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毅:富士康事件與中國農民工

    Foxconn and Chinese Rural Workers近日,富士康在中國的管理模式隨著工人得連續跳樓事件而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

    不同於台灣新聞媒體把自殺原因個人化,歸咎是80後的中國農村年輕人無法面對工作壓力,長期關心中國工人處境的潘毅教授則企圖把這些看起來是個人選擇的事件與制度上的結構扣連在一起,論「農民工」這樣一個特殊的廉價勞動力是如何在改革開放後因中國特殊的戶口制度而被懸空,並試圖號召學生組成研究團隊進入富士康,組織工人、組成工會,爭取生活工資的改善。

    對潘毅的分析訴求,我大部分是同意的,唯獨無法被說服的,是關於她一開始所提出的三點訴求。對我來說,如果世界工廠的祕密在農民工、農民工的祕密在戶口制度,那怎麼可能在不打破戶口制度的情況下讓農民工真的可以在城市安身立命?

    更進一步說,這樣一種去政治的工人運動要如何持續下去?「我要活下去」與「我要留下來」該怎麼成為同一個訴求、成為同一股壓力?

    music from: Nocturne No. 2 in Eb Major / Vladimir Ashkenazy
    photo from: Southern Weekly
  •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torrent said...

    其實我覺得中國問題複雜的地方也在這裡,變得很快。比方說戶口制度好了,去年去珠三角問一堆民工,都說白癡才要轉城市戶口,這種態度與許多的媒體、學者的想像及立場迥異,今年我問了一些民工,更是用行動展現態度,已經回鄉工作了。主要的原因是都市擴張、內地發展,除了農村戶口有非常大的希望拿到開發補償,農村中小企業經濟的發展,也讓人覺得不需要待在都市。不知道耶,但這種現象到底還是表面、還是本質,我還抓不準,我也沒看到有任何人好好的談這個趨勢。但基本上這樣的態勢再發展下去,的確剛好能成為順勢改革戶口制度的基礎,也展現了戶口制度的確不是問題的核心。

    豬小草 said...

    你這觀察,那晚也有人提及,不過潘毅只說從他的個案來看,回去很難。

    豬小草 said...

    郭台銘這記回馬槍值得觀察。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