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ange night

    昨天上午去鎮上買菜,魚店老闆在牆上貼著:TODAY's BEST BUY: LIVERPOOL RED。露娘不解其意,我笑著說:「今天晚上LIVERPOOL要跟AC MILAN爭UEFA冠軍獎盃啦!」露娘回說:「是喔?我還以為那張剪報是要幫店裡的紅魚作促銷」。

    是的,我們買了店裡最後一條紅魚回家吃味增魚湯。


    晚上八點半,吃完一鍋味增紅魚湯,我感嘆地說:「唉,要是現在有電視就好了,或許可以看球賽阿。其實足球也挺好看的」。「那你要去pub看嗎?」,露娘問。「不了,你忘記上次那群義大利球迷是怎麼看球賽的啊?都站到人行道去了,今天一定很多人啦!」。不過,我終究是個男人。於是在十分鐘後的「丟垃圾時間」,我仍舊是帶著我的「家樂士光劍」去Bownland Bar外頭湊熱鬧。

    奇怪,pub外頭一片寂靜。透過落地窗一瞧。唉,3:0,AC MILAN大幅領先。pub裡面的英國球迷(即使有義大利人也得偽裝起來),也安靜地不發一語。上半場快結束了。「走了吧,3:0,下半場很難追回來了」,我無奈地收起我的光劍。

    夜裡,十點半吧,四名英國金髮辣妹穿著黑短裙、白上衣、高跟鞋,腳步整齊地走過我的窗戶外面。高興的聲音,像是要去參加一個慶祝的party。「大概是考完exam了吧」,我想。

    今天上午,隨手點入LIVERPOOL FOOTBAL CLUB的網頁。赫然發現:




    這是怎麼一回事?!居然六分鐘內追平,並且在PK賽中獲勝了喔?!歐洲盃冠軍?!

    奇怪,那,昨天夜裡,我們窗外怎麼沒有喝醉酒的球迷在狂歡、喝采、暴動?

    唉,我們真的住在鄉下。
  •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wendelin said...

    嘿嘿, 周四和周五兩天我就在利物浦, 周四晚上在市政廳看到滿山滿谷的紅衣人潮, 整個城市陷入瘋狂

    irrenhaeusler said...

    嗯,利物浦跟 AC 米蘭這一場真是有點扯。不過德國的電視記者也很愛國,跟台灣記者誇王建民一樣,說 Liverpool 自從德國球員 Hamann 換上場去之後,整個球隊當場脫胎換骨、有如神助,切……

    唉,每次遇到 CL 這一級的比賽開打,那個晚上我就無心唸書了,真要命。

    豬小草 said...

    wendelin:

    你還真是會趴趴走耶~什麼東西都被你遇到了。五昨天去買報紙的時候,書報架上也是一片紅!

    蝸牛:

    對阿,台灣人拯救了紐約洋基呢!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