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寶春迷路記

    關於「吳寶春上學記」的發展,走到現在已經差不多了。

    有沒有申請政大EMBA?沒有,只是電話詢問。新加坡國大有沒有來台面試?有人來,但不是專程,也不是面試,從APEX上的申請程序來看,當天只是照程序呈交報名申請資料,真正的面試要等委員會正式通知。新加坡國大有沒有為吳破例?沒有,從APEX的申請資格來看,沒有大學學歷但「有卓越商業成就的企業家或高階管理人士」本來就可以申請看看,但能不能入學,得照程序走。

    對於這樣一個平淡的申請程序為什麼會引發這麼大的風波,恐怕是吳寶春,或是天下雜誌所始料未及的吧。努力的個人、僵化的制度,這樣的題材可以說出很棒的故事,也是天下雜誌一直以來的報導方式。怎麼這次失靈了呢?難道只是因為馬英九跳出來說要一週修法讓吳寶春上學去於是一切就豬羊變色了嗎?

    持平而言,陳一姍那篇「EMBA容不下吳寶春們?」算是有討論到制度(學歷認證、證照體系)如何限制了台灣EMBA教育,也限制了低學歷的「企業主」。天下如果真要全文開放的話,也應該開放這篇。只是,讀完這篇,我還是會疑惑說:為什麼不是讓烘培業有甲級證照,而是要把EMBA入學資格往下修啊?是因為後者比較不值錢嗎?甚至,什麼樣的技術才能夠擁有甲級證照?為什麼烘培不能有甲級證照?

    當然,陳一姍的報導也注意到這問題了,只是他讓受訪官員笑笑的說不知道,就這麼結束了。

    何榮幸說:「證照制度落伍,教育體系缺乏彈性,即便政大重量級企管學者司徒達賢特別召開專案會議,政大EMBA執行長季延平建議改念企家班(後來才知道仍須有專科學歷),都無法改變吳寶春被教育體系拒絕的命運」。這我完全同意。雖然我更覺得他應該在一開始的報導就把這句話寫出來,而不是用「面試」來誤導讀者。但我覺得何榮幸,甚至天下雜誌,仍然迴避一個更關鍵的制度問題,那就是:「為什麼一個重視高學歷的新加坡政府,卻願意有彈性地讓低學歷的企業主拿EMBA學位?」

    是的,我們都知道這問題的答案。因為對新加坡政府來說,高等教育是一個產業(參看Kris Olds的論文),EMBA是一個可以賣的商品,既然APEX的對象是東南亞(最主要是中國)的企業主,那麼在學歷上保持「彈性」,是很重要的。沒有看到這點,那台灣社會對於新加坡政府的理解就永遠只停留在浮面(雖然這也是天下雜誌一直以來的報導方式),而我們也無法理解教育鬆綁對台灣EMBA「產業」是多重要的一件事情(大概就跟開放大學招收陸生一樣重要)。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Louis said...

    Hi, 路過看到,我很好奇是否可以請您解釋一下招收陸生的重要性呢?願聞其詳! 謝謝

    bill said...

    "教育鬆綁對台灣EMBA「產業」是多重要的一件事情", 在這個命題底下, 似乎應該由產業主(在這裡就是各國立大學,商學院的高層主管)去爭取政策開放. 但這次看起來好像是產業主覺得法規不行就算了, 反而是媒體叫很大聲, 搞得產業主有點尷尬...
    還是說根本也沒有什麼所謂的EMBA產業跟產業主.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