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北俗要去打狗

    過去幾天,一個人在家裡當寂寞老人;露娘去埔里參加傳道差遣禮拜、Lulu暫托阿媽帶。傳道差遣禮拜的重要性在於,這不但是一個神學生在畢業後進入禾場前的一次裝備,更會決定接下來四五年的傳道禾場在哪。

    抽籤、決定中會、與傳道部面談、分發教會。

    昨天中午,算算該是抽完籤的時候,打電話問露娘結果。「高雄中會,是哪間教會要過幾天才知道」,她在那頭這麼說。我笑笑的說:「高雄喔,好熱啊」。不知道為什麼,心裡並沒有因為要離開台北而覺得難過,反而很平靜。

    對我們這兩個台北俗來說,高雄是一個我們從來沒想像過的禾場。我們想過台中、花蓮、宜蘭,甚至台東,就是沒想過高雄。這或許是因為在我們的生活經驗裡,高雄是一個非常遙遠的地方;露娘的家人來自宜蘭,而我母親的親戚則都在台南。在過去的五年裡,雖然曾經「兩次」(是的,就只有兩次)下高雄,但除了太陽跟細肩帶,我們對這城市的認識卻幾乎是零。

    可是在掛斷電話後,我卻突然覺得,這是神要我們更認識「台灣」這塊土地的一個機會。

    在台北住久了,對於「南部」,總是有著一種奇怪的想像。熱情、拖鞋、阿扁、大碗,這些片段的記憶、片面的報導,組合且左右了我們對南部的想像。卻是一直到部落格的出現,才讓我看到許許多多有趣的,且讓人會想更認識的南部生活;當然,還有那城市裡的老故事。所以,就去吧。沒什麼好猶豫的。

    不過,由於論文寫作的關係,八月後只有露娘跟Lulu會先遣南下,我則留在板橋趕工論文。期望能在十月把論文趕出來,口試,畢業,然後當兵(不知道能不能讓我把戶口遷到高雄,然後申請家庭因素替代役?*哈*)。算算,大概也要一年半兩年後,我才算真正的住到高雄去吧。

    不過,感覺上家人在哪,家就在哪。八月以後的我雖然仍住在板橋,心態上恐怕也是個「暫居者」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13 comments:

    Bichhin said...

    我不是高雄人,但很喜歡很喜歡高雄。
    最近拜託朋友拍了很多高雄的照片,打算放在一位將出版的台語小說集的內頁,作者是高雄長大的台北人。

    我想上帝是要讓你們更認識台灣喔。因為高雄不是只有陽光細肩帶而已唷。(顯然是拖拉庫的歌惹的禍,哈)嗯,你們一定也會愛上這座城市喔,真是上帝美好的安排,祝福你們喔!

    Anonymous said...

    啊...真的是十分、十分意外。

    以後不用約美麗華拿衣物給你們家LULU了。
    直接開車送到你未來的家囉。

    露娘來高雄,人生地不熟,需要任何協助,再告訴我囉!

    irrenhaeusler said...

    未來的鄉親哪,歡迎來高雄!^^

    wobblies said...

    大太陽是真的,至於細肩帶,我這高雄俗一直認為這是台北玩意兒耶。

    要找房子的話,可以問我,我教你們怎樣避開工業區以及焚化爐的污染...高雄高雄,工人首都,污染重鎮哪,搞工運搞環運的天堂哩,ㄎㄎ。

    豬小草 said...

    bichhin: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啊腦海理浮現的就是你們走唱隊的人。尤其是那個拿擴音器的南宏伯哩。

    SC:

    對喔,你也住在高雄。這樣算算,我在高雄的朋友還不少哩。這樣也好,你可以看小Lulu穿你送的衣服,哈哈。

    蝸牛:

    你也住高雄?我還以為高雄只是余小儀的管區。不過,好像余小儀那邊也是有一票高雄人。

    wobblies:

    住的地方,教會會提供,所以我們不用(也無從)操心起。七月中應該會下先下去一趟,探探路;順便試吃一下高雄的海鮮料理吃到飽。

    米妹 said...

    高雄...好遠...

    店小二 said...

    「熱情、拖鞋、阿扁、大碗」

    哈哈哈哈哈...這就是港都的熱情!

    不過「阿扁」那一項倒是台北對南部的刻板印象。還有,您漏了一項很重要的:港都的海風。

    高雄中會不一定會在高雄市,也可能在高雄縣。不管如何,願上帝的平安與您們全家同在。

    一個被派到台北的港都孩子

    店小二

    溫先生 said...

    瞎密~!
    酒鬼團團柱璐醬要到高雄去~!
    那一定要辦個璐醬餞行酒會...
    Adam乾爹你說對不對啊...

    豬小草 said...

    米妹:

    對啊,很遠。這樣等你看到lulu時,他已經要三四歲了吧。

    店小二:

    多謝鼓勵!

    溫先生:

    不需要特別辦吧?聽說馬戲團七月中有年中慶,到時候出席就好啦!

    豬小草 said...

    熊熊想到,溫先生,這樣不是應該弄一個【璐醬紀念酒】才對?

    doobop said...

    乾爹還在想要送什麼給LuLu的時候,溫先生一句話點醒了我--決定了!就自行製作LULU紀念啤酒好了,等等我啊~

    OJ said...

    好玩好玩。小草與露娘(突然想到有一句話叫做「一支草一點露」)要到打狗耶。

    果然對下港不了解喔~下港雖然熱,但是,細肩帶好像沒有比台北多耶(小草別失望啊)。

    我在高雄活了七年,深深愛上這個城市的慵懶節奏。我也在想,好像都沒有好好寫一下我的高雄經驗,改天有時間再談囉。

    現在高雄算是交通黑暗期,過幾年可能會好一點吧。

    露娘要到哪個教會確定了嗎?改天去高雄,就去你們教會看看囉。

    豬小草 said...

    OJ:

    是的,我們也是在去了這兩個暱稱之後才想起來有這句話的。

    關於細肩帶一事,我已經得到許多高雄朋友的提醒了,一個普遍的共識是:「你應該是被拖拉褲的MV給騙了」。唉,好啦,所以我覺得這個夏天先滯留在台北一段時間,看細肩帶。

    露娘要去的教會已經確定了,七月的第三個星期就會搬下去。教會是在前鎮區的某民主公園附近,先隱其名,就叫公園教會好了;最近在規劃教會的部落格建置,弄好就開放。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