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生危機(20):有什麼好驕傲的?!

    毫無意外的,樂青的528捷運局抗議行動,引起不少人對其抗爭策略的質疑(12),而樂青在事後也有發文說明原委。簡單的說,他們的判斷是:
    地下水的問題已提出逾兩個禮拜,中間歷經兩次工程會的技術協商會議,相關工程專家亦兩度行文捷運局及工程會提醒此重大疏失。然而,令人憂心與寒心的是,捷運局至今未有任何回應,而工程會對此同樣裝聾作啞,並且仍執意要在5月30日將保存方案定案。我們已用盡各種「理性」的方式溝通,但除了官腔官調的敷衍外,我們得不到任何捷運局的正面回應。

    危機在即,而地下水參數錯誤問題卻未被大眾所知曉、亦未被工程會充分討論。根據過捷運局過去的敷衍與傲慢,我們預期現場捷運局官員將繼續會推諉卸責,不願正視此重大疏失。根據以往經驗,如此艱澀的工程訊息,亦難於行動中獲得媒體青睞與深度報導。在衡量「丟蛋後果」與「樂生院與新莊機廠俱因地下水而崩塌」孰輕孰重之後,我們決定在捷運局官員持續的推諉與敷衍之後丟雞蛋,向捷運局直接施壓,並透過媒體朋友的關注,向社會大眾傳達此嚴重工安問題。

    有的人,不管是網友或記者,或許會抓著這段話說:「看吧!丟雞蛋果然是樂青事先規劃好的吧!」但老實講,我真不懂抓著「事先規劃」這四個字打要做什麼?一群人在這裡講抗爭要有策略,那「丟雞蛋」就不能當作一種策略嗎?策略不就是一種事先規劃嗎?要事先規劃,雞蛋本來就要預備啊,難道是臨時到中山北路口的7-11買的喔?

    而如果我們有空的話,把樂青同學B的文章東森新聞的側錄參照著看(尤其是同學B與許少蘋互動的那段),或許我們會看到比「事先規劃」更多值得關心的議題。因為,不管是這抗爭方式是「理性」或「激烈」,它都是需要「事前規劃」與沙盤推演的,所以不是說「是不是事前規劃?」不重要,而是說「為什麼採取這策略?」是一個更重要的問題,而我以為這也是樂青在前一封公開信裡面所試圖回答的。

    清雅在文章裡說得好

    其實真該回答:「為什麼要丟雞蛋才是焦點吧?不是從頭到尾都在講行動原委?」、「你24歲上街要經過老師同意?」、「真對不起,下次會幫你準備安全帽和雨衣。」、「能問,答案是蛋莫名其妙跑到我們手上,我們也莫名其妙的扔了它出去。」、「真是辛苦你了,但上回公聽會大家平和、研討充分、還有冷氣,你收了簡訊怎麼不來呢?」

    可惜以上在場學生沒一句敢講,深怕嗆多回多新聞亂剪焦點一歪,幾個人的犧牲就白費了:所有的鏡頭與發言空間,皆是大家用身體衝撞與法律責任換來的。

    「那你們呢?」、「那你們的行動合理嗎?」、「那砸雞蛋合理嗎?」換個比較正確/正常的語言來問:激烈的抗爭合理嗎?到底為什麼要抗爭?有必要用砸蛋的方式來抗爭嗎?
    而就算有人覺得「丟雞蛋」是一種過激、會模糊焦點的、不好的、應該揚棄的策略好了,那在過去的一個月裡,也有其他溫良恭儉讓的策略在公聽會、在立法院、在工程會,進行著啊。嗯,可是,有多少喜歡溫良恭儉讓抗爭策略的新好公民知道這些討論了?

    啊,別說新聞沒報導喔,或許電子媒體沒有報導,但平面新聞有報導喔。沒看到新聞的人應該去想一下自己為甚麼沒看到這些新聞,然後再請問一下:「是什麼讓電子媒體有不用報導的機會的?」、「什麼樣的策略可以至少讓這議題因為畫面而至少出現一下下?」啊,天啊,只有衝突(因為衝突有畫面,而電子媒體要畫面)。雖然一定會被罵,還會被抓被告被唾棄,但要不要作?想一想,牙一咬,幹!做了。

    這是很容易的選擇?一點都不容易。

    我這麼說,不是要去說服你說「丟雞蛋是好的」,或是談什麼運動「倫理」的問題(笑),而是要說,每個策略出現的當下,都是在考慮很多因素後做出的決定,就像是我們一個人的價值取捨是有著很多向度的一樣。這些不同向度的價值,甚至是會彼此衝突的。透過畫面、透過文字,我只是更理解(甚至是帶點心疼的理解)樂青為什麼會作這樣的決定(例如:馨文在公視大慧那的留言),而我尊重在現場的人所作的決定;因為他們能夠判斷的變數比我多、他們累積的抗爭經驗比我多,他們的時間壓力比我緊迫。

    至於要不要這樣去理解抗爭者,還是要拿著自己的價值去臧否抗爭策略,老實講,這也是我們自己的價值取捨。

    只是說,當我看到大豆寫說
    樂青的這次社會運動,可以說是網路自發性發起的,相對成功的運動,本來被置之不理,任憑捷運局處理的樂生,終於得到各大政治人物的重視,無論是支持或反對,總之樂生議題由網路上的串聯,最後變成了實際的社會議題。這在台灣社運史上可以說是從來沒有先例的,不論最後的結果是如何,光是本次的社會運動本身,就十分值得驕傲了。
    時,我怎麼也無法驕傲起來。因為,樂生保留運動不是什麼網路自發性運動,他一直都是「實際的社會議題」,早在部落客串聯以先、早在媒體開始報導之前,他們的抗爭就已經在進行了。

    身為一個遲到的參與者,我不知道我是要去驕傲什麼?

    5月30日,前天,樂青丟雞蛋的後兩天,工程會在樂生自救會退席抗議後對樂生院區保留方案做出最後定案。若是我們單看工程會的新聞稿比較表,則我們可能會覺得「工程會方案保留了39棟啊,跟自救會一直講的文建會方案的46棟差不多啊,有什麼好不滿意的?」但若我們看看下面這張圖,我們就會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保留方案。

    第一,捷運局鑽探樂生地質的基本數據發生錯誤,也就是前幾天,我們前往捷運局抗議,而引起許多討論的關鍵點。捷運局錯估樂生地下水壓的透水係數,可能造成未來捷運機場施工時,樂生院區的崩塌與毀壞,更遑論院民續住的安全。這問題其實非常的關鍵,而捷運局也承認了這項錯誤。然而,在昨日工程會上,工程會主委吳澤成非但不想處理此事,又將這個關鍵問題推回捷運局做細部評估。(「那我們要求捷運局回去做細部評估」,其實是每次工程會上,工程會主委吳澤成最常說出的一句會議結論,然而,這句話等同於「捷運局要不要作評估我也沒辦法」,當然,捷運局每次都沒作)

    第二、院民續住問題仍舊沒有解決。從過去捷運局所提出的41.6%的方案沒有考量此點,以工程極限與施工安全為藉口,不願處理,直到現在,捷運局敷衍的畫出「六棟」捷運局可以住的範圍,也同樣以工程極限與施工安全作為藉口,擺出一貫的「擺爛」姿態。

    第三,貞德舍、喜一舍、王字型大樓等樂生院極具保存價值的歷史建物,仍需要拆除。工程會所謂的「最終定案」,除了要八十幾位院民擠在四棟建物中,樂生院的阿公阿媽極力要求保存的重要建物,在捷運局與工程會所稱的「工程極限」藉口下,還是被犧牲了。
    看到這裡,除了難過與憤怒之外,更是一點驕傲的嘴角都翹不起來(嗯,手指頭倒是有高舉一指)。更悶的,是像清雅說的
    衝突,除了乞求曝光增加報導傳達訴求,更重要的是媒體版面與熱度將造成政府壓力。幾大報一篇報導,電子新聞台一則SNG或短短3分鐘帶給政府官員的壓力,遠高於我們朝他們的臉猛砸一百顆雞蛋。

    大眾媒介與社會運動、戲碼演員與腳本﹔爛循環、爛遊戲、爛生態,大家除了無奈還是無奈,下回行動還是得設計、採訪通知還是得發、而當導演的記者們新聞還是得跑。當然,沒有衝突場面,就算記者回傳編輯也可能不用。
    而那些喜歡在生活中畫出無數警戒線並且認為抗爭者所能夠採取的就只有「理性」的方式(好比絕食、行動劇、牽手、鐳射光),而比較激烈的方式(例如丟雞蛋)則根本不應該被列入考慮的朋友啊,請容我就這樣直接問了吧:請問在過去一個月裡,當樂青採取「理性」地參與工程會會議、與立委召開公聽會時,你知道工程會對樂生的保留方案是如何嗎?你有因為他們理性的態度而重視樂生院現在所面臨的問題嗎?

    如果您的答案是,「知道」、「有」,那多少可以給樂青一點信心,知道即使這些事情沒有辦法上電子媒體,但還有人願意持續關心樂生這議題。那他們也就可以更放膽在未來的幾個星期裡,當面臨點交、拆遷、怪手、警察、推土機時,採取溫良恭儉讓的不抵抗策略。

    但,答案如果是「不知道」、「沒有」,那我也只能給樂生更多的同情與支持了。這有什麼好驕傲的嗎?一點都沒有。
  • You might also like

    4 comments:

    Torrent said...

    大豆蠻怪的,苦勞網什麼時候說明,本來就想要「升高衝突=製造媒體關注」的手段?什麼時候宣稱因為扔雞蛋事件讓台北市政府有討論地下水的問題?

    瓦礫 said...

    我...我明明就還沒講到運動倫理的事情- -

    豬小草 said...

    @FYI

    torrent這篇「我還是要說(三):弱勢者 v.s. 雞蛋暴民」寫的真好。

    豬小草 said...

    case clos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