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錯身.轉轍

    寫著寫著,Portnoy那裡也安靜下來了;至少,對我來說,是沒什麼力氣再寫下去了。要面對的情緒那麼大,要解釋的東西那麼雜,一時之間,真不知該從何說起。總覺得那兒不過就起個頭,有興趣的人自己再在網路上找吧。

    對我來說,這次討論讓我見識到的不是憤青的語言暴力,而是那些理性討論者背後的「國家、民族、種族、歷史、正朔、道統、文明、疆域、反殖民、反帝國主義」居然如此糾結與不可解,以致於在討論的過程裡,這一刻他們跟你討論的是「國家主權」的問題,下一刻卻又用「中華民族」把主權討論的重要性給取消掉,但一轉身卻又說這中華民族是一個「國家認同」的問題,可是到最後這個國家認同卻又是「中華文明」影響下的產物。以致於有時候我實在搞不清楚,當他們說:「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就打!」時,他們到底是在乎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還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而如果「中國人」這個詞真如他們所言僅僅是一個宗族的概念,並且與「華人」相同的話,那我說我是華人,而不是中國(籍)人,又何必動氣?難道說,當台灣人說自己是中華文化(還是中華民族?)的一部份(中國人?)時,他們就可以接受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嗎?倒也未必。那,對這些人而言,中國到底是什麼?中國人到底是什麼?

    我隱約的覺得這背後有兩個更細微的底線。

    一個是「正朔」與「主權國家」兩種不同的國家觀念。

    大多數中國人的說法是先預設「這世界從一開始就有一個中國存在」,然後不同時代有不同的「合法政府」(所謂的朝代);但是我們在講的卻是:「這世界上從來沒有先驗地存在著一個中國」,中國一詞,乃是在西方列強與清帝國簽訂合約時出現,並且在中華民國建國後才成為民族國家意義上的法律和政治概念。這兩種看法,所代表的正是【正朔觀】與【主權國家】觀念的差別;而一如我在【主權、正朔、時間波段】一文所說的。台灣從1970年代後,開始從前者轉變為後者;而中國人呢?

    不可否認,這兩種不同的國家觀念會在一個人的思惟中交替出現,但,當台灣人的思惟裡漸漸沒有【正朔】這件事情時,再把炎黃子孫搬出來、再把中華民族搬出來、再把大夥都是中國人搬出來,又能起到什麼溝通的作用呢?這不是說,摸到對方的底線了,所以沒什麼好談得了;而是說,摸到對方的底線了,那為什麼對方會這樣想?

    台灣已經開始有人研究為什麼【正朔】這個觀念會慢慢消失,那中國呢?有們有人研究為什麼即使中國已經進入一個現代主權國家的運作框架中,但是對於【正朔】這件事情仍然緊握著不放?

    另一個是「殖民」與「帝國主義」的問題。

    一個有趣的狀況是,當我們在討論時試圖以提出【我以我血薦軒轅】(.doc)一文來指出中華民族、炎黃子孫,這些中國人對台灣人「(正確的)民族認同」的主張根本是【國族建構】的問題,也就是一個主權國家如何宣稱「因為我們是同民族的,所以我們是同一國人」時(中華民族、中國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卻又驚訝得到這樣的回應:
    樓上的幾位似乎過於看重民族國家的概念了。

    我一直覺得民族國家這個概念是從前殖民地人民獨立的法寶,也是現在西方世界拿來肢解看不順眼的國家的法寶。希望不會被用在中國頭上。
    而我這才發現,原來我們在面對的是一群透過「西方帝國主義」與「殖民戰爭」來理解國家主權的人。甚至,搭配著【正朔】的觀念,以中華民族為主體建立起來的中國並不是西方民族國家觀念下的國家。那,那是什麼?

    我想,不會有人懷疑中國現在仍在打一場「脫殖民戰爭」;即使軍事上並沒有戰火,但整個社會卻仍在一種戰爭狀態下。以致於在前幾個星期若林教授的演講上,當大家討論起日本並沒有真正的反省帝國殖民、亞洲國家並沒有真的脫離殖民時,若林老師會語重心長的說:「也許,我們需要再一次擁抱敗北,他們需要再一次擁抱勝利」。

    而台灣,夾在這樣的關係裡頭,角色更顯尷尬。明明也是日本殖民戰爭下的受害者,卻因為在反抗另一個殖民者--國民黨--的過程中「想念起」前一個殖民者的好(?)的時候,在討論的過程中,就會被「預設」是親日的,甚至被那些憤青的語言暴力以狗相待。而這些憤青,是根本不懂,也不想去了解,台灣人是怎麼思考「殖民、被殖民、脫殖民、現代化、內部殖民」這些事情的。

    而或許,挪用若林老師的話:「我們需要再一次的擁抱獨立,他們需要再一次的擁抱敗北」。

    最後,廣告一下那個對抗妖火的網路公投。Mark說他希望在7/10活動結束前能夠有一萬人參加投票,老時講,還真拼哩。對我而言,固然這種網路公投的方式已經排除了某些人--不會用電腦的、沒時間上網的、根本沒錢理解網路這件事情的--但總是一個開始。因為重要的不是我們選擇了哪個答案,然後哪個答案比較多人選;重要的是在投票之前、與開票之後,我們不斷的去問:「為什麼是選擇這個答案?」

    This is not the answer, but the begining of a lot of questions.
  • You might also like

    7 comments:

    said...

    俗務纏身, 無從跟進整個討論, 祇就「因為我們是同民族的, 所以我們是同一國人」講講. 中國大陸及新加坡, 漢族華人都同是佔大多數, 難道也都是「同一國人」?

    said...

    再想補充的一點是: 向來都覺得「中國人」這樣的含糊統稱是很狹隘﹑很沒有格局﹑小家子的, 因為它會自然地便將海峽兩岸以外的﹑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土生土長華僑都排除在外, 傷害了他們的感情

    豬小草 said...

    唉唉,你講的東西我都懂啊,不過,要跟他們解釋起來還真累;尤其要面對某些突如其來的情緒,更累。目前該討論串已經啟動「關鍵字自動回圈機制」了,所以跟不跟,其實也沒啥差別了。

    ainda said...

    剛剛去看了一下,看得我頭昏眼花,好長的討論串。而且愈看愈無力,真虧你們這麼有耐心跟一堆中國人在那裏討論。我只覺得,國家跟民族有這麼難分嗎?為什麼對岸的人老是搞不清楚咧?

    ainda said...

    嗯,自覺說錯。不只對岸,其實很多住台灣的人也搞不清楚。

    bertha693 said...

    對不起 我不太懂什麼是"憤青的語言暴力”?可以解釋一下嗎

    豬小草 said...

    咦,你沒去看portnoy那串討論串,之前也沒遇到憤青過嗎?簡單的說呢,就是看到你說「台灣獨立必打!流血是必要的!台灣不要做日本人的走狗!數典忘祖啊,你們!...」之類的。

    其實,酥餅那裡最多這種人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