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國雄:四位一體的社會學研究

    久聞山豬窟的謝國雄老師有「謝三問」之稱,所指導過的學生無不有過痛並快樂著的心靈創傷。

    那天,謝老師專程南下南方所開示「四位一體的社會學研究」,以「沒有問題,就沒有研究;膚淺的問題,帶來膚淺的研究;深刻的問題,帶來深刻的研究;轉化問題,就轉化研究的路徑」這個社會學研究者從初入山門就困擾一生的天問出發,以技法、基本議題、認識論、存在論四個向度來演練「如何形成好問題?如何回答好問題?」 最後再以對「南方社會學」的期待與勉勵作結。

    謝老師的演講,深入淺出,舉重若輕,不管你是社會學的初學者,或是已在這無間道泅泳多年,都會有任督二脈突然被人打通的感覺啊。(淚)

    謝老師當天的演講引起很多熱烈的討論,時間關係,我只剪了演講內容。一些有趣的提問則簡單紀錄如下。比方說,有學生問水果雄現在怎麼導引學生去深化問題,他以去年指導一位清大社研所研究理工實驗室的學生為例,說:「他一開始只是覺得,這些人只是我的同學,活在同一個校園,但是我卻不知道他們的生活。他後來問他們為什麼會過勞死?發現實驗室文化是一個關鍵。論文交出去後,他覺得有一個更深的疑惑。他說他論文寫完後有個更深的疑惑是,這些國立大學的理工科學生,他們都是台灣明星高中的佼佼者,有那麼多資源、那麼多潛力,但是後來為什麼會變得這麼目光如豆?你說這是不是一個像Paul Willis對身世之謎的轉換?」 

    又好像,美華問田野工作中研究者與受訪者之間互惠不足的問題,水果雄在迂迴地提到一些他作過與能做的間接幫助後,說:「或許我們應該問,有什麼事情是社會學家能作,而其他人不能做的?Bourdieu被問過這問題,他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覺得一個田野工作者能夠提供的,就是一個『無關利益的善意』」。 

    當然,最經典的回應就是謝老師說常常有人問他為什麼還在作「勞動研究」,他帶著驕傲的神情說:「面對這樣的問題,我會問他要他複雜版還是簡單版的答案。複雜一點的回答,我會說我做的不是勞動研究,而是資本主義體制的運作,關心的是整個經濟結構與社會生活的關係。至於我簡單版的回答就是反問他,不然你怎麼看富士康?」(帥氣!)

    總之,謝老師的演講,深入淺出,舉重若輕,不管你是社會學的初學者,或是已在這無間道泅泳多年,都會有任督二脈突然被人打通的感覺啊。(淚)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Hui-Fang Liu said...

    Thanks for sharing thi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