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間女人》:一點一滴的崩壞

    老實說,這不是一本容易閱讀的書。

    這一方面是因為故事的背景橫跨了兩次世界大戰,而作者卻把這段錯綜複雜的歷史刻意的模糊化,以至於讀者若是對這段歷史不熟悉的話,就很難從作者對場景細節(夜裡的俱樂部、家具的製造商、巷口的鈕扣店)的描述、歷史人物(尼采、海德格、卡西勒)的借用中,去理解那段大歷史的轉變。

    另方面,或許正好是因為大歷史的敘事方式被虛化了,讀者才可能從那些生活細節的改變、對話方式的改變、說話內容的改變,進入女主角海蓮娜的世界,並觀看這世界是如何一點一滴的崩壞。

    是的,一點一滴的崩壞。

    這是這本書給我最大的震撼。如果說,在包森的日子是苦悶的、透不過氣的,那在柏林的生活就是突然被鬆開的、可以展翅高飛的青鳥。青鳥是哲學的、是靈性的、是向上帝驕傲地宣告人可以獨立存在的。但青鳥是脆弱的,是會被意外所奪去的。尾隨而來的,是理性的野獸、是機械的粗暴、是要把我的過去姓名完全抹去的暴力。上帝沒有消失,人卻在殿中求問:我該去何處尋禰?禰為何對我的苦難沈默不語?我是誰?我為什麼得用一個與我無關的名字活下去?

    就這樣,世界,一點一滴的,崩壞。

    面對崩壞的世界,海蓮娜(還是艾莉絲?)選擇沉默,就像當年卡爾辭世時一樣,退縮到自己的世界裡,不去(也不用)回答任何問題,只要默默的、堅韌的,活著。而送走自己的孩子,是最後一次,愛的表現。從此就不要(也不用)再愛任何人了。

    如果,索布人對「午間女人」的傳說是正確的,「不說出心中感受的人就會遭逢厄運」的話。那麼,此刻,說與不說,還有多大的差別呢?

    這才是這本小說最沈重的地方。


    [延伸閱讀]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