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ay, after London bombings

    今早起床,陽光燦爛。跟昨天一樣。

    大致瀏覽一下BBC(線上新聞剛剛連不進去)跟衛報,報導內容跟昨天差不多,一樣的鎮定與平實,並且沒有多餘的猜測。相較之下,台灣新聞媒體的標題跟內容,反而是慌亂與緊張。也或許是因為這原因,上午接到一些朋友來自台灣的問候。其實,人在北英格蘭,又是鄉下地方,爆炸案對我們的生活影響不大。但還是謝謝各位關心。

    wendelin為此寫了一篇文章,頗值得一讀。畢竟,「好戰政府」與「恐怖主義」已經成為兩個相互滋生強化的「道德體制」,他們當然都不會倒下,倒下的只有夾在中間的人民罷了。George Galloway說這次的恐怖攻擊是英國人民為英國政府的行為「付上代價」,雖不中聽,但卻是事實。而雖然G8發言人宣稱大頭目會議不會因為恐怖攻擊而退縮,但事實是許多會議的重要議題-特別是「氣候變遷」-已經因為這爆炸案而被延後了。而如果最後這些大頭目拒絕履行他們對氣候變遷以及非洲債務的承諾(是的,他們過去早就承諾過,這次是要他們履行承諾!!),那他們或許會說:「因為眼前有比氣候和非洲更重要的問題要去處理,那就是如何保存我們這個文明的社會...」。

    在昨天晚上禱告會上,有不少朋友為在這場爆炸案中死傷的人及他們的家人禱告。我想這是重要的。但是除了這以外,或許我們更需要為在英國的穆斯林禱告,畢竟除了恐怖攻擊的污名外,他們也同時背負著「佔用英國社福資源」的污名,請為他們的處境禱告;也請同時為此刻正在倫敦的觀光客和上語言課程的學生禱告,畢竟他們或許是第一次來英國就遇到這樣的事情,人生地不熟的,心裡難免慌亂,請為他們內心的平安禱告;當然,仍舊是為了那些放置炸彈的人禱告,求神赦免他們的罪,並且用祂自己的愛化解他們心裡的恨。

    最後,為我們自己禱告。求神給我們一個敏感體諒且願意愛人的心,能夠更多地認識在這爆炸案背後糾結複雜的歷史與情感,而不是用簡單的二分法來割裂這個已經充滿各種歧見與誤解的社會;求神破碎我們,使我們可以成為那個去理解人、關心人,甚至是擦乾人眼淚的使者-不管那人是穆斯林、是這次事件的受害者、是受到驚嚇的、是放置炸彈的-我們都相信世人需要神祢自己的愛與公義來帶領他們,如同我們需要祢一樣。

    小孩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

    阿門。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MEB said...

    倒下的只有夾在中間的人民,誠然無錯,但是,就某方面來講,這不就是民主制度?民主是意見的總和,或說妥協。妥協了之後就必須為另一半自己不同意的意見負責。那些不會倒下的領導人,雖然說實際上他們只是遂行個人意志,但是意義上他們只是民意的代言人而已。這不就是民主可悲的地方嗎?

    豬小草 said...

    唉。也是啦。還是那句話說的好:「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的...」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