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特政治:翻牆的空間、借來的時間

    網路到底改變了什麼?

    從公民新聞到歐巴馬,許多胸懷「網路民主」的倡議者就企圖說服我們,一個新的時代已經隨著網路工具的普及而即將出現。對他們而言,從部落格到微網誌,所標榜不僅僅是發佈工具的簡單化,更重要的是其所形成的社交網絡將使訊息的流動更快速全面,而讓傳統新聞媒體只能瞠乎其後。

    而今,來台參加數位文化協會所舉辦的「網路如何改變台灣與中國」的幾位中國學者、記者、倡議者,則更進一步的宣稱,像推特(Twitter)這樣的「社交網絡服務」(social network service)已經改變了中國原有封閉的言論地景,其快速複製的傳播速度不但讓一向熱衷於管控網路訊息流動的中國政府無計可施,並且也讓某些原本孤軍奮戰的異議人士得到絕不孤單的網路奧援。

    論者,如安替,稱其為「中國的推特政治」。

    近況
    安替首先以魯迅為例,說魯迅生活在上海租界抨擊政府,而我們則生活在由中國政府網路長城(GFW)屏蔽封鎖在外的中國互聯網的VPN租界。透過SSH、VPN、FreeGate、自由門等翻牆工具,於是這個世界有兩個互聯網;一個是大家認識的互聯網,另外一個是中國的互聯網。而像推特這樣一個已經被網路長城屏蔽在外的網站,由於弭平了資訊層級、解除了控管機制,因此使用者不但可以自由地發表民主言論,政府當局更無法再以訊息加工、信息流的扭轉,來封鎖或是保護想要控制的訊息。


    例如新疆爆炸案的事件,打從事件一發生的同時,馬上就讓全球的媒體知道。除此之外,任何人都可以利用推特那扁平、協調的特性,進行各種網絡的運動,而不用像傳統的組織發布需要透過領導者、計畫等方式進行。例如以艾未未而言,他是廿一年來公然在長安大街上舉旗,他自己就是訊息的發送者,就算是被當局制止之後,這些已經發布的訊息,也在全世界散佈了。安替最後總結認為,大陸互聯網的推特政治,其實就像是台灣過去的黨外運動。而台灣過去的美麗島雜誌社就是以「沒有黨名的黨」來推動民主,回歸到今天大陸的互聯網,其實就是透過像推特這樣一個「無組織的組織」來推動民主。更重要的是,無論理想是什麼,兩岸的人民必需要持續對於不公正的政治,應該繼續提出爭取。

    一切聽起來如此激昂與美好。

    從網路社運的角度來看,安替對中國推特政治的回顧點出一個有意思的地方,那就是:「社交媒體」(social media)的重點是在「社交」而非「媒體」。在他的報告裡,固然時常提及新聞專業的重要性,可是他也反覆強調,這些事件之所以會引人注目是以他的追隨者(follower)所構成的社會網絡裡有許多重要國外傳媒的記者編輯將這些事件轉推(retweet)出去。

    在這轉推的過程裡,網絡的信任,遠比訊息的查證來得重要;而一個推友之所以相信這則推文的真實性,是因為從他從安替過往的推文中建立起對他的信任感。換言之,我或許很難查證一個遠在天邊的事件真實與否,但是我可以檢驗安替這訊息中介者是否值得我信任。這樣的信任關係,比之新聞媒體建立在專業分工上的信任感,是個人且私密的,它所訴諸的不是專業程度,而是你我在這大時代的相知相惜。這不是說,事件的真相就不再重要了,而是說,在確認事件真相以先,先被確認的,是你我的社會關係。

    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推特政治有意思的地方是,因為你不知道訊息會被傳播到哪一個社會網絡上,所以你也無從估算起事件星火燎原的程度,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運動者在事後都會說:「其實當初並沒有想到。。。」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推特政治讓人洩氣的地方也正在於,你好像在網路上看到這議題風風火火地被炒了起來,可一等到實際要走上街頭了,卻沒什麼人來參與。

    換言之,星火燎原與沈默螺旋往往是推特政治的一體兩面,彈性的組織分工與分散的訊息傳播固然能讓事件一下子受到矚目,但如果沒有組織者跟進,等時機一過,就很難改變什麼。有許多過往經驗更告訴我們,無組織的組織或許能在網路世界裡大展長才,但是當要進入實體社會的運作動員時,卻有許多不那麼有趣的、不那麼激昂的,但是卻仍然重要的工作,會讓無組織的組織頓時成為一盤散沙,完全不知從何組織起。

    更進一步的說,那備受安替所推崇的「沒有黨名的黨」固然沒有黨名,但在實際運作上卻是一個政黨,並且在黨禁開放後立刻成立政黨了,可是中國這個「無組織的組織」可有組織化的意圖呢?固然說,中國目前對社會異議的控制力限制了一個異議團體組織的可能性,但這個網絡是否有組織化的意圖,卻會大大地影響其現有的運作方式,以及所關心的社會議題。

    我這不是說,中國推特政治的文化游擊戰是沒有成效的。因為恰恰相反,推特的游擊戰策略凸顯了當訊息容易被刪除屏蔽時,一個不斷複製重貼保存的系統是何等的重要,又何等地嘉惠了後來的翻牆者。但我所好奇的是,推特政治的推動者如何,且何時,要從訊息的游擊戰走向議題的陣地戰?

    畢竟,我們都活在租界裡。

    在推特這個租界裡,百花齊放、大鳴大放,我們很容易就相信世界的未來就在我們手上,那裡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我們的人。我們很容易忽略的是,在租界外頭,其實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所面對的問題並不是有網路串聯、有新聞報導、有推特直播就可以解決的事情。他們面對的,是複雜的社會議題,不是三言兩語的推特標題就可以說清楚的事情,更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說服人站在一起的事情。如果說,當前中國各地那些大大小小的集體抗爭,所反應的是中國過去幾十年改革開放下社會變遷的徵候的話,作為網路租界裡的自由人,是要鼓勵別人翻牆過來,還是催逼自己離開租界,恐怕是我們無法迴避的問題。


    (原文刊登於旺報文化周報
  • You might also like

    4 comments:

    ilya said...

    hi 小草,我寫了一篇評論與回應,請參考 :)

    豬小草 said...

    @ilya:

    唉呦,要先附文章連結嘛。XD

    ilya said...

    唉呦,太早寫了,神智不清啊。感謝~~~

    小梅子 said...

    租界這個比喻非常的有趣

    唯有當「租界」這個範圍被一般大眾認可時,租界才有其影響和實質上的意義

    不然只是個香格里拉,存在著美好,但毫無實質意義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