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恐懼

    稍早,蘇格蘭警場證實了警方昨日在Stockwell所射殺的男子,跟爆炸案毫無關係。這個巴西籍男子是英國警方放寬用槍原則後的第一個無辜受害者。

    因為恐懼,所以這種「無須查證、當場格斃」的峻法,成為英國警方預防(?)恐怖攻擊的方法。而這種做法,卻為倫敦的穆斯林帶來更大的恐懼。因為這些陌生的面孔已經被這個新的用槍手冊預設成為「嫌犯」

    「恐懼」,是一種壓力下的情緒,並且因為理性而擴散。

    上個星期三,我跟露娘從Hull搭火車回蘭卡。途中在Leeds轉車。車子快到曼城的時候,有一個中東籍男子突然走到我們隔壁,跟一個看起來也是來自中東地區的男子問路。聽起來,他要去一個他從來沒去過,甚至連地理位置都搞不清楚的地方。他所憑藉的,是一張字跡潦草的便條紙。

    「所以,你確定是在這裡下車嗎?」,中東男子問。

    「應該是吧。你可以在曼城下車再問人,問警察怎麼轉車過去」

    「...」,中東男子沒搭腔,又說:「所以,你確定嗎?」

    男子看了他一眼,沒回話。

    突然之間,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在車廂蔓延開來。即使我知道這樣的恐懼感是毫無理由的,但就是無法克制我的汗毛直立。
  • You might also like

    8 comments:

    kejo said...

    最近坐公車或地鐵時,發現不少人都會盯著附近人的隨身細軟。在公車上有人離座時,也會有人(包括我在內)「稍微」看一下留下來的位置。

    小草說:「『恐懼』,是一種壓力下的情緒,並且因為理性而擴散」---這種恐懼老實說我有感同身受。

    不過右派小報漸漸營造出來「焦慮」(尤其對穆司林),不知道會不會導致更多不理性行為的發生。

    盯著細軟看和對清真寺丟石頭,剛好是「恐懼」和「焦慮」之間的對比。

    kuow said...

    我之前聽到這個新聞就覺得很可怕,果然今天證實是射殺錯人,我想恐怖的不是爆炸,而是人心被一種恐怖的氣氛籠罩。

    雖然回台灣幾天,有點想蘭卡的鄉村風景,但是聽到這種事情,心裡也覺得很鬱悶。

    kuow said...

    PS:

    最近太忙沒空來你家逛一逛,今天發現你換了新的頁面,看起來很不錯,不過那刊頭照片,咦,地點有點熟悉.....

    豬小草 said...

    kejo:

    右派小報?哪一家啊?是太陽報嗎?我每次看到太陽報的刊頭都覺得很可怕,好像大攻擊就要來了。昨天衛報有一封讀者投書,是英國穆斯林會議的秘書寫的,他質疑為什麼明明是因為Blair決定攻擊伊拉克而導致恐怖攻擊,現在卻變成要穆斯林來找出「內部兇手」?我想,這樣的質疑與不滿,恐怕會越來越多。

    kuow:

    蘭卡其實很平靜,尤其是在summer school期間,校園裡面都是年輕人跟老人家阿。不過,大家對於背大包包人,是會多看兩眼。至於刊頭,嗯,我想,我去過的地方就那幾個嘛~

    kejo said...

    daily express和daily mail有時感覺也是很武斷或危言聳聽。
    一些穆斯林除了不滿,現在也會覺得害怕吧。傷腦筋。

    妙子 said...

    小草常帶大包包出門嗎?

    豬小草 said...

    對阿,我是一定要背大包包出門的人,這樣我才會有安全感...

    Danny said...

    我覺得那個巴西小孩是沒太明白英文,不確定警察數熟在唧咕蝦米,所以,被打中。而且現在規定便衣要開槍就是打頭部,眉心,一槍斃命,因為打身體其他地方會有炸彈……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