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拆過去

    今天拆王家,明天拆你家。 

    這句話是真的。早上跑步的時候,偶然發現幼稚園牆上掛了兩幅白布條,仔細一瞧,才發現從車庫、校門、教堂、圍牆,都掛了寫著不同內容的白布條,算算有六幅。

    雖然說,一個月前就聽說過這案子,不過送小璐去學校時,還是再問了一下老師確切的情況。才知道是市府市地重劃,把部分校地畫成道路用地,市府讓建商拿尺一畫,教堂、教室、海盜船、菜園、沙坑、大樹、賽車道、游泳池,全都不見

    不要拆我學校!對做家長的我們來說,當初之所以選擇華聲,愛上的當然是它超大的校園。試想,在這寸土寸金的繁華台北,要到那裏才能找到讓孩子可以跑跑跳跳、爬杆種菜、夏天游泳、冬天玩沙的地方呢?而每次去接小璐下課,看著一群孩子在夕陽的餘暉中玩得不亦樂乎地不想回家,更會覺得自己當初做的選擇是正確的。

    可一紙公文的強制徵收,將讓這一切不復存在。

    有朋友說:「好在小璐要畢業了,以後就讓鐵頭去讀小學的附幼吧。」可對我而言,問題不在於以後要把鐵頭送去哪裡讀幼稚園,問題在於面對這樣一個不合理的市地重劃與強制徵收,做家長的我們豈能置身事外地說:「啊,真可惜,看來小的得轉校了」?

    當然,園方跟教會是不可能同意這徵收案的。畢竟在十幾年前,原本有兩千五百坪大的校園才因為被徵收去蓋道南橋、建河堤,而只剩下八百坪校地,如今要在徵收校地去開馬路,是怎麼樣都不可能讓步的。他們氣憤不平地找了厲耿桂芳、賴士葆陳情,準備開始一個又一個的協調會,可最後會如何?誰也沒把握。畢竟,起先市府說他們要徵收的是菜園旁的工具間,現在他們說要徵收的是沿著草皮畫過去的一整排,最後,恐怕他們連孩子盪鞦韆的地方也會一起拿走

    於是我想到328去士林王家的時候,看著美麗的陽光穿過小葉欖仁輕輕灑下,捷運軌道下,有著一隊從郭元益博物館參觀完要回去的幼稚園小朋友。帶隊的老師很認真的把學生往另一個方向帶去,就怕讓孩子們看到這頭的抗議畫面。那時候我想,要是黃小璐在裡面的話,我一定整班帶過來要他們看清楚:「這就是我們的政府!這就是你們的未來!」

    我沒想到的是,才隔沒幾天,我就要跟黃小璐解釋那些掛滿學校的白布條上頭寫了些什麼?為什麼市政府可以用一紙公文就要拆了他的學校?為什麼畫這條線的是在附近有都更要推的建商?為什麼在這個城市,想要安安靜靜的生活,是一件這麼困難的事情。


    [補充資料]

    • 仔細看了一下北市府公布的「變更臺北市文山區景美溪左案(萬壽橋至道南橋間)機關用地、公園用地、道路用地為第三種住宅區、道路用地、公園用地細部計畫案」計畫書圖(PDF檔),華聲這案子不是河堤旁道路拓寬,而是要將原本臨河堤的公園用地、機關用地市地重劃為住三用地。不過,最後在紫藤廬社區居民的堅持下,紫藤廬前方的公園用地,也就是從萬壽橋到新光路一段66巷,仍維持公園用途。但是從新光路一段66巷到24巷的土地則改為住三(主要是公共機關用地變更為住三)。而為了「居住品質」,華聲幼稚園的地就因此被畫成道路用地(可參計劃書第21頁的附圖一)。
    • 聯合報4/10的新聞「教會遭重劃 不滿建商「代言」」有提到地號的問題。「便以利教會代表邱錦健表示,此次市地重劃,教會認為不合理的地方主要有三項,一是重劃後350地號土地被切割為350及350—1地號,由於教會的附設幼稚園設立於該土地上,一旦市政府將350—1地號土地分配給其他重劃區地主,將影響幼稚園運作。另外,在全案的公告及說明會階段,教會未接獲通知與會,導致在過程中無法參與、爭取權益。最讓教會質疑的是,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時,竟有建設公司代表,逕自代表教會發言。」而對比市政府公告的「變更臺北市文山區景美溪左案(萬壽橋至道南橋間)機關用地、公園用地、道路用地為第三種住宅區、道路用地、公園用地細部計畫案」計畫書圖,該建設公司應該是「基泰建設」。
    • 不過,看基泰建設在會議上的發言(陳情2),主要是提議不要把350地號(也就是目前華聲幼稚園最大塊用地)劃入變更,但350-1則仍被納入。
  • You might also like

    14 comments:

    Jerry Liu said...

    可以借我轉載嗎?我也是華聲的家長

    JC said...

    我也是華聲家長,下午會問問園長媽媽,看看家長有沒有能出力的地方。
    華聲之所以是華聲,就是有菜圃有沙坑有大樹,被這樣一搞,華聲就甚麼都沒有了

    豬小草 said...

    @Jerry Liu:

    沒問題。

    詹姆士晡 said...

    您好, 請借我轉載讓更多人注意到, thx :)

    Mandy said...

    可以借我轉載嗎? 記得市政府不是說, 所有的強制拆除暫緩嗎?

    豬小草 said...

    @詹姆士晡:

    沒問題,歡迎轉載。

    @Mandy:

    市府所謂暫緩拆除的應該是都更案吧?現在華聲這案子屬於市政重劃,不在暫緩範圍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要動工就是了。

    豬小草 said...

    聯合報今天的新聞「教會遭重劃 不滿建商「代言」」有提到地號的問題,「便以利教會代表邱錦健表示,此次市地重劃,教會認為不合理的地方主要有三項,一是重劃後350地號土地被切割為350及350—1地號,由於教會的附設幼稚園設立於該土地上,一旦市政府將350—1地號土地分配給其他重劃區地主,將影響幼稚園運作。另外,在全案的公告及說明會階段,教會未接獲通知與會,導致在過程中無法參與、爭取權益。最讓教會質疑的是,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時,竟有建設公司代表,逕自代表教會發言。」

    而對比市政府公告的「變更臺北市文山區景美溪左案(萬壽橋至道南橋間)機關用地、公園用地、道路用地為第三種住宅區、道路用地、公園用地細部計畫案」計畫書圖(PDF檔),該建設公司應該是「基泰建設」。

    豬小草 said...

    北市府這份計劃書很妙。他的說明寫著「細部計畫案劃設機關用地、公園用地與道路用地,惟本府迄今並未開闢。案經該機關用地之土地所有權人於臺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臺北市文山區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案」時,向該委員會陳情變更為第三種住宅區。 」

    但問題是看不出來誰陳情,只能從圖二看出來,原本的機關用地、公園用地,兩塊私人土地,都被重劃成「住3」。那誰來開發呢?基泰建設嗎?

    豬小草 said...

    不過,最後在紫藤廬社區居民的捍衛下,紫藤廬前方的公園用地,也就是從萬壽橋到新光路一段66巷,仍維持公園用途。但是從新光路一段66巷到24巷的土地則改為住三(主要是公共機關用地變更為住三),而為了「居住品質」,華聲幼稚園的地就因此被畫成道路用地,面臨強制徵收。

    豬小草 said...

    另一位華聲家長的意見

    sappho said...

    我是華生舊家長,女兒已經國三了
    文山區不需要更多住宅
    請市府提出整體都市規畫藍圖
    不識相土匪一樣
    想圈地就圈地
    想拆就拆
    若有需要我也願意幫忙

    無言 said...

    首先你們真的把整個計畫從頭到尾看過一遍了嗎?
    這次的市地重劃案中範圍內的土地有98%是私人土地
    那些都是那些私人的祖產,為什麼你們可以接受這些人的財產被周圍既得利益者說要蓋公園拿去當綠地卻可以為王家房屋被剷平而忿忿不平?你們知道他們是可以分配到房屋的而這些地主不行,又知道有多少地主在外面租房子度日卻不能住回自己的土地上嗎?捐給你們當馬路應該的嗎?你們知道這案子中地主為了拿回這被畫了三十多年不能使用的土地寧願負擔比一般重劃更高的負擔比才拿回來嗎?還有哪來的基泰建設要蓋豪宅?去哪道聽塗說的。請看清楚他的陳情意見好嗎?另外他是市地重劃!不是徵收,做個理性的人,請把事情原委看完再發表

    豬小草 said...

    @無言:

    我被你有點搞混了,你要談的是王家還是華聲?

    如果是華聲的話,是的,計劃書我全部都看過了,PDF檔的連結都附上了不是?又,我沒有說基泰建設要蓋豪宅,但是基泰建設在陳情中(請參見陳情2)中代替350地號,也就是便以利教會發言,這是事實;這也是教會質疑的地方。

    我所知道的訊息,一開始來自學校老師,後來來自於市政府的這份計劃書,包括陳情內容,我也反覆看了好幾次了。老實說看完計劃書後我最大的感想是,要是便以利教會當時像紫藤廬住戶這樣積極捍衛自身權益的話,也許350-1地號也不會被納入重劃範圍,也許這計劃書的道路規劃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也不一定。

    但問題是為什麼便以利教會在2010年的時候沒有積極參與審議過程陳情呢?這說到底還是跟現行都市計畫法規並未明定應送達通知土地所有權人,因此教會並未收到通知有關不是嗎?

    至於你提到市地重劃跟區段徵收的差別,感謝提醒,我等一下會做修改。

    最後,關於你提到士林王家與本案中的地主,我覺得有些地方弄擰了。王家雖然可以從都更中拿到房子,但他們並不想要,他們遇到的情況是口頭拒絕了、沒收到通知、沒參加說明會、於是被強制拆除了,從行政角度來看,這是行政程序問題,該走的程序都走完了。同樣的情況,在華聲這件事情上也一樣,地政局表示,由於公告已期滿,無法以個案變更都市計畫方式辦理,僅能函請內政部針對本案做出解釋。表面上看起來,程序走完了,市府仁至義盡。可偏偏整個程序充滿瑕疵,這也是為什麼讓人忿忿不平的地方。

    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先前土地被畫完公園用地的地主活該倒楣,最好他們的地就拿出來開馬路,我所質疑的地方是這市地重劃的公告程序為什麼總是充滿瑕疵?說明會當中基泰建設為什麼(我沒說憑什麼)代替教會發言?如果紫藤廬附近的用地可以因為居民抗議而仍舊保留為公園用地的話,為什麼華聲幼稚園這塊用地不能完整的保留下來?

    我質疑的對象很清楚,就是台北市政府。

    這點還請您不要弄擰了。

    豬小草 said...

    不知道是哪位善心人士作的懶人包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