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往前走的時候

    老實說,我沒有想過我會看著各位畢業。

    不是說我身體有什麼病痛,而是各位都知道,我的約是一年一聘,所以我並不知道我會在這裡待多久。當然,雨飛跟我也因此時常用「下學期就修不到老黃的課囉!」來拐騙各位,所以如果在座有誰是這樣而修太多我的課,請讓我在此向您致歉。 

    畢業這時間,撥穗這時候,好像應該說些什麼臨別贈言,那就請讓我從都市社會學說起吧。

    各位或許還記得,當我們在講Lefebvre「到城市的權利」時,我曾經說過,對Lefebvre而言,「到城市的權利不只是一個人自由使用都市資源的權利,而是一種藉著改變城市而得以改變我們自身的權利」。這話聽來抽象,但各位想想你們跟著我作過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實作課程,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不是嗎?我們總是在實作的過程中,發現自己能力的不足,試著尋找奧援、嘗試解決問題,然後就在這過程中,發現自己的成長。 

    當然,真實的社會問題,遠比我們在課堂上所接觸的來得險惡複雜。從環境問題到貧富不均,從性別歧視到底層社會,這些不一而足的社會議題各位從大一就接觸到現在,雖然說各位的訓練就在於嘗試去找到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但可以想見的是,這些社會問題的壓力之大,其所需要的經驗與能力,遠超過我們在學校裡所受的訓練。更讓人感慨的是,那時候你的身邊可能連個搭便車的自由騎士都沒有。只有你一個人。就像其他踽踽獨行社會實踐者一樣。但就像Lefebvre說的,藉著改變城市,我們得以改變自身。我們會在這樣的患難中磨練自己的耐性,因為社會實踐不是比拳頭,而是比氣長。我們會在這樣的等待中粹煉自己的個性,知道怎麼堅強地站穩立場,瀟灑地穿過喧囂的紛爭。 

    因為,「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這裡的忍耐不是要各位面對不公義的事情低聲下氣、忍氣吞聲,而是要各位學習等待、學習準備,學習用社會學之眼看到更深的事物。你問,那老練又如何呢?「老練生盼望」啊。因為我們看到喧囂之後更深的事物,所以我們知道我們所做的、想做的、所改變的、想改變的,不是像其他人那樣隨風流轉的憤世嫉俗,而是有根有據的社會實踐。就算正因為如此,我們會受到世人的嘲弄厭棄,那也無所畏懼,因為我們對這社會的未來有不一樣盼望,「盼望則不至羞愧」。 

    是的,對我來說,社會學不該是一門讓人感到羞愧的學問。你不用為了不懂Marx的剩餘價值而感到羞愧,也不用為了不懂Harvey的不均衡發展與空間修補而感到羞愧,更不用為了你畢業後走的不是老師眼中社會實踐的工作而感到羞愧。相反的,社會學應該是一門帶來盼望的學問。為那些正在與社會問題搏鬥的實踐者帶來盼望、為那些正在與生存問題掙扎的弱勢者帶來盼望,為這些因著改變社會而得以改變自身的我們帶來盼望。即使,在這實踐的過程中是孤單的,是寂寞的,是受傷害的,是不被了解的,但你要記得,正是在這軟弱痛苦的過程中,我們得以成長,得以剛強。得以對這社會的未來有所盼望。為此,即使孤獨,我們甘之如飴,並且知道怎麼與這份孤獨共處。 

    因為,「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而不致羞愧」(羅五3-5)。 

    我的朋友,就算你畢業後忘記所有我教過你的事情(也許你已經忘掉了也說不定),請你一定要記得這句話。因為現在就是往前走的時候,而我不會跟你說:「不管遇到什麼問題都可以回來找老師喔!」畢竟誰知道那時候還有誰會留在這裡呢?不要回頭,請向著前方吧。 

    祝福各位有個大膽且精彩的未來,滿有盼望,無所畏懼。最重要的,希望各位都能學會與那份孤獨共處。

    好,來撥穗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