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饞豆症

    我是個粗人,沒讀過什麼書、邏輯能力又不好、語文能力更糟糕,所以最怕看到有關「道德」的討論了,因為這些討論往往假設來、預設去的,有看沒有懂。偏偏這次要勸阿扁主動辭職下台的聲明書又是從道德立論(還配上世界難懂的「認同」?),讓我看了就頭大。

    這篇聲明稿(這是草稿,定稿尚未出爐)的第一段寫著:
    令人遺憾的是,政治領導者卻以動員族群情感來取代反省。更令人憂心的是,民眾,甚至學界,則以認同立場來壓抑對民主理想的追求。結果是,我們的民主品質無由提昇,我們對台灣的認同也成為空洞的口號。
    老實講,我實在是很難同意這樣的說法。因為我總覺得這次台灣人民對於爆料名嘴不當言論的自我克制、對於泛藍陣營提罷免案的尊重,不就是民主的表現了嗎?怎麼又說台灣民主的品質沒有提升呢?即使品質被拉低,不也是被那一小撮「打著司法反司法、打著民主反民主」的人拉低的嗎?

    可以想見的是,等明天連署書正式出爐,泛藍的政治人物跟中時聯合年代東森又會開始吃起這份連署名單的豆腐,就讓人越想越覺得頭皮發麻;感覺上腳邊爬滿了蟑螂一樣。唉,難道說繼義雄豆腐店之後,乃德豆漿店、阿雲豆花攤,甚至野百合香豆奶,都要陸續開張營業了嗎?

    唉。

    當然,針對這份聲明稿,幾個重要的部落格也開始聚集了討論的聲音,而且因為不同部落格有著不同的社群結構,其側重的焦點、討論的方式,也大相逕庭。簡單的說,大概就是分成:揶揄憂心,跟學術這三種。其中又以第三種讓我看得最頭痛。

    啊,不想看了。
  • You might also like

    11 comments:

    弱慢 said...

    小草,我明白你不喜歡賣弄學術語言的人,我也知道我或許是最沒資格在你面前賣弄這些語言的人,不過,我還是要說我對於下面這一段引言的"學術性"解讀:(請原諒我)

    "令人遺憾的是,政治領導者卻以動員族群情感來取代反省。更令人憂心的是,民眾,甚至學界,則以認同立場來壓抑對民主理想的追求。結果是,我們的民主品質無由提昇,我們對台灣的認同也成為空洞的口號。"

    我明白你不同意上述解讀的理由,畢竟經過這些顏色政治的風風雨雨,台灣民主或多或少有一些進步,不過我想這一句話真正想要質問的是,我們到底要把民主、還是認同置於政治運作的優先地位呢?

    很顯然,該文認為陳總統的政治操作是將族群動員置於民主之上,並以族群的語言(而非民主的價值)去對抗反對他政權合法性的人。

    而該文認為,台灣的民主品質如果想要向上提升,應該將民主價值置於優先地位(而非族群動員),否則,過度的族群動員最後只會變成一種立場、思想、身份、言說的檢查,而無助於真正民主的討論,反而窄化了認同政治的意義,淪為特定政治利益的護身符,只有工具性的效果,而看不見建設性的實質內容,也看不見民主與理性的思辯空間。

    站在這個角度省思這一句話,我個人是贊同的。

    豬小草 said...

    弱慢:

    我想你誤會了。我是很不喜歡賣弄學術語言的人沒錯,但是我並不覺得你,或是在iron那裡討論的人,是在賣弄什麼學術語言;相反的,我挺享受在iron那的某些朋友,還有你,對某些現象所進行的分析。只是我必須承認,在某些時候,我會被那些討論弄得頭昏腦脹的。隔行如隔山。這是事實陳述,不是故做姿態。

    至於你對這的解讀,我很同意;或者說,這份聲明所要表達的立場我都很同意。當然,「有沒有效果?」,或者說,「為什麼有效果?」,是另一件事。

    而我之所以特別對這段話感到質疑的地方卻在於,從台社的「威權民粹主義」、到「超克後威權」、到這篇聲明稿,我們一直被提醒著,「族群動員」已經成為政治人物擷取其政治利益、合理化其統治基礎的策略,並且綁架了民主化運動的方向,長此以往,族群衝突不可免。只是這麼多年過去,我非但沒有看到所謂的族群衝突,相反的,我看到的反而是像judie35那邊所展現出來的「反省與自制」。

    用個不是那麼恰當的比喻:研究者、媒體、政治人物告訴我們,這個罷免案再演變下去會變成像酥餅那個討論串,但我實際上看到的卻是,大多數的人(或者說,本土支持者?),卻是像judie35那個討論串。而我不禁想問:為什麼?

    我該說這是族群動員的失敗?還是民主運動的深化呢?

    回到民進黨政權以及陳水扁本身,從2000年總統大選以來,這個政權所面臨到的「正當性危機」以及他們回應這危機的方式,又豈是「族群動員」這麼簡單的四個字可以概括的呢?

    甚至,如果王振寰用來分析台灣民主化的「退縮的正當性」還有其分析效力的話,2000年大選結束時,陳水扁(或者說,民進黨)回應「少數執政」這個正當性危機的策略並不是內縮的族群動員,而是擴大,不是嗎?而如果我們要說後來這個政權越來越是以族群動員來回應危機的話,身為一個學術工作者,不是應該去逼問那個「轉折點」是在什麼地方嗎?

    而或許,我所期待看見的是這樣的分析吧。

    豬小草 said...

    喔,對了,對我來說,李雪莉這篇文章才會是我所不喜歡的賣弄。

    弱慢 said...

    謝謝你的說明,也謝謝你提供了一些資訊,是我不太熟悉的,我還得再加把勁多看一些關點。

    瓦礫 said...

    ㄟ...關於豬小草您的觀察,
    我私自把孤獨的島嶼和酥餅列在類似立場,
    然後,其實這兩個Blog都是在樂多熱門前十大排行榜上耶。
    所以所謂多數是怎麼算呢?

    所以,那個轉折點究竟該怎麼說呢?

    豬小草 said...

    孤獨的島嶼跟酥餅當然是同一種阿。不過,我說的看見並不是真的去計算在網路上是酥餅那邊的人多、還是茄冬那邊的人多,而是在日常生活中聽到的、遇到的、談論到的...。

    至於那個「轉折點」,嗯,那得回去翻翻2000年寫的部落格了。夜深了,還是先去睡覺吧,明天一早還要下高雄。有時間再多談。

    iron said...

    小草,你也太客氣了吧,說自己「是個粗人,沒讀過什麼書」,與事實差距太遠了喔。而且你的部落格寫的學術比我還多喔,哈哈。
    我同意你說的,這份宣言問題甚多,我自己的立場,還在想...
    但就對族群動員的反省來說,我不認為在綠營中這很普遍,從對這次宣言的反映就可以略知一二。

    豬小草 said...

    看看目前的蔓延方式,或許我是太過樂觀了吧,只是說,我其實很好奇那個什麼東西南北社的代表性,與其對一般民眾(真有所謂的綠營支持者嗎?)的影響力就是了。

    不過,不管我怎麼樂觀,都比不上Portnoy樂觀就是了。

    chung said...

    人不在台灣,不怎麼跟的上台灣的脈動,不過卻對這串討論蠻有感觸。很同意小草的長篇回應喔!有時候覺得有種被這些學者、媒體恐嚇的感覺,好像台灣海峽還沒打起來,島內自己就先有內戰。可是真實的生活在其中,又很清楚不是這麼回事。

    我對於相關的論述與研究其實沒有太多的瞭解。不過我在想,是不是大部分的認同政治的研究都集中在語言、論述的層次,而沒有進入到常民的生活裡面去理解?「沒有聲音」的大眾,究竟是用甚麼生活方式與態度在理解政治人物的聲嘶力竭,甚至是那些參與其中的學者,所賣弄的語言呢?

    如同你說的,在一些討論熱烈的blog,或許就看出些許端倪。我也要去瞧瞧囉! :)

    豬小草 said...

    題外話,我覺得這個聲明書如果真要搞串連的話,也不該是現在這種貼貼紙的方法;而應該是讓支持這聲明書的人,在自己的blog上,寫一篇自己的想法,然後透過Technorati Tag的語法(請看連結左上角,this code),把這些文章收集起來。如此,論述才有可能集結。

    judie35那裡好像也有類似的想法,不確定。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先上。我暫時是以,twcivilsociety,這個聲明書的網址名稱做tag,語法在此

    Portnoy said...

    哈哈!「不過,不管我怎麼樂觀,都比不上Portnoy樂觀就是了。」

    我喜歡這一句!

Powered by Blogger.