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Places of My City - Taipei

    人不可一日無格,格不可一日無串。

    雖然在blog界串聯的活動天天有,但並不是每一個你都提得氣力去參加。例如要你寫下一百件關於自己的事,這活動,就讓我非常卻步,不是因為怕別人透過這一百件是把我看光光,而是因為就算把我脫光光,也找不出一百件值得寫的事。

    相較之下,這次在凱洛家看到的活動就比較合我的脾胃,畢竟「十個」,是比較容易想的數目。不過,雖然活動主旨是寫你所居住的城市,可是我現在不過在這個小地方呆三個月而已,選十大恐怕比選「新加坡最受歡迎女藝人」還容易,所以,還是拿從小長大的地方-台北-作個案吧。

    1.台北車站

    小六以前,我一直以為台北車站就是台北市的盡頭了,後面的長安西路、南京西路都是...呃...台北縣。

    2.重慶南路書店

    小三和小四時因為在YAHAMA學電子琴,所以每個星期三晚上都會經過書店街,順便就晃晃,看看什書可以凹媽媽買給我。

    3.光華商場

    是男人的就不要說你沒去過!!

    4.市立圖書館總館

    高中的時候,第一次知道「狐群狗黨」是什麼意思。

    5.台大圖書館舊總館

    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那個充滿霉味的地方才是圖書館該有的「味道」阿。

    6.魔力咖啡cafe monika

    半年的吧台生涯讓我斷絕成為媒體人、廣告人、音樂人、新聞人的種種慾望。台北文化圈,我們無緣啦!!

    7.溫州街

    常常花時間在想現在應該去挪威森林還是朱利安諾或者乾脆到統將拿豆子回家自己煮就好了...一個小時後發現,我人還在溫州街上。

    8.三德飯店

    坐過統聯的都知道,一聽到三德飯店就知道民權西路捷運站到了,可以趕快下車回家了。

    9.三軍總醫院內湖院區

    媽媽過世前的三個月,我幾乎每天都住在醫院裡,住到哪些會客室會有最多的八卦雜誌都知道了。

    10.開封包子店

    這家好吃的包子店在士林中正路往仰德大道的路上。我在這裡遇到李康生,他嚴肅又痴呆的表情讓我以為現在正在拍片,而我,上電影了。



    ※Technorati Tags:
  • You might also like

    6 comments:

    六兩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六兩 said...

    這麼個細訴鄉愁的活動倒也引起我的興趣,那我也來串聯好了!但叼擾主人太久,寫個五個好啦!
    話說台北市,佔據我生命長度超過90%之處,最讓我難忘的是...

    1. 南京東路,以前的永琦百貨附近:從四歲到八歲,每個禮拜要走半個小時去學琴的地方,路上會經過拾元一支的霜淇淋攤,但是媽很少讓我吃。現在是苦茶之家。

    2. 中山北路二三段,始至馬偕醫院、達於美術館,有時延伸到天文台、忠烈祠,大概就是我十二歲前的全部世界。主日學、一年一度的學校健行和校外觀摩,通常看什麼都忘了,同學帶的零食才是觀摩重點。

    3. 士林:這是我中學時代最常鬼混的地方,吃喝逛買!士林的老牌素食潤餅捲是我的最愛,但是出國前的一個禮拜,發現阿婆已經收攤了!不過,後來我又發現一個銘傳學生的飲食秘密基地,就是銘傳煎餃,手工現包,價格合理。補充,對面的蛋餅伯也很讚。

    4. 天母:這是我住了十五年的地方,我家前面有小河、後面有山坡,還有一個可以玩滑板的大公園。公園內有各種花草果樹,有天晚上回來還逼迫我的BF幫我摘蓮霧,好吃、無農藥!不過吃過那一次後,我就不敢吃黑珍珠了,因為我知道,他們一定對蓮霧作了恐怖的事...

    5. 民生東路、敦化北路:我喜歡閒晃,大學時多的是時間晃,晃呀晃,就晃給他到附近上班去。上班後,又是晃蕩多於認真於效忠K公司,晃呀晃,又給他晃到別地方去了!附近有啥好,我也不知道,只是晃...

    凱洛Carol said...

    6.魔力咖啡cafe monika

    我可以體會你的心情。我有個寫歌的東南亞朋友,來台灣找我去魔力,我其實沒去過,後來去了之後發現...。我可以體會你的心情。

    7.溫州街

    這個好好笑阿!!!

    8.三德飯店

    沒錯!我也是!那我也應該寫統聯車站或是承德路口之類的XD

    工頭堅 said...

    原來豬小草以前在魔力當過吧台呀...還好當時我已經淡出廣告圈和唱片圈了 ;-P

    Anonymous said...

    四獸山中的童年--Kuo-Hsien

    豬小草 said...

    六兩:

    原來你住天母阿,有錢人喔~小時候我一直以為天母都是外國人住的,後來才發現,原來天母也有便宜的店啊!!

    凱洛:

    我當吧台的那年,魔力正開始轉虧為盈,所以後來當他常常在晚上擠滿「媒體時尚文化」人時,我反而很不習慣。倒是懷念起那個常在下午安安靜靜地喝咖啡的櫻井先生。

    工頭:

    我當吧台的那一年,應該是你開始隱居整理讀書日制的時候吧。那年,香港回歸。

    KH:

    嘿嘿,小時候我們也常去爬象山喔!!不過,後來還是四四南村的螃蟹比較吸引我常常過去。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