押和醫學隔離的雙重意味,這棟“王字型”的建築,當年醫護人員是從側道離開院區,而回廊的正門中廳是一個巨大的消毒池,濃烈的消毒水味、強制的空間隔離,時時刻刻提醒著每一位病患,到了樂生,就會終此一生。
    這就是樂生。我們現今看來以為的美好安逸,其實是生命在磨難與痛苦之間的相濡以沫、相知相惜。而今,國家機器不但不願意為過去的錯誤負責,甚至要以明日的進步為藉口,犯下今日更大的錯誤。

    日前,弱慢整理了一篇「企圖回歸到捷運軌道的設計專業,來討論新莊捷運線與樂生保存之間的共存問題」的好文章

    而這篇文章裡的圖也可以讓我們同時間注意到:所謂的41.6%保留方案保留了什麼、抹除了什麼?

    就在紅色與藍色的交會處,那個王字型的醫療行政樓,拆了;而上方的合院雖然保留住了,但緊鄰的卻是龐大的擋土牆。於是,樂生院民的生活方式、痲瘋醫療技術史的歷史遺產,就這樣消失在被挖去的59%裡。


    powered by ODEO

    訪問完劉可強老師後(張貼語法MP3下載),how問:捷運局為甚麼不願意討論90%的方案?
    • 首先是關於所謂「軌道曲率」的問題(見上圖)。如果要採行90%的方案,捷運必須在迴龍站下客完全後,經過一個S型的大轉彎轉進機廠維修整補。這兩個轉彎之間必須要有一段直線,不然列車的連結部份會容易故障。並且根據捷運局所說,可能會讓道叉(就是兩條軌道交會時會有轉轍的那個東西)因為力量過大導致鬆脫以致於出軌。台北市捷運局的規範是這個直線距離要達到25公尺的標準,但國際上認定只要5公尺即可(包括高雄捷運皆採取此標準)。

    • 但是,很重要的一點是:這一段是不需要載客的,捷運進入機廠的速率是25km/h。時速25公里要打比方的話,就是捷運如果軌道上有狀況,就會將速度降到幾乎是緩慢滑行的速度。(真的要瞭解速度有多快可以去北投機廠看看捷運進廠速度是怎樣。)。因此,安全性不是一個問題。問題是捷運局在日後營運上要比較麻煩,而不是你的安全問題。

    • 解套的另一半則是關於機廠建築的部份本體的問題。就是要採行90%的方案,目前蓋好的機廠建築中,關於「行政區域」的水泥建築物本體(非廠房)要打掉,因為要後退25公尺。這對於已經施工的標案來說,要處理的就是如何符合動用預算法規的問題。換句話說要拆也要合法拆,不能亂拆。

    • 最後,關於如果採行90%方案的工期與支出方面,欣陸工程顧問說將收支相抵後,總工程款只需要增加2.9億。也就是省下挖山的錢,並且與改建廠房的錢相抵後,得到2.9億的價錢。換算成每個納稅人的單價的話,大概每個人只需要多花22塊錢新台幣。
    對沒去過樂生的人來說,捷運局的41.6%跟文建會的90%兩個方案,只是數字上的差別,但是當你曾經走進樂生,甚至在志工的導覽下走過一圈、聽了故事的人來說,這就不只是數字上的差別了,而是對待歷史與人權上的差別。

    [圖片來源:how]

    你來過樂生了嗎?

    如果還沒有,或許你可以從這個星期開始,到樂生參加「樂在生活,跨界串連」,在音樂與大樹中看看這個地方,想像一下你眼前那棟美麗醫療行政樓要被拆掉、日式台灣合院要變成擋土牆、入口的林中路要變成軌道,然後,你就會生出力量來。


    [補充]
    經老頭提醒,所謂90%的保留方案並不是「原本院區的90%」而是「在目前新大樓蓋好、機廠動工後所剩下的舊院區」的90%。實際上目前剩下還沒有被拆的樂生院只剩下原來的30%左右

    換言之,你看上頭how那張地圖沒著色的部份,原樂生院區,都會被拆除。

    而原樂生職員宿舍區,已經全數拆除,現在已經被整地成為捷運機廠用地。原五雲舍、台南舍區域,因為下方捷運動工失誤,也因為地盤歪斜,導致房屋門窗不能關起來,屋子變成危樓後,被強迫拆除。現居民只好住在組合屋內。
    [站外相關]:都是樂生遊記
  • You might also like

    4 comments:

    弱慢 said...

    我已經將劉可強專訪放到我的部落格上,非常感謝小草。

    Barking said...

    我的力量只有每天清晨憂心忡忡的來到樂生,很不好意思的浪費巡守隊一碗國宴級稀飯,然後憂心忡忡的回去上課嗎...(毆)

    沙包 said...

    如果社區的人沒把樂生當成自己的利益,例如,最大的綠地,他們就不會為了樂生,犧牲自己通車的方便。

    也許應該早幾年就把整個保護行動的重點,擺在讓週遭社區的人認識這塊深具美感與歷史的土地,早幾年讓樂生成為週遭運動休閒的昶所。

    多數人對於樂生可能沒有同情,但對於綠地的損失,會有切膚之痛。戰術上得調整。

    今天才第一次進樂生。電子郵件收了許多次,行動卻晚,我感抱歉。

    豬小草 said...

    沙包:

    我記得你好像住在新莊?來一篇關於「綠地」的說帖吧!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