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港,開跑

    放假回到台北,已經快一個月,每天清晨仍固定在政大河濱一帶練跑,好山好水,卻沒想到我竟開始想念起在高雄跑步的日子。想念高雄的什麼呢?那是炎熱的南方,工業的大港啊。我不禁會這麼問自己。

    我想,我想念的是高雄練跑時的「開闊感」吧。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住在中山大學旁的哈瑪星社區,那是個以高雄最早的電車「濱線」(Hama-sen)為名的老社區,週末是觀光客前往鼓山渡輪站的必經之處,平日清晨則是登山客和單車騎士前進柴山的緩衝之地。仗著依山傍海的地利之便,每日清早,晨光從淡紫到青藍地變化著,我總是一邊暖身一邊想:該跑哪條路線呢?



    山線見綠意

    若是跑「山線」,那就從登山街口穿過忠烈祠牌坊(原高雄神社鳥居)往柴山動物園的方向跑,一路綠意盎然,春夏之際還有鳳凰木的紅花灑落滿地,很是愜意。經過動物園,左轉準備下山,鼓山一帶開闊的地景躍然眼前,天未亮時,遠方的長谷川大樓跟山下的民宅屋頂在高雄特有的霾害(咦?)中像幅潑墨山水,等日頭一出就立刻消散。


    不一時,下坡道突然右轉,躂躂地穿過鼓山路,經過賣魚賣羊賣菜的小攤車,沿著舊鐵道一路往港邊前進,路上的風景越往鐵道公園越是悠閒,偶爾也會聽到一旁運動的阿伯聊著附近又有什麼新的建設規劃。

    到底,是我最喜歡的鼓元街,居民自主保存的日式建築逐漸恢復往日生氣,陽光也順著道路的方位灑進每個角落,經過渡船頭的願景橋,看著碼頭邊上的遊艇漁船在波浪中緩緩起伏,哨船頭公園旁的釣客在渡輪的鳴笛聲中出清晨的第一竿,我則從他們中間毫不遲疑地穿過去。

    海線顯寬廣

    若是跑「海線」,那就沿著西子灣的海堤,著柴山大道一路前行。一路上,除了單車騎士的狐疑眼光,牙咧嘴的柴山獼猴彷彿也在質疑著:為什麼要選這條路練跑呢?啊,就為了這個上上下下的沿海坡道啊,就為了下沙灘傳來的波浪聲啊,就為了眼前這片怎麼看都沒有盡頭的汪洋大海啊,就為了某次從武嶺道下山,看著遠方的貨輪船隊排成長長一列等著出海的大港畫面啊。

    但還來不及感嘆呢,大道突然分成兩條,右邊上山,左邊往海,但不管怎麼選擇,終點都是一個荷槍實彈的阿兵哥站在哨所拒馬前,橫眉冷言地:「前方是軍事重地管制區,請勿前進,回頭吧」。

    是啊,回頭吧,這一回頭就讓我想起詩人曾貴海寫的:「把海洋還給市民吧 / 打開碼頭與港口的枷鎖 / 回到那片被遺忘的家園 / 聆聽浪濤的傾訴 / 隨海鳥在藍色海面飛翔」。而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越過管制的哨所,跑到海與山交會的盡頭。

    期待再相見

    這,就是我所想念的高雄晨跑經驗。都不是太長的路線,一趟約莫十公里,但這兩條路線具體而微地呈現出高雄自然環境得天獨厚之處。比起一直在辦活動的愛河兩岸,還有那永遠蓋不完的亞洲新灣區,柴山下的哈瑪星社區,其實更適合跑者進行規律的路跑訓練。或許也正因為如此,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個星期三晚上,在鼓山國小旁的全家便利商店前,都有一群跑者在暖身聊天,準備上山。


    而此刻的我多麼希望,明早醒來,我又可以看著天空,一邊暖身,一邊問自己:「山線?還是海線?」


    (本文寫給「跑步生活」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