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跑一整天

    上午十點,終於等到HINET來幫我們裝ADSL了。裝好後,我跟工作人員不能免俗地聊幾句「民營化後的中華電信」,聽工作人員的口氣,似乎是對未來頗為擔憂。十一點,出門赴午餐會,搭捷運在忠孝敦化站轉公車,在信義路下車時,發現敦化南路真是要比光禿禿的信義路好看太多了。賊捷運,還我行道樹來!!

    吃完飯,MW跟她同事去逛街,做「三百萬貴婦人見習生」,我跟露娘去逛誠品。「你知道嗎?三叔在地下室的店收起來了」,露娘看著我驚訝的表情接著說:「聽他說,誠品會定期評估你的營業額,如果你達不到他的標準,他就會逼你撤櫃、要你退租」。果然,誠品的成功是靠營造氣氛、出租店面和物流倉管。

    我想買的《後工業機會》還是沒有書,真不知道是因為暢銷,還是因為出的少。為免憾事重演,當機立斷買了蘇碩斌的《看不見與看得見的台北》還有夏傳未的《禿鷹的晚餐》。

    蘇的書是從他的博士論文改寫而成的,我在山豬窟聽過一次他的演講,應該是他論文的核心問題,很紮實的研究。雖然我有他博士論文的電子檔,不過,看起來這本新書有為了一般讀者改寫過,所以還是買了。夏的書是前天在IRON那裡看到推薦序所以想買的,看起來裡面有不少訪談,可以當作預習跟複習。

    在誠品另外看到幾本談伊斯蘭和猶太教的書,實在是很想看,可惜沒有時間跟預算,不然,買回來當「桶邊書」(馬桶旁邊的書),也不錯。其實,要是有一個熟識且趣味相投的朋友做「行書」的話,應該更不錯。

    趁著下午有風,我跟露娘決定從頂好走到光華商場買無限網路基地台。途中經過台北工專,這才發現校園裡的樹蔭和古老的校史館真是美麗。之前就知道光華商場要拆了,不過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就好像不知道工頭堅的光華商場之書會什麼時候寫好一樣),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要是哪天這橋下的「天堂」不見的話,一定很不習慣。

    之前跟一個朋友聊過台北的「臨時狀態的常態化」,因為不管是光華商場、建國花市、辛亥書市,原本都只是因應都市公共空間不足而設立的臨時空間,想不到,就這樣一直臨時下去了。這大概也跟當時國府接收台灣的背景和心態有關吧。

    想不到,光華商場裡面的東西賣的要比外頭的商家貴,同樣的機型差了有兩百左右,等於是一成的售價。所以後來是在外面的一家小店買了BUFFALO的基地台,手掌大的白色方形盒子,挺耐看的。

    晚餐在台大附近的葉記和隔壁的涼麵解決,麵很好吃,抄手除外。無奈的是,《後工業機會》這本書連唐山都沒有,只得請店家代訂了(那我前天不就該在誠品訂書了?唉)。坐捷運回家前,到處找佐丹奴,為要買兩條短褲,可惜顏色不對,改天再去東區換。

    睡覺時間到了。

    回頭看看自己上面打的這一大落,活像是怕忘記什麼重要的瑣碎事情所寫的紙條,跟在《博士熱愛的算式》這本書裡那個記憶只有八十分鐘長的博士所做的事情一模一樣。只是,博士是把重要的事情用小紙條塞在衣服的袖口領口鈕釦周圍,而我,是寫在網路上。
  • You might also like

    7 comments:

    bodu said...

    《後工業機會》一書,唐山書局擺了不少

    豬小草 said...

    哪有!昨天晚上去沒書啊*泣*

    雪 said...

    "記憶只有八十分鐘長的博士"

    我現在發現我的記憶小於一個小時。簡直是過目就忘啊。

    我也在做跟你一樣的事情,寫一些怕忘記的在網路上^^

    lancs said...

    回來就知道短褲是必需品,我也是找了好幾家呢!

    露娘 said...

    回台灣吃東西有點失望,味道實在太重了,夏日炎炎,清淡為上,哎!又要自己煮了!
    又,許久沒連msn(蘭卡網路不支援mac系統),一上線,一堆人撲上來,嚇死我也,一小時談話量可以抵一年,今天不上線!
    再,每個當媽的人一碰到我,巴不得立即傳授畢生的媽媽經,連不認識的市場阿姨、超市小妹都一樣,只能說,台灣人實在給她太熱情了!讓我有點不敢出門了!

    豬小草 said...

    雪:

    怎麼辦,我也老了~買pda好了?!

    lancs:

    短褲真的很重要,四條是不夠了。再買!

    露娘:

    阿~怎麼都聽不到爸爸經呢?XD

    水灣 said...

    哈哈,好個「桶邊書」,不自覺的想到XQ桶麵>_<
    在中國時買的簡體字《古蘭經》至今只翻了簡介,還沒讀正文,這倒提醒我可以繼續了。
    當初在書店時有些掙扎,因為不知老共有沒干涉過內文翻譯,不過伊斯蘭的中心思想應該不會偏離才對。


    豬小草的爸爸經應該近期內會推出?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