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識到,南部

    鍾永豐這篇<我的南部意識>實在是篇值得一看再看好文章。而說也慚愧,我是一直到四月搬下高雄,真正地意識到「南部」;即使,我是在台南出生,六歲才搬到台北。

    而文章中的這段話:
    2000年我在高雄的衛星都市鳳山工作時,我的家族在高雄市的二代移民幾乎都已去了北部或大陸。在高雄市訪親的感覺竟然也像回鄉:被好動孫輩操得興奮又疲憊的退休老人;多年前家裡還熱閙時最後一次佈置的牆飾楞著舊著像是掛鐘停在動力消失前的最後一刻;一談起話不是遙遠的從前就是不久的未來。

    幾年後,高雄代理市長的施政報告中有一段話道盡高雄的蒼茫:「從人口變化觀察到產業,高雄近10年人口成長其實已經呈現衰退。自然增加率(出生率)已經是負成長,社會增加率(城市移民)的大幅降低,以及高失業率,說明了產業衰退與外移的事實。另一方面高雄產業轉型(高科技與服務業)的行動,事實上幾乎沒有成果,…。」而僅僅是二十年前,這裡還是臺灣最大的製造業基地!
    更是一語點破我這兩個月來對於高雄都市經濟的諸多疑惑(例如:高雄的CBD到底在哪?)。相較之下,當我看到台塑逆子王文洋前幾天在媒體上高談闊論地說:
    要將台灣規劃成三大重心:台北應打造為金融理財中心,機能就與美國紐約一樣,台北應去政治;總統府及行政院等中央政府機關必須遷到南部,如此一來,台灣才能真的均衡發展;中部則應該開發成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因為條件已充足。
    時,就很想說:

    幹!不要把污染源都丟到南部來好不好!!
  • You might also like

    7 comments:

    blueJay said...

    「不要把污染源都丟到南部來好不好」...
    哈哈!這句說得好!難怪我一直覺得遷都到中部就夠了...原來心底深處的鄰避機制已經悄悄啟動了啊!!
    話說回來,王文洋說得似乎有點道理耶!至少北部中部的意見相當符合我的想法

    雞屁 said...

    看到最後一句,我笑了。

    可是又覺得好悲哀。

    wobblies said...

    污染源要就近控管。勞委會跟環保署是一定要下來的,勞工加環保議題,南部的量很大啊。這樣我們就不用老是要夜行巴士北上去抗議了。

    bertha said...

    嗯 夜行巴士的確很辛苦
    換住在台北的人去南部抗議好了
    這樣也可以多了解一下南部

    水灣 said...

    星期天七早八早的就被這首歌詞種到飆淚...

    資本家的話當徐徐放過的慢屁就好,比較有意思的是他們背後更大的盤算說.




    ※林生祥,種樹,收於「種樹」,2006

    詞:鍾永豐 曲:林生祥

    種給離鄉的人
    種給太寬的路面
    種給歸不得的心情

    種給留鄉的人
    種給落難的童年
    種給出不去的心情

    種給蟲兒逃命
    種給鳥兒過夜
    種給太陽生影跳舞

    種給河流乘涼
    種給雨水停歇
    種給南風吹來唱山歌

    豬小草 said...

    @水灣:

    只有歌詞就飆淚嗎?那聽到歌曲怎麼辦?

    水灣 said...

    啊謝.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