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墜落的星光

    你會不會有這樣的夜晚?想發呆、想擺爛,只因為白天已吸去你太多的能量?你有時分不太清楚自己是否喜歡陽光,雖說下午的陽光灑滿房間會讓人有種幸福的感覺,但當夜幕低垂時的寂寞卻又只有自己孤單面對。聽!外頭的人都還在找著生活的樂子,燦爛,終究是拿來形容霓虹,而非星光。

    你當然知道,外頭的陽光,很美,藍藍的天勾著衝動的魂。你有飛的欲望,卻沒飛的能力,當雙臂已鼓動成翅,但雙腳還釘牢在地。你帶著沾滿汗與灰塵的翅膀回家,才發現沒有巴哈幫你洗刷,為了省錢,你把他留在上個月的唱片行架上。你很懊悔,因為,「每個疲憊的天使都該有套無伴奏大提琴」,你曾這麼說。你說你不相信找不到音樂放,但現實偏偏不這麼善良,一會兒是瑪莉黑太過光明,等下是迪倫伯太有力量。你不過想找首歌,那種放著放著,會有煙味的。

    剛認識你的人都以為你是個老煙槍,只因為你喝濃縮喝得凶,又常嚷著沒有煙味的咖啡店不算咖啡店,等人家真向你敬菸,才發現你根本一根都不抽。你不是沒抽過,在那個為了選舉跑遍台北的冬天你也曾經抽過幾根,過沒幾天卻因為「拿菸的手勢不好看」而沒成為習慣。就說你要的不是尼古丁吧,你要的不過是薰屎,那種從皺皺的香菸跌落下來的弧度與美感,像墜落的星光。

    They say life, Is never fair, That love's so far away.
    But I know babe, It's so true. It's so true.
    I know that, You feel so alone, And you cry yourself to sleep.
    But I know babe, It's so true. It's so true.
    They say fate, Plays cruel jokes, And keeps love from you.
    But I know babe, It's so true. It's so true.
    I know that, You feel so alone, And you cry yourself to sleep.
    But I know babe, It's so true. It's so true…

    你還記得第一次聽到Spain的那個下午,窗外的陽光,跟今天下午一樣美,你跟非非站在吧台裡,手上都是咖啡的香味。你喜歡那時候的自己,我知道,因為你說起那生活時的眼角都在笑。不像現在,日子過得倉促又無奈。你總搞不懂,是什麼逼使自己走的這樣匆忙?是因為世界每日變化太快?生活本就如此現實?還是,這世界要求我們作一個少年得志的人?要求我們在年輕時就把所有的光與熱都散發出來?變化的世界如此炫目,我們都擔心被拋下、被遺棄,所以我們用足氣力地想要抓著變動的尾巴,就算被這力量拋上拋下地撞得鼻青臉腫,也沒有時間照顧自己的傷口。你當然知道,只要堅定信念,總是可以穿過流變的世界,可這信念所要求的,恐怕更是折磨人吧。這信念要你孤單、要你緩慢、要你靜下心、要你咬緊牙、要你對世界溫暖、要你對自己冷酷。你總是在夜裡驚醒,低聲地問自己:我,可以做到嗎?

    幾天前你偶然知道,會在夜裡驚醒的人不只你,就連那看似堅強的頭男也有嚇醒的夜晚,年近四十的他所承受的壓力遠超過你的想像。那個夜裡,頭男跟兩個朋友到你小小的窩,十幾瓶台啤全被你們幹光,你想起這樣的夜晚曾是你幾年前的嚮往。胖子邀大家分析十年後的台灣,頭男則開始抱怨起他的不爽,語調越來越高、用詞越來越衝,你們三人傻眼的看著他,像是望著一尊背負著太多沈重靈魂的老佛像。酒精在你體內發酵,你想藉此遁入夢鄉,或至少用恍惚將自己隱藏,只因為當嚮往的夜晚真在你面前實現,透不過氣的壓力反倒讓你想要逃離年少的欲望。天將亮,頭男在你的床邊吐了滿地,酸腐的胃液散發著老舊的氣息,你和阿辛捏手捏腳地把地板抹淨,胖子則不斷澄清十年前的一件小事情。送走朋友,你在晨曦中上床就寢,心想這會兒定是睡到中午,誰知你七點一到就從床上跳起。你習慣性地煮杯咖啡,上網收信,這才發現自己已被現實規訓,你自嘲這身體已不再屬於年輕時的夢想與夜晚。

    近午,頭男睡醒,略為梳洗,隨手點煙,你看著他用力地將煙吸到肺裡,雙頰凹陷、眼神凝重、眉頭深鎖,許久,他才將緩緩地將煙給吐了出來。煙霧近似灰黃。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