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漠然

    「香港是我們的~」

    「不~香港是我們的!」

    「是我們的!」

    「不!是我們的~」

    最近,看著戰哥的「華麗告別秀」和楚瑜的「單飛不解散」,總讓我一直想到小祥在維多利亞港跟阿芬互相嘶吼「誰擁有香港」的畫面。這個明明涉及主權與情感的議題,被陳果用一種極為「童真」的方式給呈現出來,但畫面越是純真,撕裂人心的力道就越大-什麼時候,我們連這樣的聲音都發不出來了?或者因為不能,或者因為不想。

    不能,是因為利益糾葛-市場在那、田野在那、工作在那、禾場在那、舞台在那-這些東西一攤開來,還有什麼好多說的呢?「真正的中國人」不過是像「正港的台灣人」一樣是另一個讓有流動能力的人用來操作身分政治與經濟利益的符號罷了。

    不想,是因為「法理」比不上「現實」、「溝通」贏不了「髒話」。何必呢?多寫多累多仇煩罷了。

    算了,且停筆,包袱款款...

    往南方去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11 comments:

    豬小草 said...

    剛剛在cct那邊看到西安的后宰門小學小朋友是如何「真誠地」歡迎戰哥(這裡可以看,用IE開啟)。小朋友表現的很好,真該拍拍手。不過,戰哥的表情應該是想笑卻不好意思笑出來吧。真是真情流露阿。不知道綠營這方面願不願意組個小朋友詩歌團到機場以高唱戰哥凱捷歸來歡迎連爺爺呢?

    連爺爺,您回來了~您真的回來了~
    台灣的人民,靠您代表;
    兩岸的和平,望你牽成;
    對岸的飛彈,等您撤除;
    世界的燈塔,換您來當。

    爺~你回來了喔~小丸子等你好久了~噗!

    露娘 said...

    有時候單純地相信著也是一種好事, 當事情都像呼喊口號一樣簡單時,某某主義、某某導向的思惟成了人們的保護圈,進而減少選擇、失敗與掙扎的成本,大眾, 是比較容易的角色.

    人們要的東西果然很簡單,可惜誠實地反省不包括在內...

    timo said...

    草伯,
    如同你說的「正港的台灣人」一樣,(據我所知歡迎指正)所謂〔正港〕者,是昔日泊來品稀少的年代,為宣誓此貨真由香港來台,保證泊來而有的〔形容詞〕,是故〔正港的台灣人〕反而變成不是台灣人了。

    那你說,我們又能如何地童貞地喊些什麼呢?

    況且,跟真由小學生唱出的連爺爺一曲相較,是怎麼都沒機會勝出的吧?

    豬小草 said...

    哈哈,真的嗎?「正港」這詞真的是這樣來的喔?
    不過,我個人比較擔心等下次楚瑜也回家看看時,村子裡的小朋友又要唱些什麼呢?能贏得過西安的小朋友嗎?

    wobblies said...

    做田野的時候,住在旺角街市的一座舊樓裡,看完了陳果那六支片,唉,真是正港的香港片啊!

    台灣的陳果在哪裡咧?都去拍天邊一朵雲了嗎?好像期待紀錄片作者轉行,還比較實在一點......

    看著那些迎著連爺爺的小朋友,不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我記得以前我去國慶遊行的時候,都在想著:等一下一定要去大統好好玩一玩,走著走著想著想著,就憎恨起手上的那面旗子起來。

    豬小草 said...

    mn,我每次想到陳果的電影,就覺得他的片子真的是讓我對香港能有更深的認識。相較之下,台灣的導演可能都比較在乎「自己想說的話」,而不是「說別人故事的人」。這樣說來,可能期待紀錄片反而是正確的。

    雖然,我還是很喜歡蔡明亮的「你那邊幾點」,但是一個非台北人能夠從中兼任是台北多深呢?

    阿,不知道等我回台灣還有沒有「貢寮,你好嗎?」可以看?

    Charles said...

    聽到那首詩歌,讓我想起高中時校長過世,學校公祭時也是那樣的哭調:P

    豬小草 said...

    哈哈。不過,這幾天看到聯合報一直說「紐約華人一起到洋基球場為王建民加油...」,我就很想給他說:

    王建民是我們的!是我們的!!

    chung said...

    王建民當然是我們的啦!哈哈!
    邪惡美帝也這麼說! :P
    請見 http://myurl.com.tw/5r7g(sorry我不會用連結)

    如果回台灣看不到「貢寮,你好嗎?」
    可以找我喔! 聽說我男友買了一片VCD :)

    tomlinfox said...

    http://newton.cc.ncu.edu.tw/~elkou/test/sango.htm

    這個不錯笑喔!

    陳小姐 said...

    請問哪裡可買到「貢寮,你好嗎?」DVD,我急著買來參考。請與我聯絡0915137108陳小姐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