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nging on the hill, then?

    這期的Economist有篇值得閱讀的文章:God under Howard(要付錢才能看,殘念),講的是澳洲總理Howard執政背後的「宗教與社會趨勢」。簡單的說,這篇文章Howard跟Hillsong(山歌?),這個澳洲有名的敬拜讚美教會/品牌/唱片公司之間的關係談起,指出Hillsong的快速成長反映出澳洲社會「不碰階級問題、只求個人成功」的社會趨勢,而Howard的成功就利基在對「中產以下」的「城市郊區住民」施以小惠,便能擊破反對黨Labour Party的挑戰,更何況,工黨面對的是一個日趨「非工會化」的社會。從這角度,也難怪有人說Howard的執政代表一種宗教右派在政黨政治中的「崛起」。當然,有右就有左(不知道timo這篇文章算不算超左?)。

    不過,我對這篇文章的興趣並不在Howard身上,而是在Hillsong上頭。畢竟在台灣,我們常常聽到有人批判長老教會與民進黨政府之間的「親密關係」(是該批判,但不是說國語教會就比較好,那是另外一種「冷漠」的極端)但是卻比較少去反省當這一波靈恩/敬拜讚美/成功神學的浪潮從國語教會系統為首往台灣教界席捲而來之時,教會與政治之間的關係會出現什麼變化?

    說的更精確一點,當教會的教導變成是「不碰階級問題、不講社會公義、只傳你最特別、只求個人成功」的「新世紀個人生涯規劃領袖訓練學院」時,教會還算是基督的門徒嗎?誰是基督徒的鄰舍?誰是為羊捨命的好牧人?什麼是福音?

    豬頭皮的那首「大水滾滾、江河滔滔」(試聽歌詞)算是對這麼敬拜讚美浪潮的當頭棒喝吧?!但是,這首無法傳唱的「傳」福音歌曲,又有多少人聽的進去呢?當「Hillsong-City Harvest Church-靈糧堂」這條軸心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特會成為大多數基督徒青年必備的年度盛會時,現在,我們該問的問題是:

    在山上唱完歌了,然後呢?

    【延伸閱讀】
    人行道:CHC聚會有感
    爵士狗 汪汪叫:再談教會對青少年的宣教策略
  •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露娘 said...

    想想台灣教會的品味真是被某些媒體給搞壞了,整天趕著**潮流跑,我個人是不反對敬拜讚美、也不反對醫治特會,但是我反對拿這些敬拜讚美、拿醫治靈恩來衝業績的教會,同時更反對不經神學思辯,倒隨社會議題起舞,如同志議題,拿著同理當合理,解放當解決的「自由派」人士。
    雖然大家常批評Church of England,守舊、傾政府等等,但是,我很清楚看到,他們的議事討論中帶有清楚而嚴謹的神學辯證,他們的立場來自清晰的經文傳統和現代社會現實的理解,雖然我個人仍然質疑其對女性不能受封為主教的合宜性...但是,作為教會的一分子,我們必須深思並謹記的是,任何一個產生於基督教場域中的議題都必須經過條理、同時又具有脈絡性的神學討論,最終衍申出告知於社會、教導於信徒的信仰告白,而非僅是情感或否定式的消極宣稱,不然,教會很容易就會成為所處社會中一個逐漸弱化、邊緣化的組織,就算能成為巨型教會,但是無法實踐耶穌基督的教訓又怎樣?

    olivia said...

    嗯嗯...想發表一些意見
    結果越寫越多,貼在這裡可能太長
    歡迎到我的部落格參考一下我唱完山歌後的感受~^_^
    http://www.wretch.cc/blog/dreamysofia&article_id=1804296

    timo said...

    露娘說的:〔作為教會的一分子,我們必須深思並謹記的是,任何一個產生於基督教場域中的議題都必須經過條理、同時又具有脈絡性的神學討論,最終衍申出告知於社會、教導於信徒的信仰告白,而非僅是情感或否定式的消極宣稱〕

    真是深得我心。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