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偷得粉鳥半日閒



    在新加坡這段日子裡,我深刻的體會到,作訪談其實也是一種看天吃飯的行業,因為你不知道人家會不會答應你的訪談,又會不會在什麼取消訪談。

    例如,有一位在某大化妝品公司的女生答應我的訪談,跟我約在Raffles Hotel裡頭的Empire Cafe。我一聽到Raffles Hotel的名號就忍不住吞口水:「天阿,跟我約在這麼貴的地方阿?」但是,為了我的前途,我還是咬著牙說:「ok, see you then.」我們約好上個星期五中午。十一點一刻,我人在URA裡頭閒晃,這女孩傳了個簡訊來說他今天沒辦法來,問我可不可以延到下星期。「OK阿」,我還能說什麼呢?今天我拖到十一點才出門赴約,到了十二點還沒看到她的簡訊,我想今天應該沒問題吧?



    我走進Empire Cafe,奇怪,怎麼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呢?這不是「帝國咖啡店」嗎?不是應該是個富麗堂皇處處彰顯日部落帝國氣派威嚴的地方嗎?怎麼會是怎麼簡單的裝潢?我選擇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服務生笑面迎來問我要不要先點個飲料喝。我翻開菜譜,除了一定看的懂得咖啡名稱外,其他的飲料好像都是從另外一個世界來的。我指著當中一個Chi Tow問他這是什麼?This is a herb drink, with jelly, a little sweet, we drink this in the summer。我努力的回想我在小販中心時常喝的飲料,就是想不到有這東西。好吧,就試試看這個吧!

    服務生離開後,我傳簡訊給那女生,跟他說我到了。十秒後他回我簡訊:I'm sorry, i can't go to cafe, and i forgot to tell you yesterday。天阿!那是怎樣?被同一個人連續兩個星期放粉鳥,這種機率應該是世間少有吧?正當我還在哀嚎時,服務生把Chi Tow端上來了。仙草。我剛剛點的飲料居然是仙草!而且這一杯仙草要價4SGD!!真是人不被坑枉遊客阿!!!我該怎麼辦?我該點餐嗎?還是把這杯仙草喝完就閃人?

    掙扎許久,我決定放自己一個大假,就在這裡過一個殖民主的悠閒下午吧。於是我把服務生叫來,指著每一個我看不懂的菜問他這是什麼。這服務生也很好玩,我幾次用中文引誘他說華語,但他就是不中計,繼續用英文跟我解釋菜單。他大概把我當成日本客人。後來,我決定嘗試一種叫Roti Prata的印度食物,而且,為了犒賞自己,我還點了最貴的Murtabak,要價13.5SGD(一般的Plain才9SGD)。

    我要了一杯冰開水,拿出我前幾天買的書,好整以暇的預備過好日子。




    這是什麼?美而美蛋餅嗎?不!這就是Murtabak,它是一種煎餅,是用兩層餅皮(或者麵皮?)合起來的,中間夾著碎肉末,外頭沾裹蛋汁,煎至金黃。這種餅會搭配雞牛羊三種CURRY,我今天點的是羊肉。我學鄰桌的人先把一小塊餅用叉子切下來,放些洋蔥在上頭,然後淋一湯匙的curry在上面...真是好吃阿!辛辣濃郁的curry把餅皮泡的更軟,並且滲入碎肉末當中,一口咬下,爽脆的洋蔥為curry的辣味提供一種清新的感覺...

    我不能自己的一口接一口的吃了起來。來個羊肉吧,又嫩又入味!來個馬鈴薯吧,酥軟真對味!跟這curry比起來,我以前自己煮的curry根本就是旁門左道阿!!

    吃完後,當然要來一杯印度奶茶(2.5SGD)啦!!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