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y wife|眼前的路

    昨天下午,露娘去參加教會英語禮拜的籌備會前會,這事工算是教會今年的大計劃。回來後,她跟我分享一些心得,以及未來可能的計畫;突然間,我的心裡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或許在很多人,尤其是長輩,的眼中,露娘是一個常常在更動人生計畫的人。大學畢業後,進了社研所;拿到碩士,去了K;一年後,轉到Y;然後,因著神的呼召而進了神學院;一年後,結婚;再過一年,跟我去英國;又一年,回到台灣,孩子出生。在人看來,她現在一點成就都沒有。但是對我而言,我卻在她身上看到神的計畫,以及一步步的帶領。

    「你不覺得神讓我們去年在英國一年,就是為了這個事工準備的嗎?如果妳沒有在英國的經歷,我想他們也不會找你去參加英語禮拜的工作,更不用說接下來的計畫了」,我這麼跟露娘說。

    作為一個作常被她的更動所打亂的人,我必須承認在大多數的時候,我的抱怨與爭競要比接受與鼓勵多的多。但在今天上午(是的,關於英語禮拜的討論持續了兩天之久),我卻突然間明白過去這幾年神對我們這個家的帶領是何等的美。

    神一步步的破碎我們、磨塑我們、堅固我們,以致我們可以學會稍微把頭抬起來看看前方的路會走往那個方向,並且打開我們的心去留意他的聲音。雖然我們所走的路在人看來未必平順,但我們卻在每一次數算主恩的時候忍不住讚美神。

    神對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計畫,問題是:我們看不看得到?

    我喜歡看露娘在教會服事時的樣子,不是因為當她在服事中的光芒,而是因為我可以從那些圍繞在她身邊的女孩們看到一種不同的眼光--那對神有信心的女子是有福的,那服事神的女子是有福的,那走主的道路的女子是有福的...我也可以!

    為此,即使我在聚會中只是個小小的配角(未來專屬的工作應該是抱小孩),我也甘之如飴。我甚至會想,或許我的存在,就是要給那些女傳的另一半(或者即將成為另一半),乃至於她們的家人,一點信心。

    這信心是對她們的,更是對神的。
  • You might also like

    11 comments:

    得得的爹 said...

    作為人,我深深地感受人要往前看的時候,其實眼光是何其短,但往往在回顧、思想、反省的時候,卻明白了上帝的旨意。

    願你們在英國的經驗,能成為眾人的祝福。

    doggielucky said...

    謝謝你。很感動。
    是的,『神愛我們,並且為我們的生命有一個奇妙的計畫』!
    願神幫助我們,都能順服的走上那拯救我們的召我們來要完成的使命、要走的道路。
    好叫有一天,在祂的面前,我們能說,那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

    再次感謝。您家庭的見證,很激勵人:)

    Cinia said...

    基本上我觉得我的人生也是过的比别人浪费。特别是看到年纪轻轻的小女孩便踏入大学跟我同读研究生的时候,更是觉得自己的人生跳来跳去摇摆不定。不过每每回看过去也是感动于神的带领,虽然眼光没有看到未来的道路和方向,但是,希望以后再次回看的时候,也能像你们一样,看到神对自己的破碎和塑造。
    羡慕你们!愿神更多的使用你们(是你们哦,绝对包括我们伟大的牧师公),成为更多人的祝福!
    想念你们!!

    Anonymous said...

    I hope I succeed in posting the message here. Sorry that you know I am more used to type in English.
    I am touched and much encouraged by your sharing; particarly, it's about the 'critical' time for me thinking what to do NEXT.

    As God's childen, We do not belong to this world, but currently dwell on this earth. Because of our faith, we are learning to think 'beyond' this world. We may be aware that God has every good purpose in our life, but certainly not easy to 'submit' ourselves and live a godly. May you and your family are richly blessed by the Lord--what you do brings more people in front of Him. Me and othe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CCF, Lancaster remain you in prayers.

    Lydia

    三號小電池 said...

    你好,
    常看你的文章,今天第一次上來留言。
    我也是一個社會學博士生,最近剛剛成為基督徒。自從社會學進入我的生命以來,我一直很堅定地認為,社會學家與基督徒是互斥的兩個身份。因此,我花了很多時間,才能慢慢地接受這個信仰,但至今仍然有很多困惑與不解。
    而且,我是在很大的信心危機中接受這個信仰的。
    發現有人跟我一樣,身兼基督徒與社會學家的身份,我很高興。看到你誠懇坦率地剖析你從對因身為「牧師公」而掙扎,而與牧師妻子之間發生競爭、衝突,到慢慢能悅納妻子在信仰路上的成長,從而對神充滿感激讚美的心路歷程,我很感動。
    謝謝你的分享。希望有機會能拜讀社會學與基督教兩種思想體系在你身上如何共存的經驗。
    祝好

    豬小草 said...

    銘偉、doggielucky:

    是阿,要常常記得數算主恩哩。

    cinia and Lydia:

    最近一直都會想起在LANCASTER的你們(當然也跟時常收到CCF開會記錄有關啦),感謝神讓我跟露娘能夠在英國時遇到你們,使我們對服事和團契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對了,請順便問一下Fiebe媽媽,是不是真要帶Hana姊姊來台北看Lulu妹妹?

    三號小電池:

    抱歉,因為覺得你的留言比較適合放在這邊,所以就把你的留言移到這裡來了。

    其實,在我自己的經歷裡,並不特別覺得基督教與社會學是相衝突的;相反的,反而是接受這個信仰後,我對於社會學的思考比較能有多元的視角。很怪吧?

    不過,你的疑惑正是我下週四要在山豬窟社會所團契分享的題目(社會所還有查經班哩),獲許等我下週分享完,再寫成一篇文章好了。

    三號小電池 said...

    謝謝豬小草的回應。
    我離開山豬窟一段日子了,但印象中那裡的基督徒多半是做量化研究。我自己做的則是比較與歷史研究,在那裡熟識的幾位老師似乎也認為社會學家不可能成為基督徒,所以老覺得找不到可以參考的對象。很好奇基督信仰如何豐富你社會學的視野,期待你的分享。

    露娘 said...

    過度追求「成就」真的是一個緊箍咒,閉上眼睛只注意自己設定的某一目標,不僅扼殺人的創造力和想像力,更看不到神的帶領與驚喜。

    在24, 5歲的時候,全心想的都是要在30歲拿到博士學位,那時,任何一件可能阻礙的事都會讓我精神緊張,人家看我像是前途不可限量,所有事都在我的掌控中,但我心裡知道,我是被學位和成就給控制住了,一點都不自由。

    如今,快30歲了,博士的第一筆劃都還沒開始寫,看到比我晚畢業的同學博士之路都已經走到一半,心裡偶而還是嘀咕,怪上帝開玩笑,有事沒事把我叫進來我幹嘛?不但對不起栽培我的老師,還常被質疑全職服事的價值(當大學老師總比牧師強),現在又牽連小草和小露,背起牧家的十字架。

    但是,即便如此,心裡還是覺得很幸福,因為上帝的同在,我的生命充滿驚喜,因為祂的帶領,我的路程多采多姿。上帝,永遠在我們之上、之前,做美好的工作。

    三號小電池 said...

    謝謝露娘的分享。
    作為一個初信者,我還不知道在信仰這條路上上帝要怎樣帶領我,信心也還薄弱不足。如果我博士學位拿到了回到台灣以後還沒有放棄這個信仰,我希望能有機會去露娘牧會的教會親自聽露娘講道。
    一定會是很動人的經驗。

    露娘 said...

    To Cinia 'n' Lydia,

    總歸一句,很想念你們,因為你們,讓我們一家真的經驗到神的恩典!另外,某晚還夢到Phoebe到台北找我們(她到底來不來呀?!),我想,是太掛念了吧!希望大家快點拿到學位,回台團圓,Cinia當旅行團領隊,趕快組團到台灣玩!

    露娘 said...

    To 三號小電池,

    放心,神不會對你的呼喊相應不理的!我常告訴人,神的應許永不改變,但是曠野的路程長短是決定於自己!

    願神賜你敏銳的耳朵,時時聽見聖靈的提醒!

    另外,回來時記得說一聲,歡迎來我們家玩,請你喝咖啡(小草煮),吃蛋糕(露娘烤)...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