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的張力

    最近看的日推剛好是同一種結構方式,就是把兩個事件的線交錯地寫,一方面利用線與線之間的呼應製造某種張力,另方面透過這種張力營造出某種詭計或錯覺。

    More about 盲目的烏鴉這當中最經典的,就是土屋隆夫的《盲目的烏鴉》。簡單的說,若要用兩個字形容這本小說,我會說:力道。這是一本非常有力道的推理小說。兩個一開始看似不相干的線,在中途被案件繳在一起,而後成為拉扯著辦案過程的繩索,最後拉出意外的第三件命案,不但讓人對另外兩個案情恍然大悟,並且也讓人有種透不過氣來的哀傷。

    More about 華麗的喪服相較之下,土屋隆夫晚年所寫就的《華麗的喪服》雖然也是雙線並行,甚至也是讀到最後一刻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不過在這過程中還是讓人頻頻打呵欠。畢竟,作者雖然想用一條線的故事來干擾主線的進行,甚至給讀者一定的刻板印象,但是就推理小說而言,實在是一點解謎的緊湊感都沒有。說得更直接點,年輕時的土屋隆夫鋪謎解謎是讓人轉來轉去,可是年老的土屋隆夫則卻失去這種魅力了。可惜啊。

    More about 人性的證明至於森村誠一的《人性的證明》則是把那看似不相干的三條線,最後糾纏在一起。這本小說堪稱社會派的傑作,把戰後亟欲重來的、迷失在經濟發展下的,以及不同人之間的「贖罪」,做了深刻的描寫。或者說,那些不想讓人知道的,用生命隱藏的、黑暗的過去啊,總會因為人與人之間的邂逅而被揭露開來。在這本書裡,我們看到,所謂的人性,就是揹著那些黑暗的悲傷在光明的人前忍耐著呢。

    More about 慟哭不過,在這些書裡,貫井德郎的《慟哭》是讓我感觸最深的。畢竟,對一個家有四歲女童的父親來說,這本小說實在是有礙個人心理健康。可是不得不說,作者鋪陳謎題的手法實在是非常高明,看似同時間進行的兩條線,直到最後一刻才知道原來是不同時間的事情,卻因為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而又歸於一條線。這兩條刻意安排交錯的章節,不但成功的欺騙了讀者,並讓人有「想要知道接下來怎麼了?」的完全被詭計欺騙的快感。只是,就結局而言,太悲了。

    一連這四本看下來,我突然有種感覺,是不是這種雙線並行的小說,註定就是要講一個悲傷的故事呢?難道人與人之間的邂逅與偶然,背後都有著看不見的灰暗?還是說,單純的從寫作設定來看,雙線並行的結構方式本身就在建構悲劇上有著某種操作優勢?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