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怖的本質



    不知道為什麼,一到夏天,日本就喜歡聽說讀寫鬼故事。夢枕貘(貘者,食夢獸是也)的這套《陰陽師》其實是前年就在FNAC看過一部份的了,不過遲至今夏,才又在圖書館裡偶遇。就這麼帶回家吧。

    嚴格說來,陰陽師這部小說並不恐怖,好像鬼就這麼出現了,事情就這麼發生了。看著看著,總覺得故事裡的鬼不過就是世間人的怨念悔恨壓力惱怒所幻化而成的物體。覺得恐怖,是因為我們在生活中先經歷過了,並且認識到了。就好像伊藤潤二的恐怖漫畫之所以恐怖,是因為我們生活中先這樣欺負人、又那樣執著於某件事,然後我們先裡就有了這麼小小的一塊殘缺,在暗暗的夜裡召喚百鬼前來。用晴明的話來說:「這就是阿」。咒就是名,就是綑綁人、束縛人、驅使人的話語。操縱式神和精靈的也是咒。因此重要的不是這人是不是男人女人式神精靈古怪,而是

    恐怖的本質不是物體,而是話語阿。

    阿,我突然想找聊齋誌異來看看,我想這樣或許可以進入那個充滿傳奇的黑夜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said...

    小草:

    我之前聽過這系列的書,但是一直以為是漫畫,直到前幾天好像是書展吧,柯裕芬擔任他的引言人,我才約略的知道其實這是小說。所以我在網路上找到了簡體版,一口氣的看完了。

    後來我看到訪談的一部份,聽說很多靈感取材自蒐神記和西遊記,我才想,難怪我這麼喜歡陰陽師,因為我跟作者愛看同樣的書 :p

    其實吸引我的,應該是書中的淡漠。沒有故意把故事寫的很驚悚,很嚇人,而是跟聊齋一樣,每個故事都有一點小小的意思。還有晴明對世事的淡,以及寫景色的那種迷濛。

    雖然我只看過兩本,但是很高興碰到同好 ;)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