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昨晚去信友堂參加康來昌牧師的「約伯記查經講座」,隨手記下幾個想法。

    康牧師的開場白是:
    約伯記就像是一本偵探小說,主要是透過法庭辯論來鋪陳情節,可是這故事卻在一開始就告訴你兇手是誰,這故事要怎麼講下去呢?
    不過,對我而言,或許從本格派來看,案子的確破了,可是從社會派來看,凶手動機未明。而且,整卷約伯記最引人入勝的,不正是兇手(上帝?)的動機嗎?

    從撒旦一出場,其實我們就不斷的在問:這是神與撒旦共謀?撒旦的位置是什麼?神為何允許?是測試?為何要測試?怕功高震主?神是慈愛的?還是祂其實是天威難測的?

    而在開始查經前,康牧師就提醒我們:
    雖然中文說約伯敬畏神,但是從希臘文和英文翻譯來看,其實都是fear,是懼怕神,但和合本好意的把它分成兩種
    又說:
    一5、11和二9中的『棄掉神』原文其實是『讚美神』。
    這兩個看起來是翻譯上的小瑕疵,卻構成康牧師整晚查經最重要的關鍵問題。

    簡單的說,康牧師提醒我們,讚美神與棄絕神是否是一體兩面呢?我們是否都心口不一的讚美神?我們對神的讚美是出於內心真的認識神的良善,還是我們擔心神會降下更大的災難?如此看來,約伯在一20的伏服下拜,不正是對撒旦在一11所提出的指控(「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絕你」)嗎?

    這樣說來,我們是敬畏神,還是懼怕神?我們若是愛神,就不會懼怕神,但我們真的愛他嗎?被人稱為義的約伯是真的愛神嗎?還是他是懼怕多於敬畏?當他失去身邊所擁有的物質生活時,他或許還可以裝做豁達的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伯一11),可是一旦連他的肉體又受到傷害呢?

    撒旦的控訴(伯一9-10、伯二5)是真的直指人的軟弱啊。

    在查經途中,康牧師突然感慨的說:
    你看這約伯記的作者文學造詣多高,寫的多好。有一天,但是他不說是哪一天。有一天,不知那一天,是你我生活的每一天。
    是啊,你我生活的每一天。我們每一天都在口中讚美神,但是又在心裡埋怨神;我們每一天都說神是愛,但是又怕神降災。不是嗎?

    那,若是這樣的話,我們該怎麼繼續走這信仰的路呢?

    嗯,康牧師沒說,我想這應該是接下來查經時會一直遇到的問題吧。(笑)又,我發現康牧師之前在Good TV的「空中主日學」有講過約伯記,看了一下,跟昨天相去不遠,有需要的人可以看看。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Maizi said...

    我最近也在讀約伯記和約伯記的剪影「成長的痛苦」上面有很精闢的講解,不過還沒看完,若有興趣可上網找 ISBN 957-556-049-3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