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y mom | 病房裡的主禱文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
    這段經文,記載在馬太福音六章9-13節,是耶穌教導門徒的一個禱告範本。基督徒稱這段經文為「主禱文」。

    2001年二月的一個上午,我在東海路思義教堂參加主日禮拜,牧師在台上報告四月復活節有一個洗禮,想洗禮的人可以跟他報名。露娘推推我,跟我說:「你要洗禮嗎?」那時候的我雖然有固定參加禮拜的習慣,但是對於是不是要受洗成為基督徒,其實還是有很多疑惑的。我該受洗嗎?我真的相信有神嗎?我不知道。存著一顆懷疑的心,我跟神禱告說:「神阿,祢真的存在嗎?我不知道。如果祢真的是神,求祢給我一個線索,好讓我知道祢是神,這樣,我就相信了」。第二天,父親從台北打電話給我,要我回家一趟。母親住院了。

    檢查的結果,是大腸癌第三期。

    轉院、開刀、化療。我們家的生活從此完全的被改變了。雖然母親笑說她現在終於可以不用再幫人帶小孩了,但是我知道,她心裡是極為難過與不平的-為什麼?一個一生沒有作過壞事,甚至賠上自己健康辛苦撐住一個家的婦人,會遭受到這樣的對待?神沒有說話。我站在三總外頭的公車站牌問露娘:「為什麼?為什麼神是給我這個答案?別人得到的回答不都是好事情嗎?為什麼我得到的卻是這種回答?」露娘說:「也許神有祂的旨意」。我沒有說話。

    兩個月後,我受洗。但是受洗的那天,我的臉上沒有笑容。因為我心裡充滿疑惑。

    又過了三個月,因為癌細胞轉移到脾臟,母親開了第二次刀。一位馬偕醫院的醫生看看我手上的診療報告說:「你們全家要有心理準備」。準備什麼呢?準備我母親即將離開人世的事實嗎?誰來教我學會面對死亡?我的母親買一堆生機飲食的書回家,我的父親開始學習如何照顧一個重症病人,我的弟弟即將畢業加入軍旅。而我,回到台中,繼續我的學業。生活的軌跡變了,不管我們有沒有注意到、願不願意承認,我們都回不到過去的日子了。

    在這段期間,我嘗試帶我的母親上教堂。或許是因為她的心靈也覺得需要有個寄託,所以她跟我去過幾次,但是都沒有固定下來。「不習慣」,母親總是這麼說「牧師在台上講什麼都聽不懂阿...而且,好遠喔,真理堂跟雙連都太遠了」。我沒有多說什麼。剛受洗的我,教會生活也是起起伏伏的,不是那麼穩定。在名義上,我是個基督徒,也曾經在幾次特會中覺得內心很火熱地經歷神,但是一回到家中,看到我的母親,我不知道這樣的身分有什麼意義。

    2002年五月,癌細胞復發,母親要開第三次刀。我決定搬回台北。在醫院陪母親開完刀,回家。七月的一個主日上午,我問她要不要跟我去教會?她說好。我們本來是要去真理堂的,但就在出發前的半個小時,她從外頭打電話回來說:「我突然想起來我去學打太極拳的老師她也是基督徒耶,前幾天母親節我有去他們教會,很近,走路就可以到了,我們可以去那裡嗎?」,我說好,反正就是去看看。那是個很小的教會,在地下室,大概只有四十多人聚會吧。那次聚會完,我母親跟師母聊了很久,因為她本身也是癌症患者。「如果是這個教會,我就可以固定去聚會了,比較近阿,而且我喜歡這教會給我的感覺」,回家的路上,母親這麼說。

    於是,我們就固定在這教會聚會。我從「放投影片」開始學習我從未被教導過的-團契、服事、委身-等教會生活;而我的母親,也慢慢地與教會裡的婆婆媽媽們成為好朋友,並且從她們中間感受到她許久沒有從自己的兄弟姊妹中感受到的-愛。2002年12月15日,我的母親受洗成為基督徒,那一天,她笑的比誰都高興。12月21日,母親再次住院。這次,一住就是三個月,直到她過世,我們都沒有離開過醫院。

    醫院是個很奇妙的地方,你可以感覺到生命的流逝,也可以感覺到生命的被重新豐富。當然在某些時候,我們會埋怨神為什麼讓我們遭受這樣的對待(我們在醫院渡過了聖誕節、新曆年、農曆年,這些「與家人團聚」的節日),但卻也是在病房裡,我和母親有了好長一段完整的時間可以交談-就像是我小時後在飯桌上的那段日子。而每逢教會裡的會友到病房探望我的母親時,詩歌和笑聲總是充滿在整個病房。正是在那段日子裡,我體會到信仰的重要性(「爸,你要告訴媽媽她的病情啦!」「我不知道怎麼說!我不知道!!」),學會在苦難中仰望神的寶座(「洪水氾濫的時候,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詩篇二十九10),並且知道什麼是從神而來的愛-

    愛,就是你知道你需要,但是你卻知道你不配得。

    某天下午,母親突然問我說:「你們每次在聚會時候最後都會說那段話,是什麼啊?」喔,主禱文阿。「對阿,怎麼背啊?我是不是應該背一下阿?」喔,好像是喔。「那,怎麼讀?你教我?」我一句一句的讀給她聽,並且解釋給她知道。「嗯,你還是幫我寫在一張紙上好了,這樣我想到就可以唸了」。母親把那張紙片夾在她的日記裡。

    2003年二月中,我的母親決定接受再一次的手術,即使有的醫生建議他轉去安寧病房,她卻仍堅持要動手術-「因為我要去參加你四月的婚禮,我一定會去」,母親這樣跟我說。「嗯,我們等你」,我回答,卻不敢看她的眼睛。手術當天,由於癌細胞已經蔓延整個腹腔,所以醫生把母親的肚子打開後,又縫了起來。一個星期後,我們準備轉到安寧病房去。就在要換病房的前一個晚上,十點半,「我出去打電話給露娘」,我在母親的耳邊這樣說,她那時候已經沒什麼力氣說話,但是聽到我這樣講,突然搖搖頭。

    「怎麼了?妳要什麼?」

    母親沒說話,只是把手握在一起。

    「禱告?妳要我陪妳禱告?」

    母親點點頭,眼睛微微睜開,看了一下那張釘在她床邊的小紙片。

    「妳要我陪妳唸主禱文嗎?」

    母親又點點頭,手握得更緊了。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

    「願你的國降臨;

    「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

    「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

    「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

    「阿們」。

    「阿們」。

    就這樣,我的母親跟我一句句地唸完主禱文,然後沉沉睡去,再也沒說過一句話。在一個星期後的上午六點,歇了她在地上的勞苦,安息主懷。


    「神阿,祢真的存在嗎?我不知道。如果祢真的是神,求祢給我一個線索,好讓我知道祢是神,這樣,我就相信了」

    神用了兩年的時間,透過我的母親,回答我的禱告。




    Dear Mom,
    today is Mother's Day, and we miss you so.
    See you on that day.

  • You might also like

    6 comments:

    linlin lindy said...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both of your encouragements! it it acutally comfort me alot and fortify my confidence once again! i will never ever give up at all! i was ready and truely willing to follow our LORD until the end of my life! unitl the moment i meet him again in the heaven!God saves us through the end! He loves us! He prepare every best things for us in our life through different ways! He is the king of kings, he is the power of the earth and the world! thank you fater! thank you for choosing us and saving us and clearing us with Jesus's Blood!
    thank again for such a sweetest couple....GOL BLESS YOU AND YOUR FAMILY! AMEN

    tomlinfox said...

    深深地被觸動了。
    我真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真的。
    母親節快樂。

    豬小草 said...

    Lindy;

    還有更奇妙的事在後頭呢,好好期待上帝在妳生命中的大能吧。

    狐大:

    本來這文章兩年前的母親節就想寫了,不過那時候只要一想到就哭,根本寫不了。現在是好多了,寫完才哭。
    希望你們家的那位新媽媽也快樂阿~

    said...

    這篇寫得很感人,我看了忍不住哭了...真的是很美很美的見證,對了,你可以把音樂的裝置換到文章上面嗎?我看完才發現有音樂,不過,也沒差啦,文字本身已經很有力量了,不愧是前輩!!

    joeline said...

    真的很動人.....。
    上帝的帶領,只能說,
    多麼奇妙而無法測度。

    Laure said...

    看完你這篇.....害我紅著眼睛出門。
    有一次在台北的騎樓下,我看一個老人沒有住所,在角落裡窩著,大冬天的,他沒有襪子,沒有帽子手套。我走過去跟他問好,說我想送他禦寒的衣物可以嗎?他卻對我說:謝謝你,小姐.....你認識耶穌嗎?.......我們要以基督的心為心。我很喜樂,我什麼都不缺。
    那一刻裡,我也感覺到了,上帝的存在。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