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踢開肥皂箱。超克毒奶粉

    毒奶粉的問題,我是上了twitter才知道,我跟看報紙的總統一樣,感覺很震驚。

    為甚麼說上報紙才知道呢?中山室不是有電視嗎?

    有的,中山室的確有電視,但是我們的小天連長都在看摔角節目,那「阿!阿!阿!」的叫聲遠遠蓋過另一台電視上記者的不知所云、業者的啜泣迴避,以及,官員的草菅人命。

    而我一直不敢問伙房的是:「請問弟兄,你確定糧秣庫房裡的奶粉、奶茶,不含三聚氰胺 嗎?」

    同樣的問題,是這幾天慌亂的消費者拿著手上的奶粉麵包奶茶三合一沖泡飲品追問廠商與政府官員的,可除非是發生毒奶粉這樣大的事件,否則,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就像小天連長一樣,對這類食品健康的資訊充耳不聞。

    在許多關於毒奶粉的文章裡(黑米 、funp ),我想我最認同的是HOW的這段話 :
    真正的問題也出在:現代社會是不是太依賴加工食品。並且在這樣的過程中,給予食品工業出現道德危機的誘因?換句話說,你離農民越遠,你就越不知道你該怎麼挑選。你用價格選擇,就會讓食品工業競爭低價,而不是品質。在這樣的過程裡,為了要不斷壓縮產品成本,於是就先犧牲農民(超低採購價)、再來是勞工(超長工時與非典型雇用)、再來犧牲你(包起來你根本不知道東西過期沒發霉沒有沒有毒),最後出問題了還可以向政府哀號,以受害者之姿說,「不排除採取國賠」。
    更重要的問題在:如果你對這一切都有疑問,你能不能從公開資訊了解?當你試圖做一位公民了解你的共和國政府在幹嘛,他們有沒有善盡職責,你卻無法索取任何政策決策的相關資訊。你甚至不知道決定你吃的東西安不安全的人,是不是就是賣你懷疑有問題食品的那個人!
    至於什麼「台灣人比不上中國豬」這類字眼,在我看來,其實跟藍綠政客企圖藉民族主義情緒性論述轉移焦點沒什麼兩樣。這些字眼不但沒有辦法讓我們找問題的本質,相反地,它只是讓我們快速的找到一個推卸責任與指出兇手的方式。快速,然後遺忘。這就是今日我們面對此類問題的態度。然後問題從來沒有得到解決,反而週期性反覆出現且越滾越大。

    是的,就讓我們承認:在今天以前,我們從沒有在乎過食品添加物 食品安全的問題。

    先承認我們的失敗,才知道我們要在哪裡站起來。這是我以為那群樂到暴的烏合之眾為什麼又出來淌混水 的原因。

    我想馬囧說得沒錯,毒奶粉很明顯跟全球化有關。但這不是說我們就要接受那什麼狗屁不通的香港規定國際標準兩岸協商共體時艱的屁話,相反地,就像David Harvey 在Spaces of Hope 一書中所提示的,我們要學著從資本的跨界流動與跳級鑲嵌的腳步,建立起一個屬於公民自主的全球學習動員網絡(你以為毒奶粉只出現台灣嗎 ?你不想知道其他社會的公民怎麼面對這類問題 嗎?GVO MOVE ON!!)。

    《沒有中國製造的一年》 一書中,作者Sara Bongiorni 抄錄了這麼一段話:
    當你只能站上肥皂箱,在街頭演講、批判,大家都知道,你其實大勢已去。你總得開始有所行動。
    不要讓我們的部落格成為阻礙我們行動的肥皂箱。
  • You might also like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是的,就讓我們承認:在今天以前,我們從沒有在乎過食品添加物的問題。...

    小聲地說一下,是「食品安全的問題」,不是「食品添加物的問題」。前者涵蓋的範圍比較大,而且三聚氰胺不是食品添加物,食品添加物是指像防腐劑色素香料這些可以少量添加以保存食物或增加風味的物品。三聚氰胺根本不該出現在食品中。

    Portnoy said...

    Thanks. I need this article.

    Anonymous said...

    插個話
    三聚氰胺跟食品添加物一點關係都沒有的.食品添加物可能是個問題,但是這種反省跟三聚氰胺這件事完全沒有關係.原因很簡單,食品添加物是有目的,吃起來比較好吃,保存比較久等等.三聚氰胺唯一的目的是灌水之後要騙過檢測假裝有足夠蛋白質,他不是任何意義上的食品添加物.
    這是為什麼事情爆發前全世界沒人在食品檢查上驗過三聚氰胺,因為根本沒人想到有人會把美耐皿原料丟進食品裡.很早就有人注意到吃寶路的狗腎衰竭的機率特別高,但是如果不是中國內部揭露,美國檢測單位怎麼都想不到要在食品裡驗有沒有添加美耐皿原料.事實上三鹿今天出的事跟去年的寶路風暴背後原因一模一樣,只是沒想到真的友人天才到把這種東西丟到人吃的東西裡面,而且還是嬰兒吃的

    豬小草 said...

    匿名者:

    感謝你(一位還是兩位?)的補充。我寫「食品添加物」是有原因的。

    起源是,前幾天在小七看到很多食品都加了「膳食纖維」,連水都標榜有加,我不禁在想:「為甚麼連水、牛奶,都要標榜加了膳食纖維呢?」

    往好處想,這是因為我們平常工作太忙,水果吃得不夠,所以要多方補充膳食纖維,幫助排便,因此,如果平常常喝的水、牛奶裡頭有「順便」添加一下的話,那就是一兼兩顧。

    可問題是:那為什麼不直接多吃水果呢?為什麼要仰賴這種人工的添加物呢?

    同理,如果說,「三聚氰胺唯一的目的是灌水之後要騙過檢測假裝有足夠蛋白質」,那我們也可以問:為什麼需要假裝有足夠的蛋白質呢?不也是因為我們希望可以「一次」就喝到「有超多營養的牛奶」,而不願從別的地方攝取適量的蛋白質?

    會有這種感嘆,尤其在於,新聞報導了很多家長給小孩喝三鹿奶粉,身為一個孩子的父親,我深知如果父母給孩子喝某個品牌奶粉的話,不只是因為它「便宜」,有時更因為這些奶粉宣稱它「更營養」(更多蛋白質?)、「更全面」(添加葉酸、維他命B群)。可,會不會因為這樣,我們將孩子至於更大的風險中卻不自知?

    我不否認,食品添加物可以達到你所宣稱的「保存食物或增加風味」,但這些是否是必要,或者,是我們需要的?我覺得這是可以多加思考的。

    這是為什麼我寫「食品添加物」的原因,因為我覺得這背後的問題要比「食品安全」來的更大更多更深。

    以上。

    豬小草 said...

    看到企鵝這篇文章,會心一笑。

    Anonymous said...

    好吧,根據以下這個定義,三聚氰胺也是一種食品添加物。

    食品添加物定義為:『食品之製造、加工調配、包裝、運送、貯藏等過程中,用以著色、調味、防腐、乳化、增加香味、安定品質、促進發酵、增加稠度、增加營養、防止氧化或其他用途而添加或接觸於食品的物質。』---http://www.khshb.gov.tw/faq/faq23.htm 認識有害的食品添加物

    Anonymous said...

    再來插個話
    為什麼有假裝有足夠蛋白質?因為幾年前中國爆發假奶粉事件,嬰兒奶粉裡幾乎完全沒有蛋白質,導致多名嬰兒營養不足死亡.所以中國中央從此下令奶粉要檢驗蛋白質.所以目的絕不是你講的"因為我們希望可以「一次」就喝到「有超多營養的牛奶」".完全不是.你所設想廠商的黑心程度跟實際上中國所發生的還是差太多.這件事的背景其實是,受害的消費者也只想喝"正常"的牛奶或奶粉,但是廠商為了省成本以化學添加物假裝是正常奶粉或牛奶.中國受害最深的不是都市中產階級,而是農村.這些農民可還沒想到"「更營養」(更多蛋白質?)、「更全面」"這個層次
    我很少推荐商周,不過這一其他門專題做得不錯.你可以參考看看.我不反對你檢討食品添加物背後的哲學,只是這次事件和這個反省一點關係都沒有

    豬小草 said...

    匿名者:

    感謝你的補充,不知道是不是都是從商周看來的呢?

    我想,你的補充恰恰好拉出另一個有趣的問題,那就是毒奶粉背後的階級問題(在你所談的中國,三鹿是農村百姓喝的;在我談的台灣,三合一咖啡、雀巢奶粉,也是一般受薪階級喝的)。而論到這問題,wobblies這篇舊文章是與之相關的,希望你也感興趣。

    豬小草 said...

    GVO上面關於中國毒奶粉的文章連結放在這。

    MEB said...

    我覺得,雖然說稱不上是完全沒有關係,但是三聚氰胺跟食品添加劑的問題,確實有那麼一些不同。

    也許很重要的一個不同,會形成對這個成分管制的態度。對於一個完全不應該出現在食品裡面的東西,我們仍然會訂出一個容許上限,但是在實際上這個上限應該是被當成「至少該測量到這個量,並且不表示低過他就可以容許」,而食品添加物的上限則可視為「不超過就可以允許」。這樣不同的態度,會影響大家對這個成份的管制手段。

    當然從延伸討論的觀點來看,確實也可以去探討我們對其他食品營養添加劑的態度,畢竟,確實過多的營養添加劑,常常也是到了危害健康的地步。只不過,在三聚氰胺這個事情上,我覺得兩者的分際還是算清楚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