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生危機(17):樂生團契

    週一晚上的禱告會,在主的保守中溫暖地結束了。看到主理聚會的MW談到領聖餐的過程,說
    然而,第一位領受麵包的阿嬤尷尬的看著我,天啊!我根本忘記了很多阿公阿嬤沒有指頭可以剝麵包!我立即為他們剝麵包,交在他們彎曲變形的手上。我只能講,此刻的我是無比羞愧,因為是他們事奉我,而不是我事奉他們。
    我想起那位離開大學講台,轉而在方舟團契服事弱智者多年的盧雲神父「與你同行」一書中所提到的「弱者的團契」:
    這群體有一強烈的信念,就是我們走在一起時,對破碎的世界而言,乃是一群有盼望的人。
    而今,我們彷彿看到這樣一個跨宗派的團契,因著樂生、因著這群可愛可敬的阿公阿嬤、因著神的愛,悄然成型。期盼這樣一個小小的團契,可以將「和好」的消息,帶到眾人裡。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路加福音五章12-16節的經文,一直給我很大的力量與指引:
    有一回,耶穌在一個城裡,有人滿身長了大痲瘋,看見他,就俯伏在地,求他說:主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耶穌伸手摸他,說:我肯,你潔淨了吧!大痲瘋立刻就離了他的身。耶穌囑咐他:你切不可告訴人,只要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又要為你得了潔淨,照摩西所吩咐的獻上禮物,對眾人作證據。但耶穌的名聲越發傳揚出去。有極多的人聚集來聽道,也指望醫治他們的病。

    耶穌卻退到曠野去禱告。
    是的,禱告,就是禱告。不管現在人們賦予樂生保留運動多大的意義、多好的名聲、多少的想像,但我們總是要穿過這群人,回到神的面前。而下週一,4/23日晚上七點半,在樂生療養院蓬萊社,仍有禱告會。期盼你的加入。

    又,在經過一個月的努力以後,長老教會總會終於對樂生表達支持的善意。

    在這個前南非大主教Tutu應台灣民主基金會「轉型正義」之邀而來訪的週末,教會公報的這篇社論真是讓人感動,與深思啊。

    "My heart aches. I say why are our memories so short. Have our Jewish sisters and brothers forgotten their humiliation? Have they forgotten the collective punishment, the home demolitions, in their own history so soon? Have they turned their backs on their profound and noble religious traditions? Have they forgotten that God cares deeply about the downtrodden?"(Desmond Tutu, Apartheid in the Holy Land, Monday April 29, 2002)

  •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額娘 said...

    嗯,這段MW的引言真是讓人心有戚戚焉!十多年前初次的樂生行,帶隊的學長對我們這群菜鳥做行前叮嚀,其中提到:問題不是靠近老人家就是愛他們,而是有沒有用心去讓靠近這個動作變得無害!老人家的皮膚很敏感,我們的手卻帶了許多細菌,如果想保護老人家,先想想自己手有沒有洗乾淨!

    當場許多人端起自己的雙手傻了許久,那種慚愧,卻並不只是在反省我們的手有多少細菌,而是我們曾經多麼地自以為是。

    每次走進樂生,學到最多、成長最多的,都是我這個闖進天堂的俗人。

    感恩樂生的老人家,透過最深刻的語言,讓我學會,人可以很渺小、也可以很強大。

    anarch said...

    小草:

    請問這篇社論有文字版的連結嗎?

    豬小草 said...

    anarch:

    沒有html版耶。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