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少最後沒有用走的

    因為工作跟家庭的關係,我很少參加路跑,所以年底的台北馬拉松是我今年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參加的馬拉松比賽(上次SEIKO RUN只有12K)。本來去年跑完半馬時,想說今年應該會再跑一次半馬,看成績進步的情況再考慮全馬。結果報名的時候不知道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就直上全馬了。雖然說上了全馬,但其實也沒有毅力按表操課,什麼核心肌肉群、間歇跑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沒練過,只是在賽前跑了兩次不到30K的LSD。然後就這樣上了。

    老實說,出發前真的沒想到天氣會這麼糟。本來昨天還幻想說:「要是跑馬那天也是六點下雨,七點雨停,十點放晴,那多好啊!」結果事情果然不像我這種憨人想得那麼簡單,雨一下就是大雨,而且沒有停過。抱著天氣可能會好轉的期待,清晨五點半還是出門搭車去了。六點半到了市府廣場,正往去年的衣保區走去時,一位大哥說:「全馬不在這,你知道在哪嗎?」啊咧,換地點了嗎?問了好幾個工作人員後,才知道今年全馬衣保區改到仁愛路基隆路口。好不容易穿過人群,卻發現居然是千號一組,光排隊就好久,等寄好衣服跟紀平到了起跑點,已經是6:50了。所以也沒時間好好暖身,就這樣出發了。「只好前五公里慢慢跑,當作暖身了」,我心裡這樣安慰自己。

    考慮到初次參加全馬,擔心後半段體力放盡,所以20K前刻意放慢速度,只求均速在六分鐘左右。回頭看nikeplus上的紀錄,除了第21公里不知道為什麼慢到七分鐘外,算是有達到目標。所以在淒風苦雨中跑步的時候,只要聽到那句「The average pace is five...」,我就會很放心的繼續跑。不料,過了三腳渡後,風雨突然變大了,不要說濕了又乾鞋子這會兒等於直接泡在水裡的,視線也變得很糟,最慘的是,因為沒有穿緊身長褲(我是穿緊身短褲、短袖、薄風衣),自己都可以感覺到速度變慢,腳抬起來要比之前吃力(畢竟又泡在水裡),然後又聽不到nikeplus的報速,於是開始有點焦慮。30K後,風雨沒有變小的趨勢,但是心裡想說這時候再不加速就沒可能了,所以開始放膽地把腳步邁開,然後頻頻跑去廁所確認iPhone沒有壞掉(紀平說我光是上那幾次廁所就浪費了十幾分鐘)。終於,從河濱接上塔悠路,然後右轉上麥帥二橋(眼神死)。在這最後的上坡,身邊的跑友有些開始扶著腰,走了起來,就在這一個一個超越的過程中,有種很快樂的感覺開始湧出。「原來,這就是40公里後的風景啊」,我心裡這麼想。 

    到了終點,成績比我預想的要好,4:13:52,雖然沒有順利達成Sub 4的野望,但比之前預估的四個半小時好(不過官方晶片成績是4:19:39)。只是跑完初馬的的第一個念頭是:「所以為了Sub 4,我需要買...」,完全沒有要按表操課的自知啊。(狂笑)當然,這次可以順利跑完初馬,首先我要感謝室友紀平給我鹽錠,天團柏偉給我鼓勵,最重要的,是SKE48在我沒有力氣時自動腦補「贊成Kawaii!!」。其實,跑到30K左右時有在想說是不是要拍一段最後200公尺的錄影、一些相片,然後搭 SKE 48的「賛成カワイイ!」剪成短片,留作紀念。後來想到這樣可能會有一些奇怪的「喘息聲」,於是整個片子就更糟糕了。只好作罷。

    最後,就讓我們在這首年度神曲中互道晚安吧。明年見!明年我一定要Sub 4!!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