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年前的那段話

    上午看到工頭的那篇文章,心情一直很悶。「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看著凱洛不停地修改自己的網摘心得、雨漣鉅細靡遺地寫下自己作網摘的方式,我真的相信,如果網摘師這工作有任何道德壓力的話,決不是因為他們領了多少錢,而是因為這份工作的困難程度逼著他們不停在「摘與不摘」之間掙扎著。而這困難正來自於部落格這個平台「公開但不公共、開放卻又私人」的媒介特質

    有時候我不免會自嘲地說:「何必寫那麼多呢?弄不好還被人家以為我是庸人自擾、是酸葡萄心態...」到頭來搞不好連朋友都沒得作了。

    只是我心裡很清楚地知道,我之所以想弄清楚這中間的邏輯,全都是因為六年前明日報關閉時所看到的一段話:
    雖然網路帶給我們「自由」,每個人都可以建立自己的網路媒體。但如果優秀的文章在網路上找不到讀者,或無法換取足以謀生的酬勞,就無法鼓勵文字工作者持續創作。如果所謂的「自由」,就是不知名的文字工作者努力在網路上無償創作,結果讀者少、沒有收入、還要讓網站大賺流量跟廣告費,這種「自由」,不過是變相的剝削。

    華文世界的領導網站,應該要肩負起媒體的社會責任,共同協助公正的供稿聯盟成立,讓文字工作者的交易機制能成功運作。
    這段話,是Roach寫的

    雖然這幾年我無法清楚地記得這段話的每個字,但我結結實實地記得初次讀到這段話的震撼。與贊同。而六年後,當我看到智邦要推出網摘師主動地、有組織地、有活動力地收集網路上值得推薦卻又容易消逝的部落格文章時,我一方面期待著他們的作為,另方面,這段話也仍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為此,我誠懇地寫下自己的疑惑

    我沒有能力控制別人怎麼解讀我的文章,但是我願意盡我的能力去說明,甚至去修正,我的想法。而我更願意等待,那樣一個公平機制的到來。
  • You might also like

    9 comments:

    ROACH said...

    豬小草:

    正在寫一篇長文,先簡短回答。

    靠網友的貢獻大賺廣告費的,是那些網站?嗯,不是智邦生活館。如果不經營網摘,智邦生活館今年應該可以多賺 200 萬以上。

    當發覺自己可能開始有獲利能力時,誰先找出受人肯定的 blogger ,讓 blogger 有實質收入?好像是智邦生活館(如果源自國外的 Engadget 不算)。智邦生活館還提出,10% 獲利分享給網摘師的理想。至少今年會這麼做,沒問題(雖然實質上是發不了什麼大錢)。

    網摘並不會帶來太多流量。如果有人來到 MyShare ,點了十個網站,MyShare 只有一個 pageview,其他網站會得到 10 個 pageview 。網摘的獲利模式是很不明確的,但既然目前行有餘力,我們也想嘗試 Web2.0 時代的一些新模式。

    想要讓所有在網路上創作的人都能從網友的閱讀中得到收入,在目前還是一個遙遠的夢想,可能只有 google 有這種實力來做出必要的機制。但,創出「網摘師」這樣的稱號,發給選取好文的稿費,至少是一個開始。網摘師也都是 blogger 出身,blogging 受到肯定了,有稿費拿了,不該正面看待嗎?

    我一直憧憬的是 about.com 的 guide 。About.com 剛開始時,guide 的薪水大致也不過等於台幣 4000 元,幾年後的現在,倒也提昇到 500 美金了。台灣的市場小,大概很難撐得起像 about.com 這樣的規模。智邦生活館規模小,能做多少就算多少了。

    豬小草 said...

    Roach:

    我當然知道台灣的市場小、智邦經營的辛苦、網摘並不會帶來太大流量...等等你所描述的事實。所以我才會說:「我願意等待」阿。

    至於是否正面看待智邦網摘師?嗯,如果我不正面看待的話,我怎麼會說我有期待呢?如果我不正面看待的話,我又為什麼時常支援前線呢?如果我不正面看待的話,我為什麼要一直問該怎麼轉出彩蛋與標示蛋種呢?:-)

    可是,正面看待不等於中間沒有疑惑吧?我也自認我的文章不是隨手寫的、為暖場脫口而出的;當然,我或許不過是個不懂Web2.0的庸人,老是在問一些不上道的問題就是了。

    為你過去的文字,與現在的努力,一併致上謝意。:-)

    ROACH said...

    豬小草

    我倒覺得你好像常常做球給我回答一些不方便自己講出來的問題啦:XD

    Anonymous said...

    「如果不經營網摘,智邦生活館今年應該可以多賺 200 萬以上。」
    若真是如此,我必須說,您真的不是一位適當的經營者,竟然讓企業淪落至此?置 貴公司之員工及股東權益於何地?
    另一方面,我當然也不禁懷疑:那為什麼還要做這件事情?為服務大眾?為優秀的網路寫手?為網路著作得受回饋的公平機制產生?
    這麼偉大的想法卻不賺錢,或受到大家支持,為什麼?

    豬小草 said...

    ROACH在啪啦夫那裡有某個回應是這樣說的:「我想這可以藉由設計各式各樣的小貼紙,來讓不願意被摘錄的人願意張貼。另外,我們也可以蒐集不願意被摘的名單,也可開闢信箱讓不願意被摘的人來信告知。如此,就可以讓網摘師減少冒犯人的機會」。我在想,這話有沒有可能反過來說,不是不想被摘的人表態,而是讓想被摘的人表態;這樣的話,有沒有可能成立所謂的供稿聯盟?

    另外,即使網摘是合法的(當然,這種說法很消極,積極的說法是:網摘不違法)但是在面對「日記式BLOG」與「評論式BLOG」時,或許前者還是小心一點的好;因為前者多半只是想跟周遭朋友分享,並不是想被討論。

    ,我在想MyShare這次會引起那麼大的風波,而HEMiDEMi沒有,或許還是跟智邦除了提供「網摘平台服務」以外,也主動邀請不少部落客擔任網摘師有關吧。雖然ROACH的新說法是說因為網摘屬於一種編輯著作,而智邦與網摘師之間沒有簽署著作權讓渡書,所以網摘亦受著作權法保護且該著作權屬於網摘師。只是這種說法也挺容易被人過渡推論為智邦在這件事情上沒責任,或者說不用擔負什麼責任。不過,我相信這不是ROACH的原意。

    ROACH said...

    豬小草

    智邦與網摘師的關係,原本就是處在隨時可以解約的情況。網摘師如果不想摘了,隨時可以不幹。我們從一開始,就是「專欄作家」這個定位。

    網摘是一種「著作」,並不是「新說法」,而是「本來就是這樣」。著作之成立,並不需要主動公告或登記,而是當你在創作的時候,它就是一個著作,而且受到各種保護了。但我之前腦筋遲鈍,忘記「編輯著作」這回事,所以有些事情講不清楚。

    我不會去搞什麼供稿聯盟,就一位網摘師而言,他應該就促進社會資訊流通的角度來摘文,而不是搞同樂會。但迴避日記式、無涉公共事務的網站,我想是合理的。

    少賺 200 萬,其實也還好啦。這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豬小草 said...

    唉呀呀,新說法是指在這波討論裡最後出來的講法啦,不是指「說詞」啦。當然,在「法律上」,網摘師作的就是編輯著作;但是在這波討論裡,一開始並沒有人把網摘行為當作編輯著作阿,所以你的文章當然是新說法嘛。

    blogspot沒辦法讓修改之前的留言,所以沒辦法把「新說法」那三個字槓掉,抱歉啦。

    豬小草 said...

    不懂著作權法,所以對於ROACH主張「網摘內容=編輯著作」有一些疑惑。

    這疑惑在於,因為網摘的內文,不管是引用原文部分文章或網摘者自身下的評論,內容其實都很短。這樣一來,如果我是用Newsgator抓取智邦網摘師的網摘放在我自己的部落格上作聯播的話,這樣有沒有因為「全文轉載」而有觸犯著作權法的可能?還是說,連網摘都必須標示CC授權?

    這疑惑在我之前想要不要透過myShare或HEMiDEMi收集特地關鍵字的RSS FEED作聯播時就有過。不過,當時只是在想說「這樣的作法不知道要不要先經過網摘者的同意?」

    豬小草 said...

    這問題ROACH有回答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