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宅溝(1):忘了我是誰

    話說這個亞灣村裡有戶鍾姓人家,世代務農,偶而做點南北貨的買賣,幾代下來,倒也攢了點錢,買下了村子裡好大片土地。鍾姓人家最出名的人當屬其二十四代孫鍾元。相傳鍾元這孩子從小就不學好,好騎馬射箭、惡詩情書畫,沒想到卻也因此幫鍾家弄到了好大一片土地。只可惜鍾元的孩子鍾明,生性乖僻,不好交遊,總是喜歡躲在家裡看小說,也因此錯過跟著街坊鄰居做跑單幫的機會。等到鍾明的孩子鍾清出世,雖然附近的街坊還看鍾家是個大戶,但隔壁村的幾間大洋行,卻早想把鍾家的土地據為己有。

    鍾清年輕的時候,身體還挺不錯,卻沒想到三十一過,卻因為被狐狸精給迷惑了,身體一天天地衰弱下去。那幾間洋行見機不可失,紛紛藉故與鍾家引起紛爭,企圖渾水摸魚,分一杯羹。起初鍾家仗著家丁拳腳工夫了得,還能打回去,後來這些洋行不知道從那弄來什麼洋槍火炮的,就把鍾家家丁打得鼻青臉腫的。鍾清心想:「這些洋鬼子貪的不就錢嗎?大不了我把東南方那幾個不值錢的土地借給他們做生意就行了」。只是沒想到,這些洋鬼子見有利可圖,自己打、聯合打,幾年下來,就從鍾家「租了」好大片土地。

    故事,要從鍾清的獨子鍾國說起。鍾國這孩子ㄧ出生,鍾家的家產就已經敗的差不多了;就連住在村子東北角那個山田先生,這會兒都跟鍾家「租了」好幾塊地。其中包括在村子東南方水溝邊上的那幾塊畸零地。家道中落,實屬不幸,只見鍾家人每天坐在家裡愁眉苦臉的,卻也想不出什麼解決辦法。有一天,有幾個從外國喝過洋墨水回來的青年給鍾老爺子介紹一個女孩兒,名叫小華,父母也是地主、也做買賣,並且是洋學堂畢業的高材生。鍾國對小華雖然不是一件鍾情,卻也日久生情,於是,就在幾次家庭革命後,鍾國把小華給娶了回家。那天,可是村子裡的大事:畢竟他們是這村子裡第一對自由戀愛的夫妻。

    小華剛嫁到鍾家,就得每天與洋行裡的那些買辦們周旋,生活好不辛苦。過沒幾年,山田先生突然跑到鍾家大宅裡打打鬧鬧,小華這才發現山田先生已經是個富可敵國的大商人了,鍾家當時除了土地之外,實在沒有什麼本事跟他鬥。屋漏偏逢連夜雨,生無定性的鍾國偏偏在這時候與年輕時的農村玩伴小民搭上線,兩人每天魚雁往返,鍾國漸漸心生休妻的念頭。

    好不容易,小華跟隔壁村的山姆大叔聯手把山田先生給趕了出去,回過頭來卻聽到某日鍾國對她冷冷的說:「我對小民的愛已經無法自拔了,你看著辦吧」。小華這才知道先前聽說鍾國與小民互通款曲一事,並非傳聞。小華本來想說,憑著自己大房的地位,只要能幫鍾國生幾個精壯聰明的孩子,他終究是會回到自己身邊的。只是小華沒想到的是,農村出生的小民雖然洋墨水沒喝多少,甜言蜜語倒是能說善道;於是乎,別說是鍾國了,鍾家上上下下、大大小小都相信:「鍾家會落到今天這個田地,都是因為小華會剋夫,只有小民才有幫夫運」。

    小華漸漸失寵,在大宅裡也沒剩幾個朋友。只見小民不但討人喜歡,鍾國最後甚至決定把小民給娶過門,當二奶。小民當了二奶以後,就沒給小華好臉色看過,甚至想要取小華而代之,做鍾家真正的大少奶奶。就在小民的處心積慮,以及村子北邊柴可夫先生的幫助之下,小華,這個鍾家的大媳婦、大奶奶,被給打出門去了。在收拾了點細軟之後,小華逃到東南方水溝邊的那幾塊畸零地,含辛茹苦地把孩子照顧長大。

    不料,就在這些年裡,那作二奶的小民不但以大奶自居,還要街坊鄰居們切斷與大奶的關係,甚至跟街坊們說:「小華那女人背著我們鍾家偷漢子,而且還是偷洋鬼子,所以我老公把他趕出去了。想不到那個臭女人居然還敢掐著他的孩子不讓他們回家跟我先生團聚。嗚嗚嗚,我一個人守著這個家好辛苦啊」。

    然而,那幾個由小華一手帶大的孩子們卻說:「娘,那爹爹對你那麼壞,不要回去了!我們不想回去。我們一想到回去還要叫二奶為媽媽,我們那口氣就嚥不下去。那二奶還打自己的小孩哩,她也不承認,說是那些小孩自己愛亂跑,撞到頭」。

    二奶聽到這話,跳出來說:「想分家?你們這些孩子還有人性嗎?你媽再怎麼說也是嫁到這家裡的,你們這些小王八蛋當然也是我們這家的種。想分家?我打死一們這群小王八蛋!」

    二奶跟那群小孩吵了起來,二奶的孩子也加入戰場。結果,大奶不但被晾在一旁,還被不明究理的人說是二奶。唉。我說這世界是怎麼了?


    【後記】

    這篇文章是在受到Portnoy那裡激烈的討論刺激而孕生出來的,本來只有一小段,後來因為要幫整個故事作些背景設定,就越來越長了。目前,這個故事還是文字版,因為我晚上喉嚨痛,怕錄音效果不好。等過幾天有精神點,再錄成podcast吧。

    再次聲明,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託夢。
  • You might also like

    7 comments:

    Portnoy said...

    好了,決定開拍!如果從鍾元開始演,然後接著演到廢業青年的科幻大戲啟不妙哉~!

    Tomlinfox said...

    咦?這我就有點看不懂了,之前不是聽說那個鍾元是霸了鍾家家產的大流氓,鍾家人為了趕他走還有在月餅裏夾條子的故事嗎?另外那個鍾清原來也是在村子東北邊賣殺豬菜的,本來也不姓鍾,姓愛新覺羅,他們家曾祖輩以前和鍾明他爹鍾宋搶生意還鬧的很不愉快哪!

    這大宅溝確定都是一家子人嗎?

    MEB said...

    外傳, 就說了是外傳嘛
    話說, 那個小華家其實也不是那麼的平靜. 當初鍾清老爺隨手趕了幾個佃農到東南方水溝邊那塊廢土上去住, 也就不再管了. 等山田胖子肥了起來之後還強取豪奪搶了幾戶佃農家的閨女, 那時候鍾清老爺自己都硬不起來了, 乾脆當那塊地不存在, 省的麻煩.
    等小華搬過去的時候, 佃農們原本想說好歹來了個本家大奶奶, 可以沾點光說. 誰知這大奶奶來的可狼狽的, 簡直是逃難呀, 但是狼狽歸狼狽, 大奶奶來了之後不改大戶人家的氣派, 跟佃農要吃要喝, 還嫌佃農土裡土氣的, 不准自己的小孩跟佃農的混在一起.
    大奶奶當出來的時候因為太過霸道, 有幾個佃農派了代表去跟大奶奶陳情, 希望大奶奶手下留情, 讓大家喘口氣, 結果竟然一去不回, 從此沒人敢在做聲. 而這事, 是到了最近Nag Hammadi文獻被某個佃農小孩玩泥巴在自家後院挖了出來, 才抖出來的

    brahman said...

    從portnoy那邊一路看過來......
    已經開始要大河小說了嗎?

    豬小草 said...

    portnoy:

    我個人比較擅長家庭倫理大悲劇,大溼的那種科幻大戲,我寫不來啊。

    狐大:

    大家族嘛,難免有爭寵、謀家產、離家、王子復仇等故事,您瞧王永慶大善人家不就這樣嗎?更何況,這重點不是當時大家心裡覺不覺得是一家人,重點是後來鍾國怎麼寫自己的家族史啊;那,我這樣說,您就知道了,誰寫家族史不加油添醋一番,是吧?

    毛博:

    沒得錯,想當出小華之所以不討鍾大爺子和鍾家下人們的歡喜,為的也是她那大戶人家的習氣。當然,多少也跟她帶進門的奶媽,阿國,脫不了關係。您瞧,今兒個那奶媽阿國的後人不才要把大奶奶家的大掌櫃,進一,給鬥下來嗎?

    brahman:

    大河劇?嗯,我對這節目的設定是金色摩天輪+台灣龍捲風耶。

    PipperL said...

    下一集也許是講大奶奶底下幾個小孩跟東南方水溝佃農之子搶地的故事?

    豬小草 said...

    這...大奶奶的孩子會說:「主人回家住,何搶之有?」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