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家族》:所謂的家人啊

    架上,村上龍那本《最後家族》 拿起來好幾次,又放了回去,直到前天,才在颱風夜裡一口氣讀完。讀到2001年聖誕夜裡父親秀知的據實以告,還有家人的回應,突然有種空白感的釋懷,然後,淚就忍不住的流下來了。

    總覺得這本書的英文譯名「Out of Home」要比中文來得更適切地抓住這本書的核心。那就是,四個人,從一個原本穩定,但是窒息,的家(既是空間意義的「場所」,也是社會意義的「關係」)中「走」(或者說,獨立)出來。

    甚至,更廣義的來說,是從傳統日本社會的升學主義、父權至上、終生僱用制,這類「擬似家族關係」中獨立出來。
    只有這樣,變成一個人生存得下去,才能救助親近的人。
    這段秀樹在拜訪律師後的心裡話,恐怕也是村上龍對於當前日本困境 的忠告吧。

    最後,這本書的敘事結構是有趣的。村上龍讓同一天的事情在四個主角之間不停的切換,讓我們得以看到這家裡的每一個人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甚至,是為什麼會作這決定、說這句話的。這樣的切換,一方面如同劇本的角色設定一樣,讓我們對角色的內心能更深入,另方面,卻也讓我們理解這四個家人之間對彼此的感同身受是如何像魔術方塊一樣的慢慢地轉出來的。

    如果說,要我用一句話來總結看完這本書的心得的話,我想我會說:

    所謂的家人啊,是要先獨立,才能結合的喔。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ParfaitGirl said...

    很久以前,不小心晃進來讀了這篇心得,因此去找書來讀。

    我也寫了心得:http://parfaitgirl.pixnet.net/blog/post/26046022
    內有連結到這篇文章,故藉此告知。(不會推背)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